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207章 马超授武

第二百零七章 马超授武

ps:静静卡文了,不在状态,但是我会尽快的恢复过来的。

吕玲琦看到马超步入厅堂,立即将小脸一撂,指着马超娇斥道:“父亲,伯父,就是他!”

马腾扭头看了一眼门口的马超,眉毛徒然一扬,展颜笑道:“那你告诉伯父,他是怎么欺负你的?”

吕玲琦冲着马超冷哼一声,旋即便将马超嘲笑她们练武的事娓娓道来,不时还在言语中添油加醋一番,听得马腾的脸越来越黑,最后马腾一拍桌案,指着马超怒斥:“可如玲琦说的这般?”

马超楞了楞神,不可思议地注视着吕玲琦,他丝毫没有想到这个女孩竟然是吕布的女儿,他更没想到吕玲琦会如此颠倒是非,是,他承认自己嘲笑过吕玲琦,但是也不像吕玲琦说的这么严重,她之所以这么说,俨然是为了报复,看到吕玲琦得意的小脸,马超摇了摇头,没有反驳,也没有承认。

“好了,好了。”只见吕布无奈的摇了摇手,对着吕玲琦皱眉道:“没大没小的,一进来就嚷嚷闹闹的,成何体统,若是你们母亲在这,不教训你们才怪!”

却见吕玲琦鼓起嘴帮子,怒气冲冲的看着吕布,反驳道:“父亲,他本来就说我们不学无术,还说我们丢人!”一旁的黄舞蝶闻言,也赶忙一个劲的冲着吕布点点头。

对于吕玲琦和黄舞蝶的性格,吕布可谓是手拿把掐,那句话是真的那句话是假的,只要从黄舞蝶的脸上就可以知道,再看马超一脸无所谓的样子,顿时就知道这其中必有吕玲琦添油加醋的成分。

马超默默的沉寂了半响,突然开口道:“我的确说过这样的话!”

“看吧看吧,他自己承认了!”吕玲琦听后,连忙指着马超嚷嚷道,一股脑的冲着吕布挤眉弄眼。

“行了行了”吕布不耐烦的摆摆手:“若是孟起真的这般说,那你就更应该努力的学习枪法,将来将他打败,证明你们并不是不学无术,而不是在这里跟我告状!”

吕玲琦仰头想了一会,点头同意吕布说的话:“父亲说得对!”说完便扭头瞪着马超道:“以后再找你算账”吕玲琦说完,便拉着黄舞蝶风风火火地跑出厅堂,在与马超擦肩而过的时候,还不忘冷哼了一声。

看着女儿的背影,吕布无奈的摇了摇头,朝着马腾展颜道:“小女刁蛮,让寿成兄见笑了!”

马腾立即抚髯一笑:“奉先,自古以来,女子为将者不占少数,例如商朝高宗帝武丁的王后妇好,她曾替武丁东征西讨,打败了商朝周围的二十四国,将商朝的版图扩大了数倍不止,还有那反抗王莽统治的琅琊女将吕母以及平原女将迟昭平,她们虽为女子,但没有一个是泛泛之辈,依我看呐,玲琦日后必定会像她们一样名满天下!”

“迟昭平,吕母?”马超闻言,独自低头默念,这迟昭平和吕母的故事,他听自己母亲说起过,迟昭平,平原县城南人,她也于吕母起义的同年秋,聚众数千人在河阻中举行起义,抗官税,荡府衙,杀豪绅,掠贵族,扶危济弱,分粮与贫苦百姓,一时声威大震,成为了反抗王莽统治众豪杰中的一位杰出起义军女领袖。

想到这里,马超不免对于刚刚的行为感到自责。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好听的话谁都爱听,吕布也不列外,听到马腾将自己的女儿比作历史巾帼女将,当下眉开眼笑,谦虚的摆摆手道:“寿成兄与过誉了!”吕布顿了顿,又接着道:“某已经叫下人准备了午宴,想必此时已经备好,请寿成兄移步正厅,今日某定要与寿成兄痛饮三百杯!”

“如此甚好!”马腾闻言,冲着吕布拱手笑道。

马超凝望着准备离去的两人,立即起身说道:“父亲,温侯叔父,我身体有先不适合,就先回房歇息了!”

马超说完,也不等两人答话,自顾的起身跑了出去,出了厅门,他并没有去厢房休息,而是径直朝着吕玲琦练武的院落跑去,

“果然在这里!”临近院落,马超就就听到院内传来女子的呼喝声,当下咧嘴一笑,一挥衣袂,健步走了进去。

吕玲琦虽然在练习枪法,但是却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看到那少年又厚颜无耻的跟来,立即发出一声娇斥:“你又来干什么?”

马超并没有说话,而是迈步走到落兵台上挑选出一杆长枪,扭头看着吕玲琦道:“看好了!”

吕玲琦不是傻子,她当然知道马超想要干什么,当下怀抱木枪,瞥了一眼马超,冷哼道:“谁稀罕看你的枪法!”说完之后又扭头瞄了马超一眼,示意他快点,别磨磨蹭蹭的。

马超展颜一笑,提枪大步走到中央,吕玲琦和黄舞蝶自觉的给他让开了一条道路,好让马超有更广阔的空间演示武艺。

马超轻呼出一口气,手中的长枪挽了一朵枪花,随后单手向前一点,虎虚龙步,长枪横与胸前:“我观你们的枪法虽然有些章法,但是太单一了,想必是教你们的人没有教全,今日我就演示一下我的枪法,如果你们愿意,往后便有我来教你们,就当当兄长的赔罪了”

马超说完,锐利的目光看准前面一颗碗口粗壮的梧桐树,轻喝一声,出手快如闪电,脚动似风雷翻滚,势如疾风暴雨,状似狮虎发威,异常凶猛,手中长枪挥舞开来,犹如出海的蛟龙,刮着劲风朝梧桐树掼了过去。

“叮,叮,叮……”连续几声脆响,只见马超手中的长枪犹如狂风骤雨一般,顷刻间便在梧桐树上刺出了无数个小洞,可是这还不算完,只见他又瞬间发力,走法更为勇猛,似闪电,如雷霆,似猛虎,如蛟龙,枪法浑厚,手法精妙,变幻莫测,杀法锐利。

“砰”的一声,马超单手向前一搠,枪头狠狠地刺穿了梧桐树身,又听见他一声大喝,握枪的手猛地一拽,随着噼里啪啦的乱响,那颗碗口粗壮的梧桐树瞬间就被撕裂成两半,只看得吕玲琦和黄舞蝶目瞪口呆。

吕布与马腾在院外对视了一眼,随后相视一笑,齐齐转身离开演武的院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