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182章 韩遂的阴谋

第一百八十二章 韩遂的阴谋

马腾等众,连夜快马加鞭,拼命的向南狂奔。

在拼死拼活的赶了一日的路程之后,大约离开了苍松数百里地,已经把苍松东面的关隘朴寰远远甩在身后,途径一条河流之时,马匹嘴里喷着白沫,四腿发软,却是再也不肯向前一步。

“主公,看样子马匹是跑不动了,鹯阴河清澈见底,不如在此刻休息半日再赶路吧”陈横勒马带缰,等马腾从后面赶来时,提出了建议。

马腾看着怀中的女儿已经虚弱到了极点,再看其他几个年纪较小的儿子也已经疲惫不堪,拭去铠甲上的风尘,马腾点点头,同意陈横的建议,这一路纵马狂奔下来,实在是吃不消,况且他还有负责照顾怀中只有四岁的女儿。

翻身下马,众人把马匹牵到河边水草肥沃的地方栓住,让战马喝水吃草,补充体力。

残月挂在苍穹,阵阵西风吹过,天地间一片萧瑟。

马腾坐在火堆前闭目养身,怀中的马云禄吃了一点干粮后,安安稳稳的躺在了自己父亲的怀里熟睡。

“父亲!”

马超翻来覆去睡不着,看到端坐在火堆旁马腾,立即拿起一张毡毯披在了他的身上。

马腾欣慰一笑,旋即取下毯子盖在了马云禄的身上,头也不抬的问道:“你母亲可有什么话?”

马超摇摇头,虎目看着天空中的漫天繁星说道:“没有,在姑臧城里的羌兵同时发难,我们被打得措手不及,母亲为了掩护我们,被叛贼烧死在府邸”

马腾叹息一声,抬头苦笑道:“都怪我太大意了,千算万算也算想到彻里吉和雅丹会勾结韩遂作乱,六郡兵马除了武威郡外,其余的全部不听调令,呵~,向我马腾驰骋沙场数十年,最后尽落到这般下场”

本来按照历史的发展,马腾与韩遂的大战,马腾的最终结果也没这么惨,只是吕布的出现打断了历史的进程。如果吕布没有攻打武功,就不会发生庞德围杀作乱羌兵的事,之后也就不会出现彻里吉和雅丹临阵倒戈事了,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吕布的出现,引发了一片的激烈蝴蝶效应。

马超看着逐渐苍老的父亲,低头沉默不语,他记得上个月父亲离去的时候,脸上的皱纹没这么多,头发也没这么白,只是这区区一个月的时候,父亲看起来就像老了十岁,这到底该怪谁。

“父亲,那我们现在到底还有多少兵马?”

须臾,马超终于按捺不住,将积压心底很久的问题说了出来。

马腾摇头苦笑,兵马?自己的兵马羌人本身就占了一半,其余六郡各一万人,如今羌人反叛,敦煌、酒泉、北地、安定、张掖五郡兵马皆不听诏令,而武威郡的兵马也就剩下眼前这么多,可是面对长子的提问,马腾又不得不答,须臾,马腾抬起头颅,正色的看着马超说道:“加你带来的数百精骑,就剩下一千人”

马超将火堆里残留的灰烬捅了捅,几点有气无力的火星闪了闪,随即熄灭,他无奈地把目光投向马腾,马腾看了已经熄灭的火堆,叹了一口气,挥动手掌,将地上的干柴丢入火堆里,马超连忙趴在地上拼命吹气。

火苗腾地一下从火堆中又冒了出来,周围的温度略微又上升了一些,马超搓了搓手,开始烤火起来,马腾怀中的马云禄痴痴地梦呓,不停的喊着母亲,心疼地看了一眼妹妹,马超起身上前,伸手替她别好额头上发鬓。

“父亲,你说的那个人会帮助我们吗?”

