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142章 羞与尔等为伍

第一百四十二章 羞与尔等为伍

?“凡破家亡国,非无忠臣明智者也,但患不见用耳。将军举动,不肯详思,辄喜言误,误不可数也”

吕布勒马提缰,一路放绺慢行,他一直在剖析高顺曾经对他说过的话,过了良久,吕布才从沉思中回过神来,独自地叹了一口气,立即放开缰绳,纵马奔回大营。他已经打定主意,回去给程昱两人道歉。

李儒一路纵马奔驰,半响便赶到了西凉大营,无需通传,李儒直接掀开中军大帐而入。

正当李傕、郭汜在商量下一步该如何做时,就见李儒怒气冲天地走了进来,两人不敢怠慢,立即上前行礼:“文忧,你来了!”

李儒冷冷地看着眼前的两人:“李稚然、郭阿多,你们可真会找事!”

低头行礼的两人对视一眼,都不敢开口说话,他们知道此刻说什么都没用,他们只关心董卓是如何处置这件事的。

李儒一眼就看穿了他们心中所想,心中冷笑一声:“你们认为有了相国的照拂,就可以为所欲为?我告诉你们,错了,我劝你们还是收敛一点,别把当马贼的那一套带到西凉军中,否则到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两人骇然,额头上布满了豆大的汗珠,对于李儒的话,他们不敢怠慢,立即唯唯诺诺的应了一声。

“稚然,欲想活命,必须给吕布一个交代,把你的侄儿交出去吧,否则连相国都保不了你,你试想一下,相国在你侄儿与吕布之间会选谁?”

李傕闻言,眼里闪过一丝狠唳,立即应了一声:“我去把他带过来,亲自交给吕布请罪。”

说完之后,也不管李儒说没说话,自顾地走出中军大帐,也就是过了半柱香的时间,李傕又再次掀帐而入,不过此时,他的手上赫然多了一颗血淋淋的人头。正是他的亲侄儿李别,李傕也知道吕布的手段,为了不让李别受苦,他只有亲自挥刀斩下亲侄儿的头。

李儒锐利地看着李傕手上的人头,聪明如斯的他,闭着眼睛都知道李傕心里在想什么,不过在心里也很佩服李傕的狠唳,竟然对自己的亲侄儿都下得去手,不过……。

“李傕,是没听懂我的话吗?某是说叫你将人送过去,不是叫你把他杀了,你这样做,叫某如何向吕布交代!”

李傕一把将人头丢在李儒的脚下,眼里没有一丝表情:“文忧如果不好交代,某的人头尽管取去便是。”

“好好好”李儒诡谲的眸子不停地上下打量着李傕,一连说了好几声好,旋即起身朝着帐外大喊一声:“来人!”

随着李儒一声令下,立即从帐外拥入一群腰悬环首刀的甲士,李傕见后,脸上的肌肉瞬间抽了抽,他想不到李儒居然来真的,当真是骑虎难下,进退失据。如果此时求饶,他宁愿去死。

看着李傕一脸的虚汗,李儒诡谲的眸子闪过一片失望之色,如果岳父帐下的大将都如奉先帐下的一般,恐怕这天下早就易主了,不过董卓不是吕布,吕布亦非董卓,一个雄心已失,一个锋芒毕露。

“将李别将军的尸体和头颅起来缝合起来,一起送到吕布将军的营寨!”

李儒说完,便一挥衣袂,大步走出帅帐,留下一脸铁青的李傕和瑟瑟发抖的郭汜。待李儒走后,李傕终于坚持不住,双腿一颤便跪倒在地:“李儒,吕布,某与你们势不两立,嘶,哎哟,郭阿多,过来扶我一把,我的双腿被李儒吓软了”

郭汜见状,立即健步上前,将跪在地上的李傕扶起,双双端坐在地。

东风劲吹,刮得辕门外的大燾猎猎作响,月色如勾,映得营内刀戟寒光闪烁。

并州大营,中军大帐。

随着吕布话音刚落,立即引起帐内文武一片轰鸣。纷纷揣摩董卓此举何意。

因为吕布的道歉,陈宫对吕布的认识又上升了一个台阶,听到董卓将要派他们去攻打西凉,立即讥诮一笑:“此乃“二虎竞食”之计,董卓是想让主公与马腾交战,无论哪一方取胜,对他董卓来说都是有利而无害。此谋为阳谋,纵然知道这是董卓之计,但我们却无可奈何,只能遵从。”

