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153章 魏大黑的新生活下

第一百五十三章 魏大黑的新生活 下

?经过激烈的角逐,魏大黑于数万将士中脱颖而出,进入他梦寐以求的陷阵营,开始了全新的生活,离别在即,与帐下兄弟的难舍之情溢于言表,魏大黑也一扫以往的吝啬,带领着帐下的兄弟们进了泾阳城最贵的一家酒肆。

酒菜到齐,众人纷纷提箸举杯,恭祝魏大黑如愿进入陷阵营。

魏大黑喝了一杯酒后,那种涩涩的味道立即刺激到他的神经,这里的酒还是没有并州的酒好喝,家乡的酒都是用马奶酿造的,一口下去,那种酸辣味还真是让人怀念,可惜如今已是物是人非,妻儿已亡,曾经的袍泽也悉数战死,那**奶酒的味道也能只存在于回忆之中。

帐下的一名士卒见魏大黑烈酒刚入口,显然是想到什么不高兴的事,刚刚还挺开心的人,怎么喝了几口,就一脸凄苦悲怆之色,当下开口询问:“大哥,你怎么了?”

魏大黑强拧出一丝笑意,过了半晌,才开口道:“没什么,想咱们并州的马奶酒而已”,他本是随口一言,旨在遮去自己失态。但林众人一听,却也悲叹起来,他们已经出来许久,也不知道家里的父老妻儿如何,他们也不知道何时才能打回并州,回归故土。

“听说主公已经发布了新命令,叫各营各寨的人马,都去郑主薄哪里将自己的祖籍登记在案。待日后大战不幸阵亡,主公会派遣人马回祖地,依照官职大小分发钱粮给后人”

魏大黑的话音刚落,瞬间就引起众人的激烈反应。

其中一名较为年长的士卒闻言,立即激动得站直身子,急忙询问:“大哥,此言当真?”

魏大黑点点头:“命令已经到了曹将军手中,如果我所料不差,等新任的什长到后,他自会带你们去主薄处登记”

“好啊,如此,某再也没有后顾之忧了”,那名年长的士卒一拳砸在桌案上,高声正色道,激动的心情溢于言表。

看着群情激动的兄弟,魏大黑咧嘴一笑:“好了,咱们不谈这些,喝酒,这次是某最后一次沾这玩意,进了陷阵营恐怕连味都闻不到咯”,众人闻言,纷纷朗声大笑,旋即频繁举杯向魏大黑敬酒。

一场酒宴下来,众人皆喝得七分醉意三分清醒,就在他们互相放嘴炮的时候,魏大黑立即眼神一愣:“那不是主公吗?”

寻着魏大黑手指的方向,众人看到吕布伟岸的身躯从街边走过,他手里还牵着两只小手,一只是吕玲琦的,一只是黄舞蝶的。

“是的,还有小姐和黄将军的女儿”,那名年长的士卒环顾一下四周,笑道:“兄弟们,要不我们去看看?依主公走的路线,好像是回大营的方向,再看小姐一身披挂,这其中必有蹊跷”

年长的士卒话音刚落,众人的目光齐刷刷的看向魏大黑,显然是让他拿主意。魏大黑眼珠子转了转,从怀里掏出几铢钱扔在桌案上,旋即招呼着大家跟上去。

吕布回到大营,便径直拉着吕玲琦她们去了靶场,魏大黑和兄弟们对视一眼,旋即笑呵呵的跟上,期间还有不少人加入他们的跟踪队伍。

因为周泰在泾阳张贴有募兵告示,两天以来,已有一两百人前来投军,因为黄忠要整顿军纪,这教授新兵箭术的事,自然而然的落在了曹性的身上,看到吕布领着女儿前来,曹性立即迎了上去。

“曹性拜见主公”

曹性大步走到吕布跟前,立即拱手施礼,然后目光移到了一身披挂的吕玲琦和黄舞蝶身上,不用吕布下令,曹性大手一挥,他的偏将立即将两把精致的小弓交到他的手上。

“哇”

吕玲琦惊叹一声,伸手接过曹性递过来的小弓,立即仰头笑眯眯道:“谢谢叔父”

曹性摸了摸她头颅,旋即将另一把小弓递给黄舞蝶,黄舞蝶快速接过,然后立即躲在吕布的身后,轻声说道:“谢谢叔父”

曹性看着黄舞蝶一脸畏惧之色,无奈的摇摇头,他一直想不明白,这黄老哥的女儿为何如此胆小,旋即又开口询问吕布:“主公,真的要教小姐武艺?”

