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144章 蔡琰被劫

第一百四十四章 蔡琰被劫

未时三刻,并州大军已经集结待命,洛阳城西面的阔野之上,整整齐齐地陈列着数万大军,一阵东风拂过,面面旌旗动如潮涌,翻腾如浪。一片长枪戟林,在日光的映照下,闪烁着慑人的寒光,整支大军雄壮的军容,无不令人叹为观止。

高顺绰刀而立,一双冷眸不停的扫向潼关方向,正当高顺暗自着急的时候,只见不远处银光闪烁,张绣白袍银甲纵马而来,在得知张绣归营后,吕布将画戟一挥,喝令大军即刻起行,七万大军,不动则以,动如雷霆,随着吕布的将令传下,并州军犹如一台庞大的机器在快速运转,大军所到之处,立即卷起漫天尘埃。

首先开拔的是黄忠、魏延统率的两万主力大军,再后便是吕布、贾诩、陈宫等人统率的两万中军,后军则是高顺、张绣、程昱、郑浑负责的两万护粮队伍,各路人马,总计七万,顶着日月,向长安方向紧急进军,星夜奔驰。

长安,自汉高祖在此建都以来,历经十二帝,后遭受王莽之乱,关东之地残破不堪,故光武帝改都洛阳,虽然帝都已经东迁,但长安已然是东西之间的要冲之地,在一代又一代人民的耕耘下,此时的长安虽然没有以往那么繁华,但也日渐恢复了一点生气。百姓安居乐业,衣食无忧。儿童游街玩耍,老叟隔空叙话,俨然一副人间天堂的景象,只是让他们意想不到的是,一场灾难就在向他们徐徐靠近。

西迁之路,遥远而漫长,董卓一路劫掠百姓,挖掘墓冢,迫使京师二百里内,人烟绝迹,鸡犬不闻,不仅如此,董卓还放纵军士**人妻女,夺人粮食,西去之路,百姓饥饿倒毙,备受西凉军抄掠,积尸盈路,野狗豺狼,成群出没。因为改道弘农需要向西行三十里路,所以这惨绝人寰的一幕也尽落众人眼中。

纵然前世经历过这一幕,但是再次看见,吕布脸上的肌肉还是忍不住抽了抽。吕布都是这样的表现,更别提还心向大汉的陈宫和程昱了。

看着尸横遍野的官道,只听程昱目眦尽裂咆哮:“董卓老贼,竟然敢行如此禽兽之事,必定不得好死。”

陈宫也铁青着脸,眼里写满痛惜:“董贼真是丧心病狂,大逆不道”

“君为舟,民为水,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董卓行此恶行,必遭天下人唾弃,而我们所要做的,就是尽心尽力的辅佐主公,以便尽快的终结乱世,还天下一个朗朗乾坤!”,还是贾诩比较淡定,一眼便看穿眼前的惨状乃是乱世使然,临时还不忘提醒吕布。千万别学董卓残虐黎民,否则必遭天下口诛笔伐。

陈宫和程昱闻言,对视一眼,然后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贾诩说得对,如果想要杜绝眼前惨状,只有终结乱世,还天下人一个太平。否则诸侯攻伐,战乱频发,这样的惨状将会在大汉各处上演。既然他们已经奉吕布为主,必会竭尽全力辅佐他,只是吕布不要让他们失望才好。

感受到三人的目光,吕布也知道是时候该表态了,前世的自己,因为帮助董卓作恶,遭天下人口诛笔伐,最后殒命白门楼。历经两世,他已经知道百姓的重要性,纵然得不到世家大族的支持,只要得到百姓的肯定,他就是人生的赢家。这也是刘备虽为织席贩履之徒,却能跻身诸侯之列,这其中的重要因素,也与他的仁义有关,不管他是假仁假义也好,真仁真义也罢,但他确确实实的成功了。

勒住马缰,吕布立即朝着三人正色道:“三位先生放心,倘若真的有那么一天,某必定会待天下人犹如子女一般,有违此言,天人共戮”

等到吕布肯定的回答,三人心中的石头也砰然落下。正当主从四人谈论往后发展的时候,忽然发现前方有一个人正跌跌撞撞朝他们走来,只见他发鬓散落,满脸污垢,一副狼狈不堪的样子,虽然狼狈,但是丝毫掩饰不了他国士无双的气质。吕布皱了皱眉,立即喝令大军停止前行,随后便派亲卫将那个人带了过来。

待看清楚那个人的模样之后,差点没把陈宫和程昱惊落下马。

“你是伯喈先生?”

