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166章 一战定汉阳

第一百六十六章 一战定汉阳

杨阜披挂带甲,准备与并州军决一死战,刚出大帐,就被几把明晃晃的刀枪抵住脖子,杨阜的副将见状,立即想要营救,瞬间就被几名士兵一拥而上,‘乱’刀剁为‘肉’泥。.最快更新访问:щщщ.79XS.сОΜ 。

看到副将惨死,杨阜悲呛怒骂:“你们这群忘恩负义的狗东西,若不是陈将军替你们说情,你们早就人首分离,如今你们却恩将仇报,必不得好死!”

一名校尉接过一个心腹递过来的火把,笑嘻嘻对着杨阜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如今大军已经被围困在山上,为了活命,众兄弟只能这样做了,杨参军,委屈你了”

那名校尉不等杨阜答话,立即下令心腹将杨阜五‘花’大绑,然后率领守军准备投降。

杨阜面无惧‘色’,开口痛骂:“逆贼,尔等必不得好死,必不得好死”

那校尉不动声‘色’,其余校尉指手画脚评头论足。

一人惋惜道:“我等好死惨死总比你后死,你先顾好你自己再说”

“这杨阜嘴里太不干净,颇为聒噪,何不将他嘴堵上?”

一名校尉嘿嘿一笑,从和衣里撕下一块沾满汉渍的破布塞在杨阜嘴里。

感受口中那种发酸而又宁人作呕的味道,杨阜几乎快要昏厥,看着几名校尉得意的面孔,杨阜只恨当初没有活剐了他们,同时心里也在为惨死的副将而悲叹,那可是跟随自己多年的老部下,如今却‘阴’阳两隔,纵然是不能开口说话,杨阜仍然目眦尽裂的瞪着几名造反的校尉,嘴里发出愤怒的呜咽。

几名校尉同时嗤声一笑,推攘着将杨阜赶到士兵面前,见到这一幕,所有士卒惊愕的看着校尉们,有的人立即想要上前解救杨阜,但纷纷被校尉的心腹‘乱’刀砍死,在几名校尉的带领下,反叛的士兵开始疯狂的砍杀不想反叛的士兵,昔日的袍泽此时正拔刀相向,瞬间便将上百名誓死反抗的士兵淹没在人群之中。

张绣勒马提枪,听着敌营传出来的喊杀声,扬起手中的银枪,示意大家不要轻举妄动,须臾,喊杀声停止了,敌营的寨‘门’也随之大开,只见敌军的几名校尉押解杨阜朝他缓缓走来。

“我等皆仰慕高顺将军威名,特押解杨阜前来请降”

张绣愣了愣,随之大喜,立即翻身下马,上前细细打量杨阜,看到杨阜口中塞着破布,张绣立即替他扯了出来。

没有了破布的阻碍,杨阜立即吐出一口吐沫,喷得那几名校尉满脸都是,开口怒斥:“贪生怕死之徒,某杨阜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

其中一名校尉抹了一把脸上的吐沫,上前一步抬脚踢在杨阜的小‘腿’肚上,破口大骂:“将死之人还大言不惭”

遭受校尉这一击,杨阜身体微微弯曲,不过又立即站直了身躯,仰头看着漫天繁星:“卖主求荣的逆贼,某不屑与尔等说话”

张绣直到这个时候才‘弄’明白,原来是杨阜帐下的校尉为了活命反叛杨阜,心中冷冷一笑,张绣手中的长枪一扬,大声喝令:“来日,将这几个买主之贼拖出去斩了”

起初那几名校尉还以为张绣下令将杨阜斩了,不曾想到对象居然是他们,当下立即下跪磕头:“将军,我等无罪啊将军,我等都是投靠高将军的”

反应过来的杨阜立即放声大笑:“哈哈,杀得好,畅快,畅快啊”

目光凛冽的看着跪成一排的校尉,张绣面无表情的开口:“怕是你们还不知道高顺将军的‘性’格吧?那我就告诉你们,高顺将军最恨的就是你们这种贪生怕死、卖主求荣之徒,如果你们死战被擒或许还有希望,如今却贪生怕死,出卖主将,罪不容诛”

张绣说完,不等众校尉答话,扭头大喝一声:“刀斧手何在,给我拖下去砍了”

