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149章 高顺休走,梁兴在此

第一百四十九章 高顺休走,梁兴在此

泾阳城下,马腾军大营。

得知敌军数量已经达到七八万后,庞德一方面把部队聚拢在泾阳城十里外早已扎好的营寨之中,一方面派人星夜驰往新平请求马腾派兵支援。

此时马腾军分为东西两寨,东寨由庞德、杨秋驻守,西寨由梁兴、侯选驻守,两寨扼守险要,互为犄角之势,开始的时候,并州军试探性的进攻了几下,如果攻打东寨,西寨就会来驰援,如果攻打西寨,东寨就会来驰援,如果两寨一起攻打,就会被强有力的防御打得落荒而逃。无奈之下,并州军就将两寨围得水泄不通,然后指着马腾军破口大骂。

“逆贼庞德,滚出来受死!”

“马腾乃是汉羌**所生,不服教化,你生为大汉将军,竟然妄想夺汉家城池,真是羞煞你冢中的列祖列宗!“

“哈哈,就凭你们这狗胆,也敢说自己是西凉军?简直就是一群鼠辈!”

“鼠辈们,快出来和爷爷决一死战!”

看到庞德闭门不出,营外的并州军纷纷破口大骂,吕布已经下了命令,那个骂的狠,那个骂的有**重赏,所谓重赏之下,必有骂夫,因此并州军阵中聒噪不已,骂声不绝,盈荡旷野。

他们不单单骂马腾,还把他手下的武将纷纷题名道姓的问候了一下祖宗十八代。庞德还沉得住气,但是杨秋和驻守西寨的梁兴、侯选等人几乎把帽子都气歪了,尤其是梁兴,若非侯选拼命阻拦,他早就打开营门,带着人马出去给并州军一点颜色瞧瞧。

“梁兴将军稍安勿躁,休要中了高顺的诱敌之计!那厮在虎牢关摆阵诱杀联军数万将士,若我们此时出去,必中其计”

侯选一身戎装,手提铁矛,拦住帐口,苦口婆心的阻止了暴怒的梁兴。看到梁兴稍微有点平静,侯选又继续劝说:“庞德已经星夜派人去向马腾求救,援军不日便会到达,我们就此固守待援,如果不小心丢了营寨,坏了马腾的大事,我们就算有十个脑袋也不够他砍”

梁兴闻言,重重的冷哼一声,大步走到案后独自喝闷酒。局势就这样僵持着,寨内的西凉军岿然不动,寨外的并州军骂声不绝。

此时已经是五月中旬,到了晌午时分,天气愈发的炎热.火辣辣的太阳挂在头顶,炙烤着并州军汗流浃背,开始有人摘下头盔蹲坐在地,打屁聊天,更有甚者,将抢来的西凉军兜头安安稳稳的放在地上,然后解开裤腰带开始嘘嘘。

“哎呀,侯选你不要拦我,气煞我也!”

看到本方的兜头被并州军拿来当尿壶,本来已经火冒三丈的梁兴再也把持不住心中的怒火,挺枪纵马,率军杀来,侯选怕梁兴有失,也率领着数千兵马紧随其后。

正在整顿兵马的庞德忽然听到营外喊杀声震动云霄,大惊失色,正要差人打探,就见杨秋掀帐而入:“梁兴和侯选已经领兵杀出西寨”

庞德大怒,一脚踢翻面前的桌案:“匹夫,两个匹夫”

“令明,现在不是发怒的时候,你快想想办法”

庞德闻言,焦急地在帐内来回踱步,如果西寨被夺,东寨就岌岌可危,当务之急就是把两人追回来,庞德悠然转身,指着杨秋大喝:“你速速去泾河准备渡河的船舶,我把他们追回来退回新平”

杨秋不敢怠慢,高声应诺一声,便转身迈出大帐。庞德旋即也提起落兵台上的大刀,冲出帐外,点齐兵马后,率军追了上去。

寨门大开,梁兴和侯选率领一万西凉军蜂拥而出,杀了个并州军措手不及,一场混战下来,夺得不少金鼓旗幡,看到旌旗下的高顺落荒而逃,梁兴挺枪纵马,奋勇直追:“高顺哪里走!”

张绣勒住战马,拍马舞枪,来战梁兴,两人在疆场上枪走龙蛇,犹如转灯儿般厮杀了近十个回合,张绣料敌不过,拨马便走。梁兴挺枪大笑:“并州军也不过如此,敌将哪里走,吃我一枪!”

隆隆鼓声之中,双方一场混战,并州军又败一阵,丢下许多辎重、粮草,回退二十里。

看到并州军败走,梁兴欢喜不已,想要下令全力追赶,被侯选拦住劝谏:“将军,不要追了,以免敌军有诈!”

瞥了侯选一眼,梁兴洋洋得意道:“刚刚某看见高顺旌旗,便要冲阵去生擒他,这厮走得快,便让他侥幸逃脱,在某看来,高顺只是徒有虚名,你不敢追,某自领兵去追”

梁兴说完,拨开侯选,率领着大军追袭而去,侯选无奈的叹了一口,只能领军紧随其后。梁兴看到不远处纵马狂奔的高顺,立即扬枪大骂:“高顺小儿,那里去?”

梁兴连战连胜,已经嚣张跋扈到极点,甚至自比鲸布、樊哙,根本不把并州将领放在眼里。

“敌将休狂,并州高顺在此”

并州军旌旗开处,高顺勒马提绺,提刀纵马,来战梁兴。

两马相交,战有十五回合,高顺卖个破绽,甚至让梁兴挑掉头上的兜头,看似险象环生。实在拿捏的毫厘不差。

“哎呀,敌将果然厉害,某不敌也”

说完之后,拨马败逃。

看到威名赫赫的高顺差点被自己一枪刺于马下,梁兴暗呼一声可惜,看到落荒而逃的高顺,梁兴就好像看见一只烤鸭在飞,当下哪里肯舍,拍马舞枪,拼命追赶。

梁兴追得正急,到了一处山坡,高顺忽然拨马而回,大笑道:“无谋之辈,中我军师计也!”

大笑完毕,高顺扭头大喝:“张绣何在?替我斩了这厮!”

“末将在此”

随着一声雄壮的允诺,张绣白甲银羁,纵马而出,出阵之后也不答话,飞马直取梁兴,两马相交,张绣怒斥一声,奔着梁兴的咽喉连刺三枪,每一枪都如白蛇吐信,刁钻迅疾,枪枪致命。

梁兴大惊失色,他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刚刚被自己打得落荒而逃的张绣,此时的武艺竟然如此了得,只是他已经没有时间去想,武艺本来就处于劣势的他只能苦苦招架,仓促接了张绣四五个回合后,一着不慎,便被一枪搠穿了咽喉,挑翻在地。一声惨叫,当场毙命。

看到梁兴被并州大将一枪挑下马下,侯选立即喝令士卒快退,就在此时,山谷两侧响起一道清脆的棒子响,两边伏兵,尽数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