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135章 妻女被劫

第一百三十五章 妻女被劫

?ps:学校早上断电,下午断网,所以有点晚了,对不起,静静求推荐可以么?

阎立横刀护在马车左右,目眦尽裂地看着李别怒斥:“贼子,若我家主母受到一丝伤害,连董卓也保不了你!”

李别久居洛阳,经常与董卓的侄儿董璜厮混在一起,再加上其叔父的庇佑,早就养成了飞扬跋扈的性格,闻阎立所言,李别轻蔑一笑:“吕布,只不过是一个降将而已,而我叔父李傕,乃是董相国的心腹爱将,别说一个吕布,就算是十个吕布也顶不上我叔父在董相国心里的重要性,再说了,今日你们将全部死在这里,吕布又怎么知道是我做的?“

说完之后,李别别提有多得意,目光**亵地看了马车一眼,想到一会美人在榻,李别只感觉腹下一阵翻腾,**虫瞬间冲入脑中:“杀,除了女的,一个不留”

“唰”的一声,抽刀的声音连成一片,整齐划一。

随着李别一声令下,他所率领的西凉军迅速抽出腰间环首刀,将阎立等人围得像一个铁桶似的,密不透风。伴随着一声大吼,一名西凉士卒率先挥刀劈向吕布的亲卫,这是一个号角,也是一个象征,顿时之间,所有的西凉军便一股脑的涌了上去。

阎立回归四周:“兄弟们,是时候报答主公恩情的时候了,全军听我号令,掩护主母突围,杀!”

叫喝完毕,阎立率先健步冲了上去,手中的大刀兜头劈向一个比较靠前的西凉军,只见寒光一闪,一个血淋淋滚滚落地,作为吕布的亲卫统领的他,武艺也不低下,只见他嗖嗖嗖的又是几刀,寒光到处,砍翻数人。

“先杀了这贼将,再杀其他人。”

看到阎立武艺超群,李别立即下令西凉兵率先宰杀阎立。得到李别的号令,阎立瞬间便成了西凉军的重点照顾对象,西凉士卒纷纷呼喝着围了上来,手中的大刀乱劈,长枪乱搠,顿时使得这条不算宽广的街道一片刀光剑影。

阎立怒喝咆哮,一口钢刀舞得风雨难透,在西凉军的围困中奋力搏杀,每一刀下去,都会砍断一柄枪杆,或者震飞一把大刀,亦或者崩碎一柄长剑。在防守的密不透风的同时,还时不时的抓住机会,将个别跨在马上的西凉骑兵砍翻马下。

但李别率领的这帮亲兵全部是李傕从飞熊军里面挑选的精锐,战斗力十分的彪悍,都具有以一当十的角色,阎立虽然奋力死战,不仅无法杀退曹兵,反而逐渐陷入困境之中。

看着天色逐渐破晓,李别心中暗自着急,如果再不将这伙人绞杀在此,若等到天明被人发现,那可就糟糕了。

想到这里,李别手提长枪,在外围大喝吆喝指挥:“给我全部压上去,争取在天亮之前解决敌人!”

虽然李别很跋扈,但是也不傻,他知道,如果让别人看见他围杀并州军,而将这个消息泄露给吕布,恐怕到时候真如敌将所说,董卓都保护不了自己。

数百名西凉军在李别的指挥下纷纷列阵,一轮轮的向困在中央的阎立以及吕布的亲卫发起了冲锋,长枪、大刀、甚至手斧。一浪接着一浪,一波接着一波的袭来,包围圈也越来越小,慢慢的将阎立等人闪转挪移的空间封得死死的。

无奈的是,阎立所带领的兵马全是并州军精锐中的精锐,随吕布征战沙场十数年,个个都猛如虎豹豺狼,多次救吕布于危难之下,他们也知道严蕊对于吕布的重要性,当下无不奋勇反抗,连杀数人,就算不幸被敌人的刀枪攒人,也在临死时奋力砍杀一名西凉军。

阎立一边杀敌,一边用余光扫向周围,当他看到本方东南方五十步外有一座大宅,顿时一喜,当下砍翻一名敌军之后指着那座大宅大喝:“兄弟们,掩护我!”

“诺!”