张绣身后的刀斧手们应诺一声,就像老鹰抓小‘鸡’一般拎着几名校尉来到山前,然后齐齐举起手中的砍刀,只见寒光闪烁,几颗血淋淋的人头滚滚落地。

杨阜悲哀的看着几名校尉,心中不知是喜还是悲,当下只能矗立在张绣面前,开始变得沉默不语。

直到这时,张绣才细细的打量杨阜起来,只见杨阜身长七尺有于,面白青须,想必是一个文人,清清嗓子道:“至于杨参军的话,等破了姜叙再‘交’给我家将军发落”

张绣说完,立即派陷阵营将杨阜和投降的士卒押解回营,自己亲率二千兵马前去支援高顺,原来在来之前,高顺为了避免张绣有失,除陷阵营外,还拨给张绣两千兵马,谁知道人算不如天算,杨阜居然造部下反叛,真是出了高顺的意料之外。

话说另一边,姜叙在得知杨阜被围困在卧虎峰后,旋即留下一千兵马守住前寨,自己亲率一千兵马前来驰援,大军刚走到一半,就传来杨阜被叛徒出卖的消息,无奈之下,姜叙只能领兵回援前寨,但是还没等姜叙回营,不幸的消息再次传来,营寨被高顺攻破了。

姜叙当机立断,立即率领一千五百多名残军想要驻守第二座营寨,可是还没等他将寨‘门’打开,张绣就领兵尾随而至,两军又是一场‘混’战,不过姜叙军是败兵,而张绣军士气正旺,一时之间,便将姜叙军杀得丢盔弃甲,夺路狂奔。

恰好高顺又领兵马赶到,两军合为一处,开始追袭姜叙所率领的残部,一路追杀过来,姜叙军漫山遍野的溃逃,坠落下马被俘者不计其数,最后大军将姜叙以及他所率领的近一千残军围困在狐槃。

纵然是身陷重围,姜叙也没有投降的意思,只见他‘挺’枪纵马,来回在并州军中左右冲杀,一时间竟然杀得十数名狼骑人仰马翻。

张绣看得真切,银枪轻刺马‘臀’,拨足向前,眨眼之间,张绣与姜叙不过五步之遥,怒喝一声,手中的长枪犹如白蛇吐信,奔着姜叙的咽喉就是一枪。

姜叙只感觉一股寒意袭来,扭头躲过,随手还了一枪,挑开张绣的银枪,姜叙抖擞‘精’神,来战张绣,手中长枪上下翻飞,刺扎挑戳,专‘门’刺向张绣的要害之处。

张绣见后,心中有点惊讶,想不到陇西境内居然有使枪的高手,当下兴奋的嚎叫一声,立即拍马舞枪迎了上去,手中的银枪大开大合,格拦阻驾,犹如游龙戏水一般。

滚滚沙场,两将约战了二三十回合,最后姜叙被张绣一枪刺中肩窝,坠落马下,还未等他起身再战,就被张绣的长枪抵住咽喉。

张绣咧嘴一笑,一枪将姜叙拍到在地:“绑了”

张绣的亲兵见状,立即一拥而上,将姜叙给五‘花’大绑起来,其余的残兵见后,胡‘乱’的抵抗一阵便扔掉兵器跪地投降。

是役,高顺于‘射’虎谷内将冀城的五千‘精’锐打得溃不成军,除了上百人逃脱外,其余人马要么被擒,要么被杀,主将姜叙、参军杨阜皆被生擒活捉。

‘射’虎谷战败的消息传到汉阳太守韦端手中时,已经是第二日晌午十分,还没等他做出反应时,高顺所率领的大军已经兵临城下,素来仁爱的汉阳太守韦端看到士民兵甲伤残颇多,不忍他们遭受苦难,在与幕僚的几番商议之下,韦端开城投降。

半月之后,韦端投降的消息席卷汉阳诸县,诸县县令见到太守都投降了,当下觉得反抗也没有什么意义,凡是吕布大军到处,诸县纷纷开城献降,吕布与张辽一路高歌猛进,只用了半个月的时间便将大军开到汉阳首府冀城,三路大军合为一处,准备开始进攻陇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