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210章 马腾提亲

第二百一十章 马腾提亲

?二月初,春意正浓,庞德历经数月的游说,终于说动了酒泉的黄衍以及西羌各族,他们俱都表态,只要马腾回到武威,他们将重新拥护马腾当西凉太守,为了打消马腾心中的疑虑,在庞德离开羌地和武威后,他们纷纷起兵攻打张掖、武威二郡,将韩遂的兵马赶到了湟水一带。

陇县,并州大营。

“令明!”马腾掀开帐幕,一眼便看到了满身风尘的庞德,想必是日夜兼程赶到汉阳的,要不然他的衣物上也不会沾满黄沙,眼中布满血丝。

庞德展颜一笑,单膝跪地禀报:“启禀主公,末将不辱使命,越兮、黄衍都已经表示拥护主公,他们也在末将来回来的路上,已经联合起兵攻打韩遂,此时已将韩遂的兵马赶到了湟水一带!”

马腾抿了抿嘴唇,伸手扶起庞德,随手拍了拍他肩膀上的灰尘:“辛苦了!”

恰在这个时候,闻讯而来的吕布也掀帐而入,庞德见后,立即拱手作揖:“参见温侯!”

吕布点点头,亲自给庞德倒了一杯茶水,然后直截了当的询问:“如何?越兮答应出兵了吗?”

庞德看了马腾一眼,见马腾点头后,旋即便把事情的经过全盘托出。

吕布对于庞德和马腾的互动没有在意,而是自顾的走到桌案旁,一拳砸了上去:“太好了,看这次韩遂老贼往哪里逃!”他早就与马腾商议好了,如果马腾能回到武威,重掌大权,他将会和马腾联合出兵,一个北上,一个南下,两方人马一起攻打金城,誓要将韩遂这颗毒瘤拔出。

马腾捋了捋虬髯,开口询问道:“奉先,你有什么计划?”

“寿成兄回到武威后,约定好时日,我们在联合出兵,韩遂不除,迟早是你我之间的祸患!”这件事吕布和贾诩他们已经商量了很多次,对于韩遂,他们觉得尽早除去为好,现在他们的威胁主要来自西面的羌族和北面的韩遂,至于武都的梁双,那只不过是冢中枯骨,迟早会被生擒,所以他们便把问题的重心放到了韩遂和羌族的身上。

如果吕布对西川作战,至少需要两年的时间才能夺取西川八郡三属国,而在这两年,保不齐韩遂和羌族不会作乱,所以为了保住后方,西征、北征势在必行。

马腾闻言,郑重的点点头:“如此,就依奉先所言!”

马腾之所以会出兵,原因有四:一则,安定和北地虽然归马腾下辖,但是两郡的太守和韩遂的关系有点暧昧,此次韩遂和羌族的叛乱足以管中窥豹,如果马腾和吕布除去韩遂,那将会起到敲山震虎的作用。二来,马腾的的确确欠着吕布的人情,如果没有吕布,想必他早就被韩遂生擒,哪还有机会重掌兵权?所以吕布的这个恩,他一定要报。三者,马腾早就和韩遂认识,当初两人一起联合王国叛乱,深知韩遂的狡诈奸佞,要不然当初他也不会为了掌握兵权,将与他一起反叛朝廷的北宫伯玉、李文侯、边章杀了,四有,马腾的一家老小除却逃出来的子女,机会都被韩遂屠杀殆尽,这个仇,马腾无论如何也要报,否则他如何能屹立与天地间。

几个方面结合,因此马腾才决定和吕布联合出兵,出兵攻打金城。

“以防有变,我不日就会动身前往武威,奉先,离去之际,你可有什么想说的?”

吕布看到马腾似笑非笑的样子,顿时皱了皱眉,这马腾打得什么注意,他的笑容无论怎么看,都觉得有点诡异,虽然两人经过几个月的相处,关系有点不错,但是马腾的笑容越看越令吕布瘆得慌。

马腾看到吕布一脸茫然的模样,抚髯一笑:“玲琦还有一年就要及笄,难道你就没想过她的将来?”

吕布闻言,眉毛徒然一扬,细细咀嚼这句话马腾的意思,须臾,吕布展颜一笑:“寿成,有什么话你就直说,何必弯弯绕绕的,让我想得脑袋疼了!”

吕布已经猜出马腾这句话的意思,但是他也不急于说出,他倒是想听听马腾怎么说。

马腾尴尬的轻咳了一声,旋即朗声说道:“你我都是习武之人,我也就直说了,我想让你把玲琦许配给孟起,不知道你意下如何!”

果然如自己心中所想,从马超开始教吕玲琦习武开始,他就像当初的姜维一样,每天都呆在习武的庭院中。这些吕布都看在眼里。

想到此处,吕布并没有马上答应马腾,而是反问道:“这是你的意思还是孟起的意思?”

