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111章 破生门!

第一百一十一章 破生门!

?“呜呜呜……”“咚咚咚……”

呜咽的号角撕破苍穹,隆隆的战鼓颤动云霄,随着一声悠扬的号角,联军的大营寨门大开。

在袁绍的调令下,赵云领着两千精骑在前,三千精锐步卒在后,挺枪纵马,率先杀出寨门,关羽、张飞率领五千兵马紧随其后,护在赵云的左翼。

随后公孙瓒横槊策马而出,他身后跟着二千名清一色骑白马的骑兵,这便是闻名大漠的白马义从,白马义从向里依次是曹洪、夏侯惇、夏侯渊、武安国、方悦、穆顺率领的联军各部兵马,兵力都在五千左右,整股大军约有五万之众,五万大军齐头并进,逶迤前行,向着西方的虎牢关席卷而去。

目光凛冽的看着绝尘而去的五万大军,袁绍大手一辉:“诸位,我们一起前去看诸位将军如何破阵!”

众诸侯闻言,纷纷应声附和,在留下许多兵马守营后,袁绍领着众诸侯浩浩荡荡的杀奔战场而去。

五万大军齐头并进,漫山遍野的逶迤向西,只见辽原阔野上,狂飙的战骑席卷平岗,战马的嘶鸣,惊得山涧百兽遁走,鸟雀难飞,隆隆的马蹄,踩踏得大地尘土飞扬,寸草不生。五万大军,旌旗猎猎,大燾招飏,刀枪斧镬遮蔽长空。

点将台上,高顺冷冷的看着地平线上涌现出的一片黑幕,心里要说不激动是假的,他很感激能给他这次机会,他也不会辜负吕布对他的希望。

“咚咚咚!”

轰隆隆的战鼓声从虎牢关上轰然炸响。那是在提醒高顺,敌军前来破阵了。

随着虎牢关上战鼓声骤起,远方地平线上出现了遮天蔽日的旌旗,旌旗向里,是铺天盖地的联军士兵,他们手握大刀长枪,踩着整齐划一的步伐缓缓逼近虎牢关。

战鼓隆隆,号角长鸣。

高顺手中令旗一扬:“开阵!”

随着高顺一声令下,扼守八门的盾墙豁然敞开,给破阵的联军士卒让出了一条康庄大道。

赵云冷冷的看着敞开的阵门,手中的龙胆枪一扬,大声喝道:“将士们,随我杀进去!”

大喝完毕,赵云立即挺枪纵马,奔着生门杀来,而他所率领的联军兵马见后,纷纷扬着手中的刀枪跟其身后,直奔生门杀了过去。

关羽横刀立马,凤目微睁,鹦鹉战袍迎风猎猎,策马间袖袍鼓风涌动,忽然,关羽青龙大刀一扬,爆出冲天的杀意:“儿郎们,随某家破阵!”。

怒喝完毕,关羽立即飞纵战马,直奔惊门杀去,张飞豹眼环睁,挺矛纵马,跟随关羽一齐直奔战场,有了打样的,剩下的纷纷效仿,顷刻之间,除了公孙瓒率领五千兵马压阵,余下的数万联军将士都纷纷冲入了阵中。

看到敌人已经全部入阵,高顺一挥手中的红色令旗:“闭阵!”

随着高顺一声令下,扼守阵口的盾兵立即结成盾阵,将阵口封得死死的,密不透风。

生门内,阵口刚刚合上,天地间豁然出现一片戟林,联军士兵毫无防备,瞬间被乱戟刺成蜂窝煤,骑在马背上的骑兵,纷纷被一根根绳索套落下马鞍,随后并州士卒奋力一拉,跌落下马鞍的联军士兵被拖进了阵中,而迎接他们的,是无数的大刀长矛,顷刻间就被并州军砍得面目全非,一时间哀嚎声、悲鸣声此起彼伏,汇成了一曲战地悲歌。

赵云喝声连连,手中的龙胆枪上下翻飞,连挑带扎,每挥出一枪,必有一人应声授首,所到之处,立即搅其一股血雨腥风,而他身上的白袍银甲早已经被鲜血染成一片火红。

“敌将,安敢害某将士性命,看某取你首级!”

