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173章 吕布的怒火

第一百七十三章 吕布的怒火

见到李显拂袖而去,满堂豪族尽皆发怒,纷纷叱骂李显不知礼节。

董非目视李显离去,眼里写满阴毒,若不是董卓吩咐过不许动李氏,他早就派人将其一锅端了,岂容他李显在此狂妄。

董非抬起手中的酒杯,仰头一饮而尽,轻抚嘴角的酒渍后,他便一把将酒杯砸在地上:“既然李显不识抬举,我们就由他去,至于吕布的事情,我将与诸位共同进退!”

在坐的世家大族对视了一眼,纷纷起身对着董非一拜,然后异口同声的说道:“我等愿与董公共进退!”

董非睥睨一笑,他很享受这种众星捧月的感觉,身为董氏旁支,虽然没有资格去京畿,但是在这地方当土皇帝也不错,扫了满堂豪族一眼,董非咧嘴一笑:“诸位,前日与羌族互市的时候,某购得十几名异族女子,诸位有没有兴趣与某一观?”

众家主闻言,纷纷相视一笑,旋即在董非的带领下,众人浩浩荡荡的走出董府的厅堂。

数日后,正在营寨操练兵马的吕布得到一个关于陇西豪族的消息。

成廉来报:“主公,陇西豪强押解粮草已经到了城外”

自从那日将名刺发出,吕布便派人潜伏在陇西各郡县,监视那些豪族的一举一动,最后吕布收到一封情报,所有豪族都涌向一个地方,临洮。

对于各豪强地主纷纷涌向临洮,吕布闭着眼睛都知道他们在想什么,无非就是为了寻求董家的庇护,董卓虽然将董氏族人前往京畿,但还是留下一支旁族看守宗祠,所以留下来的那支族人可算是陇西一霸,仗着董卓权势,那支旁族的子弟在临洮欺男霸女,横行无忌,不过对于吕布来说,他们只不过是跳梁小丑罢了,他真正在意的是那个传承数百年的李家,如果获得李家的支持,十个董家也比不上。

吩咐成廉把人带过来,吕布立即回到大帐,并让侍卫把贾诩、陈宫、宋宪、魏越、杨阜召来议事。

过了约莫一盏茶的功夫,成廉便把周家家主与李家的代表带入了帅帐,见到端坐在帅案之后吕布后,两人立即拱手行礼:“周世荣拜见吕将军”“李雍拜见吕将军”

只见那个李雍年方十七八岁,身材魁梧,相貌厚重,言行举止透着豪爽干练,那个叫周世荣的是一个三四十岁的大汉,只见他身高八尺,墨髯如戟,一股风尘之气环绕其身。

命侍从看了茶水之后,吕布朗声说道:“不知二位前来所谓何事?”

周世荣放下茶碗,扭头看了李雍一眼,见李雍点头后,周世荣朝吕布拱手道:“启禀将军,我是替陇西各家族押送粮草而来!”

吕布抿了一口茶水,并没有急着说话,这周世荣他还是知道一点,其祖上和何家一样,都是靠屠猪戮狗发的家,颇不得陇西豪族的待见,为了晋升,他不惜耗费家资结交各家族的家主,可惜钱是花出去了,但是并没有见到什么成效,反而让他变成了各豪族的冤大头。

所以吕布要学前世的曹操一样,扶持中小世家,打压大世家,该扶持的就扶持,该打压就打压,如果这两种手段都不好使,那就学董卓一样,以武力镇压,只有把他们打怕,杀怕,他们才会听话。

“将军,这是各家族捐献粮草的花名册,请将军视之”见吕布不说话,旁边的李雍小心翼翼地从怀里取出一件竹简起身递给吕布。

接过竹简,吕布摊开一看,阅览完毕,吕布的脸立即一黑:“临洮李家五千石,安固周家五千石,襄武陈家二十石,临洮董家五十石,大夏黄家三十石,索西王家二十石……”

二十石?众将傻了,莫不是将他们都当做乞丐?这二十石对于一个普通老百姓家庭可能是一家一年的口粮,但是对于这些士族来说,他们吃一顿饭的钱都不止二十石,或许一顿美味佳肴就能消耗万钱,甚至是几金,这二十石对于他们来说不过是九年一毛。

越到最后众人越是愤怒,居然有人只拿出十石来,还没等到吕布把名单念完,成廉就像一只愤怒的狮子跳了出来:“主公,他们欺人太甚,某愿率领虎狼之师踏平这些蟊贼!”