马腾道:“这是孟起亲口对我说的,不过我也不会强人所难,如果奉先瞧得上我马家,就将玲琦送给我马家当媳妇,我马腾发誓,以后会像对待亲生女儿一样对待她,如果奉先觉得不行,那就当我什么也没说吧!”

吕布眼幕低垂,负手在帐内来回踱步,要说马超要模样有模样,要武艺有武艺,要人品有人品,除了有一点骄傲外,其他的也还过得去,但是他也要考虑严蕊和吕玲琦的想法,前世今生,他亏缺吕玲琦太多了,记得当年的最后一次战斗,吕玲琦和严蕊在府邸注视着自己离去,不知道留下多少眼泪,所以今生,他无论如何也要吕玲琦幸福,如果女儿想嫁,他没意见,如果女儿不想嫁,就算天王老子来了他也不买账。

马腾眼巴巴的看着吕布,目光跟随吕布的移动而移动,这次马超可是下了死命令,如果这件事不能办妥了,保不齐马超会耍什么幺蛾子。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也许过了很长时间,也许只在须臾,正当马腾不知道该如何劝说时,就听见吕布说道:“寿成兄,我可以答应你,但是我得回府询问我家夫人之后才能答复你,我也不怕你笑话,像这样的事情,在我家,一般都是我家夫人做主!”

马腾点点头,他也觉得吕布说得有理,自古以来,男女婚配,大都是父母之命,这吕布是答应了,保不齐他府中的妻子不答应,当下连忙催促吕布回府,好给他一个准确的回复。

吕布无奈之下,只能随了马腾的愿,纵马出营,朝着陇县驰骋而去。

回到府邸之后,吕布并没有立刻去找严蕊,而是站在院中默默的打量着池水,因为他实在没有想好该如何和严蕊开口。就在他想得出神的时候,忽然身后传来一声惊“咦”之声,转身看去,果然是严蕊出屋前来院中,吕布立即露出和煦的笑容:“夫人安好?”

“夫君几时回府的?”严蕊在诧异过后,便急忙名侍女去取水,吕布则挽着严蕊的手走到湖边,笑着说道:“辰时便往回走了,只是向给夫人一个惊喜,因此才没有派人传达!”

严蕊面色一红,摇头笑道:“你在哪里学得这般油嘴滑舌!”

吕布闻言大笑:“夫人错了,某一直都是这般,只是你没发现罢了!”

严蕊扬起头颅,刚好抵住吕布的下颌:“夫君有什么事就说吧,我们一起生活都快二十年了,你还有瞒得住我?”

吕布低头看着怀中的女子,咧嘴一笑:“还是瞒不住夫人,那我就直言了”

严蕊爱慕的注视着吕布,轻笑道:“夫君,你不要吞吞吐吐的,再不说我就要去陪雯儿和云儿了!”

吕布缓缓地的点了点头,沉默半响方才说道:“你觉得孟起如何?”

严蕊闻言很奇怪,但是吕布既然问起,她仰头沉思了半响才笑道:“孟起啊,武艺很厉害,和以前的你一样,很厉害!”

吕布闻言,又默默的沉寂了半响,突然开口道:“寿成向我提亲,说孟起想要娶咱们的女儿,我没有立刻答应,所以才回来征求你和玲琦的意见!”

吕布说完这句话之后,等了许久也没有听到严蕊回话,当下不由得奇怪的低头看去,只见严蕊眼里布满泪光,似乎在酝酿着一场暴雨。

“夫人,你怎么了?如果夫人不愿意,咱们不嫁就是”看到妻子含泪的目光,吕布急忙询问原因。

严蕊抿着嘴唇摇头,抽咽了一声:“孟起很优秀,我也愿意把玲琦嫁给他,我只是没想要夫君会征求我和玲琦的意见而已!”

吕布咧嘴一笑:“这是我们女儿的终身大事,当然必须经过你们的同意,好了,你我都同意了,现在就看玲琦的肯不肯了!”

“父亲母亲,你们叫我干嘛?”

吕玲琦经过几个月的勤学苦练,武艺本就涨了几大截,再加上吕布教授了张绣亲自手绘的百鸟朝凤枪的枪谱,使得她的枪法更加的突飞猛进,她刚刚披挂带甲,准备重温一下昨日所学,还没等她将枪法施展开来,就听仆人说父亲叫自己,当下便辞了马超和黄舞蝶,风风火火的跑到庭院来。

放开怀中的妻子,吕布上前替吕玲琦擦拭额头上汉水,笑道:“玲琦,孟起是不是在院中?”

吕玲琦脸色一红,露出嘴角的酒窝,点点头道:“兄长一早便来了”

吕布注视了女儿半响,最终还是开口道:“我想把你许配给孟起,不知道你意下如何?”

吕玲琦楞了楞神,不可思议的叫道:“父亲,你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