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192章 陷阵营发威

第一百九十二章 陷阵营发威

战斗已经持续了半个多时辰,敌我双方互有死伤,战争进入了白热化的阶段

张绣白马银枪,在乱军之中左突右刺,白袍所到之处,血雾炸开,肢体横飞,战马嘶鸣,弦断矢折。

看到敌军中军处的梁双在不停地指挥着武都兵马进行战斗,高顺将手中的大刀一招:“陷阵营听我号令,陷阵突阵,斩将夺旗,冲!”

“杀!”“杀!”“杀!”

八百陷阵营一起咆哮着,快速结成了坚不可摧的盾阵,护着内部的刀枪兵,踏着整齐的不乏,荡起千里尘埃,与万军当中冲向敌军阵脚。

梁双看得清清楚楚,只用了不到半刻钟的功夫,这伙敌军就从交战的区域直接杀透到本方阵中,以猛虎下山之势,一路披荆斩棘,破阵而来,数千兵卒,竟未能挡之,血雨腥风过后,他们犹如一只凶残的饕餮猛兽,怒吼这直扑自己而来。

“铁骑,给我冲下去!”

看到这伙敌军离自己不足百米,梁双鹰隼般的锐眼闪过一丝狠戾,手中的大刀一举,他身后矗立着的千余骑兵立即纵马而出,卷起一片尘埃,竖起明晃晃的刀枪斧钺,驰骋着向陷阵营冲来。

面对着气势汹汹,犹如豺狼虎豹的武都骑兵,陷阵营没有退缩,反而怒吼着迎刃而上,当双方不足五十米的时候,“轰”的一声,天地间豁然出现一片戟林,那碗口粗大的长戟,在两名陷阵营士卒的奋力操控下,犹如山岳般不可撼动,远远望去,整支陷阵营就如同一只巨大刺猬,准备绞杀一切来犯之敌。

马蹄到处,所向披靡,自古以来,步兵对战骑兵,大多是以战败而告终,人们坚信骑兵是不可战胜的,无论是它的机动性,亦或者是它的杀伤力,都是部队中的无冕之王,而西凉铁骑作为骑兵中的精锐,他们自认为可以主导战场,可是这一次,他们失算了。

大多数武都骑兵都认为对方是步兵,己方是骑兵,只需瞬息之间便可以将他们抹杀掉,没想到近在咫尺的时候却突然出现了连成一片的戟林,这让冲锋在最前面的骑兵猝不及防,纷纷勒马提绺,企图止住战马。

但是在全力冲刺之下,这么短的距离想要勒住战马驻足,完全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顷刻之间,武都骑兵人仰马翻,被刺穿了颈部的战马发出撕心裂肺的悲鸣,有的武都骑兵猝不及防之下,被强大的阻力拽人陷阵营中,还没得他们拔出佩刀反抗,瞬间就被阵中的刀兵一拥而上,乱刀剁为肉泥。

而那些被摔下了战马的士卒则发出绝望的惨叫,等待他们的将士狂涛怒浪般席卷而来的马蹄。

转眼之间,奔驰在队伍最前面的数百骑纷纷中了大戟,战马嘶鸣着人立而起,将马上的士卒掀下马来,或者被后面的千军万马践踏为肉泥,或者被陷阵营覆盖到阵中被士卒砍杀,负伤的战马有的倒地不起,有的则发疯般的乱窜,反而将后面赶来的队伍冲得阵型大乱。

张绣喝声连连,手中一杆银枪横挑竖扎,片刻间就将六七名武都骑兵刺落马下,随后被万马踩踏得支离破碎,血肉模糊。

高顺武艺虽然不如张绣,但是也是数一数二的悍将,手中的大刀上劈下砍,马蹄到处,肢体横飞,战马嘶鸣,人头乱滚。

看到张绣大显神威,杀得本方士卒人仰马翻,一名武都骑将勃然大怒,提了一把大斧前来厮杀,张绣也不答话,瞬间就纠缠在一起。

“伯锦,速战速决,迟则生变!”

高顺舞着手中朴刀,连续将十几名武都将校砍于马下,看到张绣在乱军之中被一名敌将缠住,立即大吼一声。

张绣沉着脸,趁着敌将换手之际,他抢先一步,双手以奇异的运动方式运枪,枪身在连续的抖动下,竟然奇迹般的绽放处七朵绚烂的枪花,那枪花不分先后罩向敌将全身,只听见“噗,噗,噗...”连响起身,那名敌将的额头、咽喉、两胸、两肋、腹部,同时出现了七个留着汨汨鲜血的黑洞,连惨叫声都没有来得及发出,瞬间毙命。

斩杀敌将之后,张绣又舞枪拍马,冲入敌阵,手中的铁杆银枪上下翻飞,一茬接着一茬地将敌骑挑于马下,他和高顺一左一右,在加上陷阵营不断的跟随着左腾右挪,砍杀得武都骑兵人仰马翻,惨叫连天。

在两人的带头冲杀下,用了不到一个时辰的功夫,就将武都骑兵逼得连连回退,被刺死的刺死,被砍杀的砍杀,三千多名骑兵,只有不到一千人逃回去,受伤倒毙的战马更是不计其数,而陷阵营的损失不过数十人。

步战立险阻,骑战定平原,其余的兵马看到自家的陷阵营已经冲到了敌军的中军大帐,当下军心振奋,旌旗狂展,当下无不奋勇,直冲敌营,斩杀敌军,愈战愈勇,而武都兵则士气低落,渐渐有了溃散之势。

杀散了武都骑兵,而陷阵营也向前推进了三四十米,看着不远处敌军的中军大燾,高顺朴刀一扬:“三军,听我号令,保持阵型,继续推进,陷阵营所至之处,贼寇俱灭!”

随着高顺一声令下,那些挂满了残肢碎肉的铁盾有开始向前徐徐推进,周围的武都军纷纷恐避之不急,犹如拍岸而退的浪潮向后溃败,给陷阵营让出了一条亮敞的的道路。

目光凶唳地看着这一切,梁双的脸阴沉的可怕,冷哼一声,拨马便走,传令鸣金收兵,而随着梁双的败走,武都军开始溃不成军,漫山遍野的溃逃,坠马被俘者不计其数,并州狼骑纵马追杀,俘获了战马近千匹,斩首无数。

打扫完战场后,高顺开始亲自计算此战死伤的将士,须臾,高顺不由得悲叹一声:“骑兵死伤五百人,步卒死伤两千人,陷阵营死伤四十五人,可惜了”

“将军,我军虽然伤亡不少,但是敌军比我军死伤多两倍之多,相比之下,我们是胜利的!”

高顺回头,只见张绣提着长枪策马而来,白袍银甲沾满血渍,脸,头发也都被鲜血染红。

“伯锦,作为一名合格的将军,就是要以极小的损失换取巨大的胜利,像这种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事是不可取的,哎,怪之怪我手中的兵马太少,你立即传我将领,让大军死守营寨,不得出战,梁双经历此败,或许会消停一段时间,我想主公已经收到战报,此时正往回赶,只要主公回来了,我们的希望也就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