替马云禄别好发鬓,马超扭头又开口询问马腾。

马腾摇摇头,不敢确定的说道:“不知道,不过如果没有我,他能不能夺取陇西、汉阳二郡还要另说,孟起,只要有一丝希望,我们都要去试一试,有,总比没有强!”

就在此时,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呼在宁静的夜空中响起,随后便传来此起彼伏的喊杀声,马腾急忙将女儿裹在怀里,提起大刀警惕的看着周围,马超也健步冲到弟弟们前面,护住他们的周围。马云禄也被马腾的这一系列动作给弄醒了,看着四周成片的火把,听着这漫空中传来的惨叫声与喊杀声,马云禄立即被吓得哇哇大哭起来。

“活捉马腾,休要走了马腾!”

更清晰的呼喊声从远处传来,马腾手中的砍刀一颤,听这呼声,人数少说也有数万人,肯定是追兵赶来,只是他觉得很奇怪,为什么没有听到马蹄声,也容不得他多想,只见庞德单手提刀,满身血污地大步走来:“主公,快和少主们赶紧渡河,韩遂亲率数万大军杀来了”

马腾双眼瞪得溜圆:“为何没有听到马蹄声?”

庞德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急道:“那韩遂老贼老奸巨猾,估计是怕我们有所警觉,故而将战马拴在二十里开外,士卒却徒步前进,等待我们军疲乏入睡的时候立即发难,此时已经冲杀到了百米开外,陈横将军正在奋力抵挡,主公,快些走吧”

马腾怒骂一声,旋即在数十名亲卫的护送下,开始横渡鹯阴河,渡过这条河就到了鹯阴地界,到那之后就离汉阳就不过三百里的距离。

就在庞德护送马腾等人横渡鹯阴的时候,韩遂随后便杀到河岸,看着大河中央的马腾,韩遂举起手中一个血淋淋的人头道:“马寿成,你帐下大将死的死,反的反,如今你已经成了孤家寡人,你还想往哪里逃?”

马腾目眦尽裂的看着韩遂手中的人头,怒斥道:“韩遂老贼,某与你势不两立,它日必将屠你满门”

看着已经快到对岸的马腾,韩遂清癯的脸上写满阴毒,一把扔掉手中的人头,大喝一声:“全军听我号令,追杀马腾,能取其首级者,赏千金,良马五百匹,官升三级”

听到韩遂的号令,他带来的西凉军纷纷怒吼一声,开始冲入林中砍伐树木,扎成木筏,准备渡河追杀马腾。

“岳父,前面就是鹯阴,与吕布的驻地不过数百里,如果他前来支援马腾怎么办?再说了,如今西凉诸郡尽入岳父手中,而马腾不过是一条丧家之犬,我们何必要劳师动众去追杀他?”

韩遂身旁的阎行见到韩遂下令追杀马腾,立即提出不同的建议。

韩遂咧嘴一笑,抚摸着颌下的短髯,眼里写满诡谲:“马腾此人,在西凉有着特别高的威望,特别是在羌人当中,今日别看他犹如丧家之犬,不过我敢肯定,如果哪一天他登高一呼,六郡子弟必会众山响应,所以今日必须除掉他。”

韩遂顿了顿,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至于吕布,他自身都快难保了”

阎行眉头微皱:“岳父,此言何意?”

韩遂阴阴一笑:“去年吕布以武力镇压陇西豪族,导致了他们心中的不满,我已经收到他们的联名信件,只要我出兵攻打陇西,他们就会开城响应”

阎行疑惑的看着韩遂道:“岳父,可是我们的兵马都用来打马腾了,哪有兵马打吕布?”

韩遂手捋短须,不慌不忙的说道:“我已经修书给了俄何烧戈、伐同、梁双,约他们攻击陇西,破吕布后,平分陇西的土地!”

就在韩遂与阎行的过程中,木筏早已扎好完毕,随着韩遂一声令下,数万大军一齐过河,随后浩浩荡荡的杀奔鹯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