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108章 陷阵营发威

第一百零八章 陷阵营发威

张绣目光凛冽的看着席卷而来的骑兵,手中的长枪一挥:“御敌!待战!”

随着张绣一声令下,陷阵营就好像一台庞大的机器在运转,整齐划一的脚步声骤起,陷阵营迅速地集结成方行的盾阵,列阵初成,伴随一声山洪般的咆哮,从陷阵营的每一条夹缝间均冒出一杆溢出寒光的长戟,使陷阵营看起来就像一只庞大的刺猬,让人不敢触碰。

“陷阵营,随我冲锋!”

看到距离本方不足二十步的敌骑,张绣绰枪纵马,率先冲杀过去。

“杀!杀!杀!”

伴随着惊天动地的喊杀声,七百陷阵营集结成如山岳般不可撼动的盾阵,如洪荒巨兽般踏步向前。一声巨吼,天地间豁然出现一片戟林,徐徐而动,当陷阵营距联军骑兵不足十步时,七百陷阵营顿时就像一只迅捷的猎豹一般,立即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击敌阵,势如奔雷,摧枯拉朽。

顷刻之间,两股军队就撞到了一起,张绣纵马舞枪,率先杀入敌阵,**的战马犹如一条叱咤深海的蛟龙,驮着张绣窜进了骑兵阵中,手中的长枪抖出一团团银光闪闪的枪花,所到之处劈波斩浪,如同裂石撕开了巨浪一般。

几乎在同一时刻,联军的骑兵也撞上了陷阵营的盾阵。

自古以来,骑兵的优势是在其机动性和冲击力,利用其强有力的冲击以及快速的机动,能迅速的摧垮和瓦解兵步的意志,从而赢得战争的胜利。可是宁人意想不到的是,接下了一幕,颠覆了所有人的看法。

只见联军的骑兵还未近陷阵营的身,一匹匹战马,瞬间就被陷阵营的戟林刺得七零八落,还没等跌落下马鞍的联军士兵反应过来,瞬间就被陷阵营包裹进阵中,看着阵中的一个个露出野兽光芒的陷阵营士卒,联军的士兵纷纷发出绝望的呐喊,随后便被阵中的陷阵营乱刀劈为肉泥。

战马的嘶鸣,士卒的哀嚎,惊得林中燕雀乱飞,百兽遁走。身披重甲,手持利刃的七百陷阵营在张绣的带领下,见鬼劈鬼,遇佛杀佛,更不用说是血肉之躯的人了,一个冲刺之后,张绣和陷阵营毫发无损的站在敌军原来的军阵上,上千的骑兵非但没有让陷阵营折损一人,反而自损兵马一百多骑,加上刚刚被劲弩射翻的几百人,此战下来,联军骑兵共损失了一半的人马。而损失的这几百人死的一点价值都没有,因为他们连陷阵营的衣襟都没有碰到。

看着地上被陷阵营砍得皮翻肉绽,白骨森森的联军士卒,张郃的面部一抽,自己还从来没有打过这样的仗,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可是自己损了八百,敌人却一人未亡,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就算别人说破了天,自己也不会相信这世界上会有这样的事,可是这样的事确确实实的发生了,而且还是自己亲自带兵遇见的。

张郃嘴唇在发抖,当下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立即一声令下,领着剩下的联军士卒徐徐退出战场,关羽和张飞对视了一眼,也一齐翻身上马,扬起一片尘埃奔回了成皋城。

此时已入夜三分,皎洁的月光透过山林,窸窸窣窣的泼洒在大地上。

张郃、关羽、张飞三人领着剩下的联军士卒败退,行到半路,忽然一声炮响,两边的山林顿时火光四射,升腾的火焰照得四周如同白昼,伴随着震耳欲聋的喊杀声,一片片箭雨如飞蝗一般席卷而来,顿时又有成百上千的联军士卒被射翻在地,周泰横刀立马,扬声大喝:“某在此等候多时了!”

原来在陷阵营和联军骑兵大战的时候,黄忠让周泰领着一万人迂回到张郃等人的后方埋伏,只要联军败退就截住厮杀。

“兀那直娘贼,看我今日砍下你的狗头,平贼雪恨!”

看到耀武扬威的周泰,张飞勃然大怒,挺矛纵马誓要取下周泰的首级。

周泰不温不怒的看着张飞,手中的大刀一扬:“无谋匹夫,某乃都乡侯帐下大将,你安配于我交手,兄弟们,给我放箭!”

随着周泰一声令下,密密麻麻的箭雨又瓢泼而下,顿时射得联军人仰马翻,旌旗萎靡,关羽一边打着雕翎,一边怒喝:“三弟,不要去了!”

“二哥休要拦我,今日我誓要斩杀那员敌将!”

张飞怒目环睁,丝毫不领会关羽的劝说,挺矛纵马,迎着箭雨而上。

“你到底想害死多少人你才安心,今日就因为你莽撞让联军损失了几百战骑,现在不思悔改,还要一错在错,你到底意欲何为?”