一旁的程昱点了点头,表示同意陈宫的看法,其余的众将见到两位谋士都已经敲定,当下也表示没有意义。看到帐内文武都愿意去西凉,吕布也不拖沓,当下迅速下达命令,派人星夜赶去汴水召高顺回来,至于伏击曹操的事,只怕是功亏一篑了。

吕布也没想到,由于自己的失误而引成地舞蝶效应是如此的巨大,不仅没能伏击曹操,自己还阴差阳错的提前去了西凉,不过这样也好,贾诩给自己所谋的争霸之策已经悄然发生,这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就这样,随着吕布决定攻打西凉,他的命令也被数名哨骑带出了并州大营。不过他还不知道,此时的高顺正率领陷阵营已经在赶回来的路上。

虎牢关外,诸侯联军大营,即使此时的各路诸侯都没有收到从洛阳传来的消息,但是看着洛阳城方向的火光,每一位诸侯心中都升起了不详的预感。

联军大帐之外,曹操看着洛阳城方向的火光,面上表情肃然,满是惊怒,焦急,不敢相信:“子廉,你迅速回营点齐兵马,准备杀入洛阳。”

曹仁立即应了一声,旋即转身离去,幽深的目光再次看向洛阳城的方向,曹操双手紧握,低声低吼:“董贼,董贼,某势屠你满门。”

低吼完毕,曹操立即整理了一下情绪,转身进入了中军大帐,看到曹操进来,袁绍起身,手想着左边一引:“孟德来了,快,快请坐”

“盟主,列位将军,曹某来迟,恕罪”

抱拳朝着帐内诸侯告罪一声,曹操立即走到袁绍跟前,也不坐下,一脸惊怒和焦急的说道:“盟主,洛阳方向传来如此冲天的火光,可以证明此必不是一场小火,依曹某看来,十有八九是董卓火烧洛阳,若真是如此,此乃追击董卓的大好时机,你何故逡巡不前?”

袁绍闻言,笑脸瞬间就僵住了,缓缓坐下,思忖了片刻犹豫道:“星夜追击,乃是兵家大忌,况且洛阳城方向的火光,依在下看,也不一定是董卓火烧洛阳,或许是董卓设下的诡计,诱使我军星夜追击,好在半路设伏,大败我等。”

曹操讥讽冷言:“大败我们?我们败得少吗?要是董卓真的焚烧洛阳,劫持天子,不知所归,天下必定为之震动,此社稷危急存亡之秋,怎能如此犹豫不决,错失良机!”

见到袁绍跪坐在地,沉默不语,曹操又将目光投向四周,见其余诸侯眼观鼻,鼻观心,形同人偶,曹操不禁勃然大怒,旋即指着帐外嘶声大吼:“那董贼慑于关东诸侯,为避锋芒,时有迁都之举,虎牢关一战,吕布诈逃,兵无战心,我军士气正盛,此时一战,诛董贼,兴汉室,天下可定,我等怎么能坐失良机?”

可是无论曹操怎么慷慨激昂,大意凛然,各路诸侯还是保持原样不动,不过其眼光时不时瞟向跪坐在上方的袁绍,眼中的意思很明显,就是让袁绍出面回绝曹操。或许也是被曹**得太紧,袁绍还是一副犹豫不决的模样:“各路兵马具已疲惫,此时进兵,恐非良策。”

“是啊!不能追!”

“不可轻动,董贼诡计多端,此必是他的奸计”

“……”

曹操眼中闪过一脸失望之色,一挥战袍,大步走到帐前,驻足了片刻,曹操猛然转身,伸手指着帐内的诸侯破口大骂:“一群竖子,一群竖子,为了蝇头小利弃国家大义于不顾,曹某羞与尔等为伍,告辞!”

帐内诸侯被曹操一通谩骂,顿时被羞得面红耳赤,低头沉默不语,鲍信与孙坚对视一眼,旋即起身跟上曹操,东郡太守桥瑁见后,立即拍案而起:“曹孟德真乃义士也,某自当助之”,随后起身朝着袁绍告罪一声,临着部将追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