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214章 首战

第二百一十四章 首战(4000字 )

既然已经决定出征,接下来就是督粮征丁等一系列任务的安排,大战的气息通过吕布的一条条训令扑面而来,每位官员的任务都很繁缛,但是没有人抱怨,大家都默默地接过手令,然后奔赴自己该在的地方。

次日,吕布在辞别妻女后,迅速赶回大营,商议如何出兵的事。

中军帐内,文臣武将们侍立于两旁,吕布在看得帐中人马齐全,随即轻轻的点点头,示意军议可以开始。

作为并州军的军师,贾诩率先起身,指着中军帐后的皮制地图,一本正经的扫视了众人一眼,沉声说道:“诸位,此次西征非同小可,事关并州军的生死存亡,更是关乎我军的根基所在,诸位有什么看法,但讲无妨!”

李儒通过陈宫等人的开导,当下也不再畏首畏尾,起身说道:“温侯,此次西征,敌军实力不可小觑,特别是临洮,此县距离汉阳郡较远,又与羌族和武都毗邻,乃是一座战略要冲之地,以我观之,此次梁双定会死守临洮。临洮城高八丈有余,高堑深壕,经营坚固,实乃一座坚城,攻打起来绝非易事,我军粮草无多,若不速战速决,迁延日久,粮草不敷,则军心怯矣!”

众人闻言,尽皆大点其头,陈宫则是阴霾的沉声半响,接着点头道:“文忧所言甚是,此次征战,我军粮草的确是一个大关键,以梁双为人凶戾淡薄,一旦事有不济,则必会尽收粮草回武都,焚谷断种,以断我军补给,此事不得不防!”

李儒见陈宫说完,随即捋须一笑:“有弊也有利,梁双入侵陇西,众兵烧杀抢掠本就不得人心,若是以一时私利焚烧稻谷,行事乖张,陇西民心必然尽失,这到并非是一件坏事,如今之计,只有快速出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强攻临洮,方为上策。”

“李文忧所言极是,至于粮草方面,我们可迅速派人到临洮方面散播谣言,就说梁双要焚谷烧粮,令百姓们有所提防,这样则可保全一部分粮种,以被汉升将军日后好调度,至于临洮城的问题,可让姜叙将军屯兵氐道,明里训练新军,暗里却是审时度势,若是发现风吹草动,可率大军驰援汉升将军!”说话者,面淡目威,话如洪钟一般醒人耳目,一语切中要害,正是吕布的另外一位谋主程昱。

三位谋士数言之间,瞬间便让吕布下定决心:“不错,兵贵神速,若是相持太久,则久战无边,而且会助长敌军的嚣张气焰,所以我决定按照昨日的计划,众将即刻出征,誓欲收复四县!”

随着吕布一语敲定,整座并州大营开始运作起来,首先是甘宁和周泰率领一万兵马出营,其次分别是张辽、徐晃、黄忠、姜叙等将,大军开出大营后,他们又朝着不同的方向浩浩荡荡杀去。

吕布提绺勒马,对着身旁的陈宫和程昱说道:“陇县就劳烦二位军师了”

两人连忙施礼:“主公可放心出征,有我们在此,可让来犯之敌有来无回!”

吕布点点头,有陈宫和程昱驻守陇县,他大可放心,回头看了一眼排成长龙士卒,手中长戟一挥:“出发!”随着吕布传下军令,他身旁的传令官迅速在队伍里来回驰骋,挥舞着吕布的令旗来回传令。

“出发!”“出发!”“进军!”

各曲各部将校得到将令,手中刀枪齐举,喝令大军出发。

顷刻间,数万大军一起踏步前进,那沉重的脚步声,就好像重型机械碾压在大地上一样,震得地上的石子都在颤抖,直让林中的鸟雀扑腾着翅膀乱飞,虎豹豺狼纷纷遁走。

漳县韩遂军大帐内,周懿看着手中的战报皱起了眉头,自从吕布神兵天降,解除了汉阳的危机后,他便被韩遂派到这个要冲之地,阻挡吕布的大军。

“将军!”打断周懿思路的是他的副将何靖,周懿闻言,抬头皱眉道:“何事?”

“启禀将军,斥候来报,吕布帐下先锋大将甘宁已经杀入陇西,人马约万余!”

“什么?”周懿闻言,猛地站立,在帐内来回转了三圈,他知道吕布会对陇西用兵,可是没有想到这么快,思考了半响,凶狠的双目一登,咬牙道:“敌军原来疲惫,传令全军,做好出战的准备,某必让吕布的先锋大将折损在此!”

