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195章 羌族围城

第一百九十五章 羌族围城

就在程昱在上邽与敌人浴血奋战的同时,襄武也被笼罩在一片乌云之中。

襄武城,地处渭水下游,岷山以北,是陇西郡与汉阳郡的交界处。也是一处重要的水路交通重镇,具有重要的战略纵深意义。

收到陈宫的八百里加急,张辽没有迟疑,迅速率领大军撤离河关,退守襄武城。就在他们撤离陇西地界不久,狄道、首阳、安固等县纷纷起义响应韩遂,若是张辽迟上一天半日,恐怕此时已经变成了一支孤军。他在愤怒的同时也不禁暗叹陈宫的推测,若是没有陈宫的八百里加急,他与一万并州军必定会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文远将军,你在看什么?”陈宫缓缓登上城楼,看到矗立在城墙边缘的张辽,立即走上前去与张辽并肩而立。

张辽扭过头去,看着陈宫一身干爽的儒衫,冷硬的脸上被寒风吹得有点干涩晦暗,唯有一双眼睛,精光闪烁。

“先生,据探马汇报,敌军已经快要兵临城下,人数大约在五万左右,三万羌兵,两万韩军,统帅是羌族首领俄何烧戈,副将是韩遂帐下大将周懿!”

朝阳初升,照得青草上的雨露闪闪发光,陈宫满色沉静如水,看不出任何情绪,须臾,在听见他回答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们一定要替主公守住襄武!”

陈宫的话音刚落,远处的山岗上就传来一片震耳欲聋的马蹄声,敌军还未至城下,陈宫和张辽就感觉整座襄武城都在颤抖,地上的碎石都在跳动,广袤的旷野里,挂在青草上的露珠纷纷滴落,没入土里。没有了露水的折射,整片平原立即显得死气沉沉,犹如一处没有人烟的荒地。

陈宫深凹在眼眶里的眸子一闪,他知道敌人来得很快,却没想到来得这么快,而他身旁的张辽则扭转身躯,扯开嗓子朗声大喝:“敌军以至,登城作战!”

“唰!”的一声,随着张辽一声令下,城楼下集结待命的弓弩兵、刀枪兵、投石力士纷纷涌上城楼,按部就班地躲在女墙后面,刀剑出鞘,利箭上弦,只等着张辽一声令下,他们将毫不犹豫地与敌军展开厮杀。

襄武城里的平民听到天空中传来宁人心悸的马啼声,纷纷冲出家门,惊恐地看着传出马蹄声的方向,须臾,隆隆的马蹄声越来越重,就像一记春雷在他们的头顶上炸开了一般。看着震颤不已的房屋,人们惊叫着冲进自己的屋内,仓惶地收拾金银细软,奔着马蹄声相反的方向涌去,他们想要趁敌军还未包围襄武的时逃离这个是非之地。

也有一些舍不得离开故地的平民,自发地扛起锄头、菜刀、扁担涌向城楼,想要协助并州军扼守城池,其中不乏有一些地主豪强的私兵。

伴着如雷鸣般滚滚而来的马蹄声,地平线上逐渐涌现出一片黑幕,随着双方距离越来越近,数万大军呈排山倒海之势席卷而来,震得襄武城都在瑟瑟发抖,城墙上密密麻麻站着的并州士卒,望着黑压压犹如一片乌云的敌军,眼睛里迸发出前所未有的死志。

而那些前来参战的郡兵、平民、私兵感受着脚下古老城墙不堪**的抖动,他们的双腿也开始跟着打颤起来,眼里写满了绝望之色,心中也不由得泛起孤寂凄凉的感觉。

羌族大军仿佛大山一般缓缓压到,临近城墙时,忽然冲大军中传来几声尖锐的唿哨,整支大军,就像大海被一把巨剑劈开波浪一般,整支大军迅速被一分为二,开始围着城池驰骋,他们一边纵马狂奔,一边手舞弯刀,口中还不时发出宁人心悸的嚎叫,似豺狼、似虎豹、更似鬼哭狼嚎,厉鬼咆哮。