陈宫两人作为儒生,蔡邕的大名可谓是如雷贯耳。两人也有幸在洛阳见过蔡邕一次,因此对他颇有一些映像。

“啊?”

蔡邕抬头失落地应了一声,旋即又将头颅垂下,发鬓散落的灰发将他整张脸盖住,看不出喜怒哀乐,他本奉驾西去,行至途中他才发现自己立在太学府的石经忘带了,于是他便将自己的女儿蔡琰遗留在管道上,自己载着马车奔回洛阳,可是当他赶到的时候,太学府已经被大火烤焦、发脆,在一阵大雨之后,他立在太学府内的石经轰然裂断,纷纷倒塌。他的心也和石经一样焦热。无奈之下他只能驾着马车赶了回来,但是他轰然发现,自己的爱女昭姬不见了,情急之下,蔡邕一路沿途寻找,可是越到后面他就越绝望,茫茫阔野,伏尸满地,他不知道哪一个才是他的女儿。

看着如同行尸走肉的蔡邕,陈宫和程昱只能搀扶着他,避免他跌倒在地。

吕布与蔡邕不算陌生,在前世的时候也打过不少交道,知道蔡邕在西迁之时丢了女儿,致使蔡邕到洛阳之后惶惶不可终日,董卓伏诛后,或许感到没有了生的希望,他才冒着天下之大不违伏着董卓的尸身痛哭,最后被王允令人一刀斩于市槽,吕布也有幸见过蔡琰一眼,可以用惊为天人来形容。

“伯喈先生,你为何弄得如此狼狈,你速速与我等说来,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助之处,你尽管所来,学生定当竭尽所为!”

陈宫看到蔡邕动也不动,形如人偶,那还像他们所认识的大儒,肯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才把蔡邕变成这样。

“不用问了,伯喈先生有一爱女,看先生如此狼狈,其女又不在身边,必与他爱女失散了,我知道她去哪了,先生在此稍后,某必定将你女儿带回来。”

蔡邕,如果这次帮他找回蔡琰,或许以后对自己有莫大的裨益也不一定,当下吕布立即传令,让大军继续前行,自己轻率三千铁骑朝着黄口渡口赶去。因为他知道,董卓还干了一件令人发指事,那就是将大汉百姓卖给匈奴人当奴隶。

直到这个时候蔡邕才从惶恐中回过神来,看着绝尘而去的赤马金羁。蔡邕的脸上忽然又升起了一丝希望,扭头朝着陈宫问道:“请问这位将军是?”

“那是我家主公,车骑将军吕布”

蔡琰本来在管道上等着自己的父亲回来,可是忽然被一股乱军冲散,她只感觉京师到处是火、兵、马、刀、剑、血、泪。忽然,她迎头碰上一队西北军,这群军士横跨战马,押着几辆牛车,叫嚣着而来,蔡琰躲闪不急,被士兵一把抓住。看着一脸狞笑的士卒,蔡琰奋力挣扎,心中被恐惧所填满,那些西北军哈哈大笑,对她哇哩哇啦喊了一通,一把将她扔在牛车上,这时候她才明白过来,这些人不是羌就是胡,被扔上车的蔡琰瞬间便被吓晕过去,因为车上全是妇女儿童,车身四周的木栏,挂满了血淋淋的人头。那波西北军又截杀了半日后,便载着蔡琰等人朝黄河渡口赶去。等到蔡琰醒来时,她们已到了河东境内的黄河渡口,看着黄河两岸密密麻麻站满了匈奴人的兵马,蔡琰绝望的呼喊了一声:“父亲,你在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