随着众人齐声大喝,立即有数十名吕布的亲卫挡在了阎立的面前,手中的刀枪不停的朝着西凉军招呼,他们倒下一个之后又有另一个填上,顿时便死伤了十数人。趁着这个空当,阎立大步走到马车旁喊道:“夫人,小主,快快下车”

严蕊掀开幕帘,瘦小的脸庞并没有显示出一丝紊乱,而是有条有序的将吕玲奇和黄舞蝶抱下马车,牵着她们的小手在阎立的护送下,缓缓逼近大宅。而吕布的亲卫也悍不畏死的为她们开道,在损失了五十多人后,严蕊三人顺利的进入了大宅。

“将军,快关门!”

二三十名殿后的吕布亲卫看到严蕊她们顺利进入大宅,立即冲着阎立大喝一声,一股悲壮之气溢于言表。

阎立目光凛冽的看着壮士断腕的袍泽,冲他们抱了抱拳,旋即令人关掉了大门,就在关掉大门的那一刹那,阎立透过门缝看到那二三十名袍泽被一拥而上的西凉军剁为肉泥。

“兄弟们,你们不会白死,主公为替你们讨回公道的”

李别看着宅门紧闭,心中开始变得焦躁不安起来,手中的长枪一指:“给我杀进去!”

顿时,这座不大的宅子瞬间四面火起,西凉军砍开殿门犹如洪水一般涌了进来,阎立以及剩下的百十名亲卫拼死抵挡,双方开始在大宅内展开混战,毫不留情,纷纷要将对手置于死地,森林一样的矛枪乱镢,雪花一样刺眼的刀剑狂砍,喊杀震天,催天塌地,狂风暴雨、血肉横飞,到处都是尸体,到处都是绝望的惨叫;吕布的亲卫越来越少,西凉军却越来越多,不过他们都是久经沙场的悍卒,为了吕布,他们不惜牺牲自己的性命,像困兽一样冲向敌人,杀到最后,阎立发现,除了吕布的妻女外,就剩下自己一个人还活着,而且已经完完全全被黑压压的人群包围了,他衣甲不整,威风不再,身上鲜血淋淋,大

吼一声挥刀乱挥立杀数人,终于被一阵飞蝗般的乱箭射倒。

“主公!”

阎立在倒下的那一刹那,口中悲愤的怆鸣一声。

“呸!”

看着胸口箭镞的阎立,李别啐了一口涂抹,随即想要走进大宅。忽然李别眉头一皱,看着脚腕上扣着的一双血手,迅速地抽出佩刀一刀斩了下去。

阎立已经感觉不到疼痛,看着自己的手腕被李别一刀斩断,狰狞一笑:“贼子,我家主公是不会放过你来!”

阎立的话刚说完,就被一拥而上的西凉军一阵长枪乱搠,一双散发出仇恨的眸子缓缓垂下。

冷哼一声,李别一脚踹开阎立的尸体,大步闯入内宅,如今敌人已经全部被绞杀,量那吕布也奈何不了我。

进入内宅,看着严蕊一脸娥眉即竖,杏眼圆睁的样子,李别立即发出“啧啧”的赞叹之声。

只见严蕊素白襦裙一身,雅致玉颜,一头乌黑的发丝翩垂芊细腰间,该瘦的地方瘦,该肥的地方肥;脸蛋儿不施粉黛,自有一股沁人心脾的韵味,肌肤细腻胜雪,自是得天独厚,天生丽质。

跟董璜寻乡问柳这么多年,也算是见多识广的李别此刻竟然有些痴呆了。

吕玲琦如今也有十岁了,可能是随吕布,如今的身高要比一般小女孩要高很多,看着就像十五六岁的少女一般,而旁边的黄舞蝶也与其不相上下。

“你这个坏蛋,可认识我父亲?”

看到李别犹如饿狼一般的模样,吕玲琦一举摒弃先前的恐惧,立即将身体挡在严蕊的面前,指着李别娇怒轻喝。

吕玲琦不出现还好,一出现就引起了李别的注意,只见吕玲琦人淡如菊,娇艳如花,至真至纯,尽善尽美,只是垂鬟分肖髻,俨然还是一个还未出室的少女,而她的身边的另一个小女孩也与其不遑多让。

李别双眸转动,立即对身边的亲卫低声沉吟:“你去西街找董璜公子,就说我找到了绝世尤物,邀他一起回大营共享!”

李别此举也别有一番深意,如果拉董璜一起下水,就算吕布知道了,有了董璜,吕布也拿他们没有办法,想到这里,李别又**笑的看了眼前的三个女子一眼,旋即大手一挥,直接忽略吕玲奇的质问,率领自己的部下押着吕布的妻女朝着西凉大营疾驰而去。留下了一地残缺不齐的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