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102章 我乃汉室宗亲

第一百零二章 我乃汉室宗亲

故知兵之将,民之司命。国家安危之主也-《孙子兵法》

接过袁绍递过来的烈酒,潘凤立即一饮而尽,对着袁绍道了一声谢后,潘凤手提一柄大斧迈出了大帐。

袁绍目光幽暗的看着潘凤的身影,嘴角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抹了一把颚下异常整齐的长髯,袁绍一挥大氅,回到了主位之上。

“咚咚咚!”

随着震耳欲聋的鼓声骤响,成皋城的城门再次打开,里面的潘凤见后,猛然大喝一声,立即提斧纵马,冲出了城门。

看到关东联军又出来一员战将,黄忠回视并州军阵:“儿郎们,看我如何取下敌将首级”

黄忠说完,立即拍马舞刀迎了上去,双方大概在一百五十步的位置停了下来。

潘凤策马而立,大斧指着黄忠,开口叫骂:“某乃冀州刺史韩馥帐下的上将军潘凤,助恶匹夫,何不早降!”

黄忠勃然大怒,回骂道:“鼠辈,安敢在此大放厥词,看某三步之内取你首级”

叫骂完毕,黄忠立即拍马舞刀,直取潘凤。

潘凤见后,全然不惧,手中的大斧一挥,策马迎向黄忠。

两马相交,潘凤首先发难,手中的大斧在腰间环绕一圈后,劈头盖脸的朝着黄忠劈下,黄忠见后,眉毛向上一条,不慌不忙的挥刀去挡。

武器相交,立即迸出一声金铁交鸣的巨响,就犹如平地里炸开了一声惊雷,直震得潘凤两耳生疼,这时候他才知道,自己不是黄忠的对手,但是纵然不是敌手,敌将若想将自己斩于马下,亦非易事。

而黄忠在接了潘凤一斧头之后,也知道对方是一员猛将,一百多斤的大斧在他手里,就如同孩童的玩具一般,出斧的时候丝毫不拖泥带水,力量与速度皆备,是一个难缠的对手,不过自己有把握在一百回合之内斩他于马下。

想到这里,黄忠猛喝一声,荡开了潘凤的大斧,随后朝着潘凤兜头就是一刀,潘凤怒目环睁,大斧一招很扫千军,拦腰朝着黄忠斩来。

正当潘凤卯足了尽想要挡住黄忠的攻击时,一股钻心的疼痛从腹部猛地窜了上来,那种疼痛,就好像有人用刀生生的绞断自己的肠子一般。

奋力弹开黄忠的猛然一击,潘风随之跌落下马鞍。

看到潘凤跌落下马,黄忠立即拍马舞刀,想要取下潘凤的首级,立下赫赫战功,当看到手捂住腹部蜷缩成一团的潘凤,黄忠暗自思忖:“这潘凤的武艺不在公弈之下,他再不济也能在自己手下走上五六十回合,可是两人大战到此,只有两个回合潘凤就落败,此中必有蹊跷。”

黄忠横刀立马,看着地上满脸布满豆大汗珠的潘凤,皱了皱眉,看他的样子,莫非是中了毒不成,想到此处,黄忠立即翻身下马走到潘凤跟前,见他鼻孔流出暗黑色的血渍,黄忠立即将他提起扔在了马背上,随后载着潘凤回归了本阵。

看到黄忠没有斩下敌将的首级,魏延皱了皱眉,立即策马迎了上去:“汉升将军,你为何不枭了敌将的首级回来,怎么将他整个人都弄了回来!”

周泰点了点头,表示有着和魏延一样的疑问。

黄忠将潘凤慢慢的扶了下来,回头看着两人说道:“某观此人武艺不俗,起码与公弈不相上下,但是他刚刚只在我手上走了两回合便跌落下马鞍,某感到很奇怪,于是便下马前去观望,某观他面目异常青紫,七窍流出暗黑色血渍,想必是中了剧毒,我等身为沙场战将,斩将虽有大功,但也不能趁人之危,因此我便将他了带回来,看能不能医治!”

众人听后,都被黄忠的大义所钦佩,纷纷朝着拱手揖礼,黄忠摆摆手,立即差人将潘凤星夜送往并州大营。

干完这些事后,黄忠依然叫将士们擂鼓挑战!

成皋城,联军大营。

“祸事了!祸事了!”

一声惊恐到好像即将奔溃的声音从账外响起,吸引了帐内所有诸侯的视线,只见一名联军的校尉连滚带爬的跑了进来,连头上的兜头都没有整理一下,就那样歪歪斜斜的扣在头上,进入大帐,那名校尉立即对着坐在主位上的袁绍单膝跪地:“启禀盟主,潘将军与黄忠征战不到三个回合,就被黄忠给生擒了。”

袁绍听后,猛地一拍桌案,然后霍然起身:“什么?被生擒了?”

袁绍双眼写满了不相信,被生擒了,不是被阵斩,袁绍闻校尉所言,忧心忡忡的在大帐来回踱步,双手不停的敲击在一起,自己下的药不猛,只能让潘凤暂时失去活动的能力,他千算万算也没算到敌将竟然不斩潘凤,反而将他擒入阵中,若将潘凤医好了,那厮回过味来,自己必将陷于万劫不复之地,这该如何是好啊!

看到袁绍焦灼不安的样子,曹操都感觉到很奇怪,这潘凤被斩,袁绍为何表现出这样的不安,那俞涉被斩的时候,也没见袁绍表现过多的情绪,此中必有蹊跷。

众诸侯还以为袁绍是因为己方两员战将被斩而焦灼,当下也没怎么在意,徐州刺史陶谦,捋着一把银白色的长髯说道:“这黄忠都这样棘手棘手,日后碰到吕布改如何是好啊!”

“是啊是啊,这该如何是好啊!”

“吕布的部将都这般厉害,日后若碰到吕布,我等岂不是自掘坟墓!”

刘备目光戏谑的扫向一群寒蝉若惊的诸侯,与身边的关羽相视一笑。

袁绍本就为潘凤未死的事情而窝火,此时看到刘备冷笑,当下目光一凛,指着公孙瓒喝问:“公孙太守,你后面所立者何人?”

公孙瓒感受到袁绍心中怒火,但是全然不惧,起身不卑不亢的说道:“此乃我幼时同窗,听闻众诸侯奉召讨贼,特领兵前来会盟!”

曹操睁开阖着的眼睛,疑问了一句:“莫非是破黄巾的刘玄德?”

刘备立即朝着曹操作揖道:“正是在下!”

曹操点了点头,立即将刘备破黄巾军的事情给大家说了一遍,袁绍听后撇了刘备一眼,询问道:“你是和出生?”

刘备面色古井无波,双眼沉静如水,对着袁绍拱手揖礼:“我乃汉室宗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