一直绰刀立马的黄忠看到赵云七进七出,直杀得生门阵脚大乱,当下怒骂一声,拍马舞到直取赵云。

“来的好,今日我倒是想会一会这吕布帐下第一悍将!”

赵云看到狂彪而来的黄忠,心中全然不惧,绰枪纵马,迎上黄忠。

“大言不惭,吃某一刀!”

两马相近,黄忠怒喝一声,手中的大刀奔着赵云的脑袋兜头劈来,赵云一声长啸,手中龙胆枪灵虚一刺,冰冷的枪尖奔着黄忠的咽喉如同流星一般刺了过去。

“嘶……好快的枪!”

黄忠大惊失色之下,连忙挥刀格挡,因为赵云的长枪比黄忠的山亭砍山刀要长,一寸长,一寸强,如果黄忠不变招,还没等他的大刀落在赵云的头上,他自己的咽喉估计就会被赵云戳破了。

随着一声金铁交鸣的轰响,两人各自后退了一步,此时黄忠才收起了小觑之意,稳住身行后,黄忠怒喝一声,卯足了全力拦腰斩向赵云,赵云不惧,挺枪拦截,又是一声金铁交鸣的巨响,黄忠的刀口砍在了赵云的枪身上,武器交加,立即迸出一丝肉眼可见的火花。

“啷啷啷!”

黄忠眉毛倒竖,伸出左手死死的按在刀背上,赵云懵哼一声,奋力的荡开黄忠的大刀,黄忠的刀口立即顺着赵云的枪杆直下,立即擦出一串肉眼可见的火花。

荡开了黄忠的大刀,赵云奔着黄忠的咽喉连刺三枪,每一枪都如毒蛇出洞,刁钻迅疾,枪枪致命,黄忠不敢大意,扭身躲过赵云的长枪,单手挥刀斩向赵云,电光火石之间,赵云连忙抽出腰间佩剑,卯足了劲磕在黄忠的刀口。

“嘭!”的一声,赵云被震得连连回退,冷目看了黄忠一眼,赵云将佩剑插回腰间。

“至从我出山以来,还没有人能让我使出绝技,黄将军,你是第一人!”

插回佩剑,赵云单手舞着龙胆枪向前一点,枪尖立即迸出几朵枪花:“黄将军,吃我一枪!”

随着赵云一声爆喝,只见他以一种奇怪的方式运枪,枪身连续的抖动下奇迹般的绽放出七朵绚烂的枪花,这七朵枪花不分先后的罩向黄忠的全身,黄忠大惊失色之下并不慌张,手中的大刀连续挥舞了几下,奔着赵云的长枪迎了上去,刀声嚯嚯,虎虎生威。

“叮,叮,叮…”连响七声,武器交击,强大的反震力再次让赵云连连回退。

扛着大刀站在原地,黄忠目光凛冽的盯着赵云猛瞧:“你和张伯锦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你们使的枪法如出一辙?”

赵云看着腹部潺潺流出的鲜血,用力的勒紧腰带,将长枪插在地上:“当今世上。会使此枪法的只有四人,一个是我师傅,一个北地张绣,一个蜀中张任,另一个就是我,不知道你说的张伯锦是张绣还是张任!”

“张绣!”

赵云恍然大悟道:“那是我师兄”

黄忠看着面容刚毅的赵云,朗声开口道:“生门算你破了,不过你能不能走出这个大阵,就看你造化了,因为,此阵并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

黄忠说完,手中的大刀一扬,围杀的并州军迅速散出一条道路,让赵云通过。

“为什么?”

赵云冷冷的看着黄忠问道。

黄忠立即迸发出爽朗的大笑:“你竟能在某的绝技下不死,这一阵也算你赢了!”

赵云回头望了一眼身后,看到满地的都是残缺不齐的联军尸体,赵云悲叹了一声,将插在地上的龙胆枪拔出,领着剩下的联军士卒策马出了生门!

看着绝尘而去的赵云,黄忠爽朗一笑:“若非主公早有安排,某真想和你大战三百回合,因为太爽快了!”

在山坡上观战的众诸侯看到生门大开,顿时都露出欣喜的笑容,唯有戏志才沉默不语,因为他感觉他失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