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122章 封丘劫营(中)

第一百二十二章 封丘劫营(中)

月黑,风高。并州铁骑肃立如林。

随着高顺一声令下,近万铁骑犹如潮水一般涌入袁军大寨,进入内寨,他们犹如狐入鸡舍,虎入羊群,纵马挥刀,见人就劈,逢人便砍,一时间杀得袁军抱头鼠窜,连连后退。由于是深夜,大多数袁军都还没得及披衣挂甲,瞬间就被狂飙而至的并州军乱刀剁为肉泥。均被杀得马不及鞍,衣不避甲,被惊吓的得四处奔逃,自相践踏者数不胜数

张绣一杆银枪在手,在袁军大营内左突右刺,长枪上下翻飞,片刻间就挑杀了十几名袁军,在张绣的带头冲杀下,所到之处,无不应声授首。

“放火!”

杀散拱卫粮草的袁军,张绣勒马提绺,扬起手中的长枪喝令。

随着张绣一声令下,近万并州狼骑纵马驰骋,上前将粮草堆围得个水泄不通,然后迅速点燃了手中的火把,随后尽皆抛出,成千上万的火把高高抛起,划过夜空,落到了联军成吨成片的粮草上,那高高堆起的粮草垛上已经被浇了火油,瞬息之间,大火“噔”的一下就窜入了夜空,随后一直蔓延至大营各处,升腾的大火越烧越旺,越烧越高,熊熊的烈火染红了半边星空,照得四周如同白昼。

袁术睡熟至半夜十分,忽然听到一阵激烈的喊杀声,不由得心神一颤,急忙一骨碌从**爬了起来,恰好麾下大将纪灵掀帐而入,在得知是并州军前来劫营,并且烧毁了大半粮草时,急得袁术在大帐内搔首顿足,惶惶不安。

袁术正想派纪灵去请长史杨弘时,杨弘恰好赶到了袁术的大帐,看着惶惶不安的袁术,杨弘泰然自若的笑道:“主公,在下已经计矣!”

袁术惊疑了一声:“计将安出!”

杨弘嘿嘿一笑,随后大步走到袁术的身旁,对着他的耳朵低声沉吟道:“主公,东寨已经被突破,大半粮草器械已经毁于一旦,我们何不弃匡亭大营,退往封丘。”

袁术闻言,抬眼看了一眼杨弘,随后低声沉吟道:“弃匡亭,退封丘”

思忖了一会,袁术抬头看着杨弘问道:“你的意思是将这囤积了数十万旦的粮草的匡亭大营拱手赠给吕布?”

杨弘摇了摇头,展颜笑道:“主公,你试想一下,如果联军没了粮草,他们拿什么攻打虎牢关,虎牢关不破,洛阳就稳如泰山,换言之,那袁绍就报不了家主的大仇,报不了家主的大仇,汝南的那些老家伙岂会让庶子担任袁家的家主,到时候家主之位还不是主公的!”

闻杨弘所言,袁术一双豆大的双眼立即迸发出数道精光,眼帘眨巴之间,阴狠目光溢出瞳孔:“不错,不错,那庶子报不了父亲的大仇,汝南那些老家伙不会让他当家主的,到时候必定是我的”

想到这里,袁术立即转身,大步走到纪灵的面前喝道:“纪灵,你快速聚拢大军,我们退往封丘!”

“主公,张勋和雷薄他们几个已经去了东寨,我们要不要去传他们回来?”

杨弘连忙摆摆手,大步走到帐前,随后将头探了出去,映着火焰的双目冷冷的看了一眼火光冲天的东寨,双耳听着逐渐逼近的喊杀声,杨弘又立即将头收了回来:“你们听这喊杀声如此之近,想必敌军已经逼近了西寨,如果再不走就来不及了,纪灵将军,你迅速召集其余众将保护主公撤退,至于张勋将军话,如果他有命活着,自会赶到封丘与主公会合,如果他不幸战死,那也是为了掩护主公撤退而死,是死得其所!”

袁术看到纪灵还站在哪里不动,立即咆哮道:“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难道我的命没有张勋值钱吗?”

“诺!”

纪灵也知道此时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虽然他与张勋的关系不错,但是为了袁术,只能弃车保帅了。当下急忙应诺一声,随后大步踏出账外。

看到纪灵出了大帐,杨弘急忙跑到袁术的榻上取下他的披挂,随后替袁术穿戴完毕:“主公,我们走吧!”

“走,快走”袁术应了一声,随后与杨弘一起快速的踏出大帐。

此时匡亭的上空全是升腾的火焰,刺鼻的浓烟充斥着方圆百里的范围,到处都是震耳欲聋的喊杀声与哀嚎声,直惊得林中百兽遁走,鸟雀难飞。

见到东寨已破,粮草尽皆烧毁,张绣迅速率领一千人马杀奔西寨而来,刚到寨口就碰见前来支援东寨的张勋、雷薄等众,狭路相逢,张绣也不答话,挺枪纵马率先杀入敌阵,他身后的并州铁骑也不甘落后,在一片震耳欲聋的马蹄声中,并州铁骑挥刀舞枪杀入袁军的阵脚。双方在一片广阔的地域展开一场激烈的搏杀。

在张绣的带头冲击之下,并州狼骑犹如一群嗷嗷叫的野狼,凶狠、恶唳不失勇猛,嗜血、狂暴不失迅捷,顿时杀得袁军阵脚大乱,而张绣更是勇猛,一袭白袍银甲在大军中来回驰骋,手中铁杆银枪上下翻飞,连挑带扎,瞬间就搅起一阵腥风血雨,白马到处犹如劈波斩浪,尽皆披靡。

袁军旌旗大燾下,张勋绰刀而立,冷目看到张绣匹马纵横,杀得本方士卒连连后退,当下不由得怒喝一声:“大胆贼将,休要害我将士性命!”

怒喝完毕,张勋立即舞刀纵马,直取阵中张绣。

看到敌将拍马而来,张绣浓眉一挑,挺枪纵马,朝着张勋扑了过去。

两马相交,张绣懵哼一声,手中银枪挽出三朵枪花,随后单手向前一点,枪头闪烁出数道寒光奔着张勋的咽喉刺了过去,快如雷霆,疾如闪电。

张勋大惊失色,急忙偏头躲闪,只见张绣的长枪擦出一丝火花猛地刺在了张勋的兜头上,只差分毫就可能搠穿张勋的咽喉,险险的躲过张绣的长枪,张勋额头已经冒出许多豆大的汗珠,此时才知道自己不是眼前这个敌将的对手,当下仰头怒喝一声:“雷薄,陈兰何在?速速助我杀了这敌将!”

“末将领命!”“雷薄在此!”

随着两声雄壮的允诺,从袁军东西两方立即闪出两员大将,正是张勋的副将雷薄和陈兰。两人上来也不搭话,对着张绣就是一阵猛打猛杀。

ps:有点晚了,一会还有一章,今天的事特别多,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