关羽的一番话就像晴天霹雳一样轰在了张飞的头上,二哥说得对,若不是自己不明敌情就悍然出击,联军也不会损失那么多人马,想到此,张飞目眦尽裂的指着周泰破口大骂:“鼠辈,日后不要让我遇见你!”

怒骂完毕,张飞与关羽立即勒马归阵,和张郃一起领着士卒冲杀突围,在留下上千具联军士卒的尸体后,终于突破了并州军的围剿。

看着绝尘而去的关东联军,周泰咧嘴一笑:“鸣金收兵!”

黄忠与张绣、周泰聚拢队伍,后退十里扎下营寨,一边令人治愈伤兵,一边令人将此次战报星夜送到并州大营,等待吕布的下一步指示。

成皋城,联军大营。

此时袁绍早就备好酒宴,等待张郃胜利而归,因为关羽和张飞的关系,众诸侯再也不敢小觑刘备,纷纷屈尊上前与之攀谈,只有袁术一个黑着个脸,在哪里自饮自酌。

“报!”

正当众人其乐融融的商谈下一步该如何进军的时候,一名联军的校尉掀帐而入,对着首位上的袁绍单膝跪地:“启禀袁盟主,张将军、关将军、张将军领兵回来了。”

袁绍惊疑一声,脸上充满着喜悦:“快快有请!”

校尉应诺一声,起身快速的奔出大帐,那校尉刚出去不久,关羽、张飞、张郃就掀开帐幕进入了大帐,看着三人一脸的狼狈之色,袁绍的眉头皱了皱:“儁乂,怎么回事?为何你们显得如此疲惫,莫非没有取得胜利?”

张郃摇了摇头,无奈的说道:“本来我们已杀得敌人败退二十里,还夺得了不少战甲旗幡,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有敌军前来增援,因此我们大败,望盟主责罚”

袁绍的目光略过张郃,朝着关羽问道:“关将军,到底怎么回事,详细说来。”

关羽应诺一声,随即便将本方如何追击敌军,如何被敌军援军杀败,又如何遭到敌军埋伏的事,一一给袁绍道了个明明白白。

曹操听后,幽暗的眸子里泛出睿智的目光,随后朗朗开口:“关将军等人败得不冤,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关将军他们遇到的是吕布的陷阵营!”

张郃听到曹操说出陷阵营,立即恍然大悟的补上一句:“不错,他们每逢冲杀的时候都高呼陷阵二字!”

曹操点了点头,张郃的话也肯定了他心中的想法,于是起身说道:“陷阵营,乃是吕布帐下的精锐之最,统领这支兵马的人乃是吕布帐下第一大将,名叫高顺,还有一个副将名为张绣,这两人都是世间罕见的豪杰,特别是高顺,此人深谙兵法韬略,排兵布阵样样精通,而他训练的这支部队只有七百人,携带的铠甲斗具都精炼齐整,每所攻击无不破者,名为陷阵营。”

袁术瞥了一眼曹操,仰头喝了一口酒后,阴阳怪气的说道:“曹阿瞒,哪有你说的那么玄乎,我看呐,定是关羽战败,怕遭到责罚,故而编出这个子虚乌有的援军来,再有,关羽曾言,若斩不下黄忠的头,就斩他的头,如今他不仅没有斩下黄忠的头颅,反而使联军损兵折将,以某之见,此人当斩!”

闻袁术所言,顿时使得帐内诸侯议论纷纷,而袁绍的目光里也透出少许的杀意,如此的猛将既然不为我所用,为何不就此除去,已绝后患,想到此,袁绍心里的那股子杀意愈演愈烈。

曹操暗呼不好,这帐内的诸侯恐怕都想要了关羽的性命,在他们看来,此次联盟必定不会长久,待联盟散去,昔日的盟友有可能瞬间就变成敌人,像关羽张飞这样的猛将,如果不是为自己所用的话,日后必成心腹大患,都欲杀之而后快。

作为议论的主角,关羽没有磕头乞命,而是将手中的青龙刀扔在地上,对着袁绍一拜:“某愿领军法!”

“好!关将军真乃豪杰也!”曹操起身抚掌大笑,目光环顾了一下四周,讥讽的笑道:“关将军为联军奋勇杀敌,其忠勇之心,天地可鉴,无奈一些宵小之辈,嫉妒成狂,妄想断别人一臂,已绝日后之患,真是贻笑大方,贻笑大方啊!”

众人被曹操一语道破天机,顿时脸红的比关羽还红,袁绍干咳了一声,将心中的杀意泯去,如今联军当中大将本就不多,孙坚又奔去荥阳,如果自己想要赢得此次讨董的胜利,像关羽这样的大将是必不可少的,权衡了利弊,袁绍当下严肃的说道:“关羽未能斩下黄忠的头颅,按军法当斩,但念其骁勇,先免去其罪,以待罪之身替联军斩将立功,另外,大军明日拔营,目标,虎牢关!”

见到袁绍已敲定注意,众人心中虽有不甘,但是反对也没有任何意义,当下齐齐应诺一声,随后徐徐退出大帐,而袁术也觉得呆在这里也没什么意思,于是连夜领着本部军马回到封丘不提。

ps:感觉不杀关羽的理由有点牵强了,但是我实在想不出来了,对不起大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