“准备,利箭上弦!”忽然城墙上传来一声大喝,并州军训练有素地弯弓搭箭,瞄准了城下纵马飞驰的羌兵,伴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喝,城楼上的雕翎箭携带着雷霆万钧之势,犹如倾盆大雨般宣泄而下,带着一片尖锐的呼啸声扎在羌兵人群中。

不少羌兵猝不及防之下被乱军射翻下马,转眼间便被汹涌的铁骑洪流淹没,一片烟尘过后,除了留下上百匹没有主人骑乘的战骑外,地上已经找不到一块完好的血肉,更有甚者被践踏得荡然无存。

“停止放箭,谁让你们放箭的?”看到那边已经开始射杀羌兵,陈宫脸上立显愠怒。

“先生,怎么了?”张辽看到陈宫满脸的怒火,立即开口询问,他不明白陈宫在恼怒什么,难道杀得也有错不成。

陈宫扭头注视着张辽,解释道:“自古以来的攻城之战,哪有一上来就骑着战马围着城池狂奔的道理?事出反常必有妖,如果所料不差,敌军是在试探我军的防御部署而已”

张辽佩服的看着陈宫一眼,旋即说道:“某立即去其他城楼传来”

陈宫立即喝住张辽:“且慢,恐怕此刻他们已经绕一圈,我也没想到俄何烧戈竟然如此凶唳,文远将军,你速速去北门支援”

张辽忧虑的看着陈宫,迟迟不可动身,如果他走了,谁来保护他?

仿佛知道张辽所想,陈宫展颜一笑:“文远将军,不要为我担心,记住,只要敌军开始攻城,你就让弓兵专门射杀他们的督军校尉,没有指挥人员,敌军必会大乱。”

张辽深深地看了陈宫一眼,抱了抱拳:“先生,若是我俩大难不死,某愿邀请先生与某对饮三百杯”

张辽说完,一挥白袍,头也不回的朝着城下走去。

在大汉,羌族共有一百多种,部落不同,信仰也不同,有的信仰牛,有的信仰马,有的信仰自然界的飞禽走兽,譬如苍鹰、虎、豹、狼等,而烧当羌信仰的就是素有‘空中之王’之称的雄鹰。

羌军中军处,一员身披战甲的羌族,勒马矗立在鹰旗之下,此人正是烧当羌的大督帅俄何烧戈,只见他身高八尺,面容清癯,颌下挂着半尺短髯,正如他所信仰的那样,他不仅长着雄鹰一般的鼻子,还有这一双鹰隼般的锐眼,看着城楼下不断射出的箭镞,俄何烧戈长枪指着北面说道:“周将军,一会全力进攻北门!”

周懿本来就不满俄何烧戈当主将,羌族人马只不过比本方多一万而已,凭什么他当主将,自己当副将,当下听到俄何烧戈话语中似乎带着命令的口吻,瞥了俄何烧戈一眼,讥诮道:“为何?你凭什么说要全力攻打北门”

俄何烧戈无视周懿冷嘲热讽,继续说道:“襄武城中虽然有一万多兵马驻守,但是与我军相比,显得有点儿相信见拙,刚刚我让羌族勇士绕着襄武城驰骋了一圈,只有北门的的防御稍微有点弱,死在他们手上的羌族勇士不过数十人,所以我料定北门防御力不强!”

周懿脸上的肌肉抽了抽,想不到这俄何烧戈如此凶狠,为了探得守军的实力,竟然让手下的兵卒去送死,深吸了一口气,周懿手中大刀一扬:“战鼓声起,全力攻打北门,争取在一日之内攻下襄武城,到时候主公不吝封赏!”

听到周懿下了军令,俄何烧戈咧嘴一笑,锐眼里闪烁着残忍的光芒,等破城之后,放纵羌族勇士劫掠一番,然后就率大军退回部落,此次出征夺得不少物资,已经足够让部落百姓吃上一两年,见好就收吧,那吕布可不好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