吕布闻言,扭头看着曹性回答道:“为何不可?”

曹性见吕布不像是在开玩笑,朝他拱手施礼后,开始令人清理靶场。须臾,靶场内便被清理得已经空无一人,但是靶场外却人山人海,吕布将两个小女孩拉倒跟前,认真说道:“想要成为女将军,必须要弓马娴熟,现在你们就开始学习箭术,你们曹叔父会教你们的,去吧”

吕玲琦点点头,旋即快速小跑到曹性身前,而黄舞蝶却伸手指着外面的人山人海委屈道:“义父,他们在看我,我不敢”

吕布闻言,扭头看了过去,不知道什么时间,一向比较冷凄的靶场此时站满了人,吕布轻咳一声,朝他们挥了挥手,示意他们赶紧离开。

虽然心中对吕布有所敬畏,但是看到他脸上没有怒火,魏大黑以及所有围观的并州将士立即与身边的袍泽挤眉弄眼,交头接耳,视吕布的命令于不顾。

吕布无奈,只有亲自拉着黄舞蝶走到曹性身边。

“叔父,父亲,可以开始了吗?”

看到吕布拉着妹妹前来,吕玲琦立即激动的询问。

看着吕玲琦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吕布点了点头,表示可以开始了。

吕玲琦笑嘻嘻的从箭壶里抽出一支曹性为她们量身定做的小箭,然后搭在弓上,开始瞄准。可是无论吕玲琦如何使劲,那小弓的弓弦只张开了一点点,直到吕玲琦把小脸憋得通红,那张小弓也之呈半张之势。

“中”

吕玲琦不管三七二十一,就算没拉满也将雕翎箭射了出去,只见那颗小箭在空中摇摇晃晃的,呈抛物线的形式落在了吕玲琦不足五步的沙土中,看得围观的并州将士发出一阵唏嘘之声。

而黄舞蝶使出了吃奶般的劲,也没见她将弓弦拉张一点,看到姐姐已经将雕翎箭射出,心里顿时一急,一副要哭要哭的样子,他那副可怜模样,立即引起将士们哄堂大笑。

吕布立即回头瞪了他们一眼,顿时吓得并州将士纷纷闭口不言,但是“噗嗤”“噗嗤”的笑声,立即在靶场外此起彼伏的响起,吕玲琦瞥了他们一眼,立即将弓箭扔在地上,叉着腰开始指责:“笑什么笑,再笑我叫我父亲打你们“

看到吕玲琦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围观的并州将士终于忍不住放声大笑,气得吕玲琦跑到吕布身边委屈道:“父亲,女儿不想让他们在这里看我练箭”

吕布苦笑的摇摇头,旋即大步朝着围观的并州将士走来,看到吕布越来越近,魏大黑呼吸开始变得异常急促,每逢大战,他只能远远的看着心目中的战神,如今能近距离观望,他如何不激动。

“参见主公”

看到吕布来到跟前,围观的所有将士立即收敛笑容,正色的朝着吕布施礼。

吕布负着双手,扫了一眼帐下的将士,故作严肃道:“这看也看了,笑了笑了,还不退下。”

“诺!”

众将士齐声应诺一声,旋即一哄而散,皆回到各自的营寨,魏大黑也不例外,回到营帐的他,收拾好行装后在兄弟们的送别下,缓缓朝着他心目中神圣的殿堂走去,一场新的生活,正在缓缓向他逼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