贾诩眼中精光一闪,将心中的杀意收敛,立即安抚成廉:“孝杰将军勿怒,主公自由决断!”

吕布脸上的肌肉在愤怒地颤抖,眼睛里迸出火般凌厉的目光,大手不自觉地握得竹简‘咯噔’作响,感受到帐内众人的愤怒,周世荣和李雍的心绷得紧紧的,此时的他们就好像置身于虎群之中,稍有异动就会被撕得粉碎。

须臾,吕布将竹简摆在案上,笑眯眯的对着两人说道:“二位舟车劳顿,辛苦了,这次你们两家资助我大军如此多的粮草,某必定铭记于心,至于其他的家主,劳烦二位带个话,替我好好谢谢他们。”

看着吕布的笑容,两人好像掉进了冰窖里,从心顶凉到了脚尖,周世荣颤巍巍的起身,对着吕布拱手一拜:“将军保一方安宁,区区粮草何足挂齿,等冬麦熟透,某必定再次押送粮草前来,以供大军食用”

吕布低声一笑,看来这周家是真的想投靠自己,还有临洮李家,此次也送来五千石粮草,看来也是支持自己的,有了这两家的支持,那董家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董卓不久后也会被王允设计杀死,自己灭了董家也无伤大雅,

深吸了一口气后,吕布又换上和蔼可亲的面孔:“二位,某已经在城内备好酒宴,可惜某有要事在身,不能作陪,望二位恕罪”

“宫台”吕布又扭头对着陈宫说道:“你就代某作陪,一定要招待好两位客人!”

陈宫立即迈步出列,拱手应诺。

周世荣与李雍见事情已经办完,不想在陇县久留,而且他们的心意吕布也已经领了,当下双双起身辞别:“多谢将军美意,我们出来也有些时日,恐怕家里人担心,故此不敢久留!”

吕布也是客套话,听到两人拒绝,吕布就顺水推舟:“如此的话,某也不多留,二位回去的时候,不要忘记某托二位给众家主带的话”

两人立即应诺一声,表示不会忘记,吕布笑呵呵的将两人送出帐外,旋即在谋臣武将的簇拥之下回到帐内。

一脚踢翻挡在面前的桌案,吕布眼里闪烁着一股无法遏止的怒火,牙齿咬得咯咯作响,好似一头被激怒的狮子:“好手段,他们真是好手段,以为分散在陇西,某就拿他们没办法吗?”

魏越立刻瞪起眼睛,眉毛一根根竖起来,脸上暴起了一道道青筋,脸上的刀痕因为愤怒而变得异常清晰,仿佛像一条蠕动的蜈蚣,凶恶无比,只见他上前迈了一步,朝着吕布拱手请命:“主公,怎么办,咱们就不能这么算了”

吕布深吸了一口气,扭头看着贾诩询问:“先生,你以为如何?”

贾诩轻抚颌下胡须,眼里闪烁着诡谲的光芒,淡淡的吐出一个字:“杀”

魏越与成廉听贾诩说出杀字,立即冲出帐外,想要点齐兵马,杀奔临洮。

“慢着!”

程昱立即喝住两人,大步来到吕布跟前:“主公,董卓若是知道你杀了临洮董氏一族,我们该怎么办?望主公三思!”

陈宫也附议道:“仲德言之有理,虽然杀光董氏起到杀鸡儆猴的作用,但是我们也点燃了董卓心中的怒火,这样做我们就得不偿失,主公何不将汉升将军、文远将军、伯平将军调回陇县,让他们承受羌人的威胁,或许这样他们就知道我们的重要性!”

程昱立即怒斥:“宫台,你好糊涂,如果将各位将军调回陇县,固然起到了威慑的作用,但是那些郡县的百姓怎么办,如果羌人来袭,没有大军保护的百姓,必定会惨遭异族屠戮”

贾诩脸上挂满笑容,立即安抚两人道:“两位勿恼,某心中已有计较,此事断然不会让董卓知道是我们做的,成廉、魏越两位将军,请附耳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