青原之上,一支约有万余的精兵正向西徐徐进军,当头二将,各执手提大刀,乃是主将甘宁,及其副将周泰,两人俱都身高八尺开外,气韵非凡,身躯凛凛,一看便知是征战沙场的悍将。

天空**雨菲菲,苍穹之下的雾气升腾起来,层层叠叠的弥漫在空气之中,能见度不足二十丈,这种天气对于斥候探马来说,简直是致命的,不由得让甘宁微微一笑:“幼平,大雾弥漫,此乃天助我军,此次攻打漳县,必能成大事,我两活该建立首功,猎取功名就在今朝”

“兴霸为何如此笃定?”周泰调转马头,向着甘宁开口询问。

只见甘宁摩挲着颌下的青葱,沉稳道:“周懿乃是韩遂帐下裨将,为人争强好胜,好断少谋,他肯定认为我们远来疲惫,必定会主动出击,到时候你只需如此如此……”

出了漳县,周懿的副将见大雾弥漫不散,立即建议道:“将军,此间大雾久聚不散,能见度颇低,不宜大军出战,我们还是退回漳县死守为好!”

周懿瞪了他一眼,喝道:“我们看不见,敌军就能看得见?你要是再敢出言阻挠,怠慢军心,休怪某军法无情!”

何靖无奈之下,只能持刀告罪一声,勒马回到自己所在的部曲。

在周懿的带领下,韩遂军一路快速前行,穿过了无数个峡谷山丘,就在这时,韩遂军身后突然传来了一阵骚乱,将韩遂军的背后冲得阵角大乱。

“众将士听令,直冲敌营,斩杀敌将,给我杀!”

周泰手提砍刀,一马当先冲锋在前,命令身后的骑兵同时鼓噪呐喊,一时之间,浓浓迷雾的天空,到处都充斥着“斩杀敌将”的吼声。

并州军的骑兵个个都骑术精湛,在奔驰中不断的射向韩遂军,许多的韩遂军将士都明白怎么回事,只听见耳边厉啸连连,刺得他们耳膜生疼。

“咻,咻,咻……”的破空之声,不断的在韩遂军的上空响起,瞬间便引起一片此起彼伏的惨叫,一波箭雨过后,猝不及防的韩遂军至少被射杀了六七百人。

在周泰的带领下,这彪铁骑在韩遂军背后从西向东冲锋,不与敌军贴身纠缠,只是远远的在马上放箭,极大的破坏了韩遂军的进军节奏。

“罗盛何在?命你率三千骑兵前去斩杀来犯之敌,顺便摸清对方来了多少人马,由何处而来?”这样被动挨打的局面让周懿怒不可遏,挥手吩咐身边的一员将领率骑兵前去阻击。

“末将得令!”

那名唤作罗盛的将领应了一声,手中铁枪一挥,率领着三千列阵待命的骑兵前去阻敌。

看到敌军骑兵掩杀过来,周泰不与其纠缠,立即下令大军向东撤退,罗盛哪里肯舍,率部紧紧追随,一直穷追了五六里,眼看距离越来越近,却发现敌军突然调转马头,列阵相迎。

只见一波箭雨袭来,瞬间便将本方人马射杀了三百多人,正当双方马上就要短兵相接的时候,敌军突然又调转马头向东逃窜。

“妈的,这并州军属兔的,真是七煞我也,给我全力追赶!”

罗盛被气得暴跳如雷,看着并州军只有一千多骑,仗着本方人多势众,手提大刀,奋力追赶。

周泰率部狂奔了一段路程,两次调转马头射出一波箭雨,又将韩遂军射杀了两三百人,然后趁着韩遂军想要射箭还击的时候,在此纷纷调转马头,再次奔逃。

“这帮兔崽子,战又不战,退又不退,是可忍孰不可忍,诸位随我拼死向前,全歼这帮孺子!”

罗盛被挑衅得几乎丧失了理智,不顾一切的策马向前追赶,仗着坐骑比士兵的优良,逐渐的把身后的士卒越甩越远,大有一骑当千的气势。

周泰看到敌将单枪匹马的追来,独自在心中窃喜,当即调转马头迎了回来,大呼一声:“敌将还不快快下马受死!”

“无知鼠辈,安知死的不是你?”

罗盛在西凉成名已久,岂会将周泰放在眼里,当下拍马舞枪,与周泰纠缠在了一起。

周泰力大刀快,每挥出一刀都势大力沉,势如雷霆。

战有三五回合,罗盛逐渐体力不支,一招不慎,被周泰一刀砍于马下,瞥了一眼马下死不瞑目的敌将,周泰抽身下马,一刀便将罗盛的头颅看下,提着向后面追来的韩遂军高声示威:“尔等主将已被某砍了,还不快快下马受降?”

就在韩遂军骑兵愣神的时候,周泰身后的将士又是一波箭雨射过去,瞬间又射翻了百十来人,韩遂军阵角大乱,急忙勒马弯弓向并州军还射,但是这边却已经伯马远去。

主将身亡,又被射杀了三分之一的同伴,这股韩遂军顿时士气全无,当下不敢再追,纷纷拨马向大军方向靠拢。

“敌军败了,全军追袭”

看到这支韩遂军骑兵败退,周泰大刀一招,率领身后的并州狼骑尾随在后面追袭,一边纵马追赶,一边不时的弯弓控弦,倒追了五六里路,一路上又射杀了不少韩遂军。

周懿得到回报,不由得怒发冲冠,一刀砍倒身边的一杆旌旗,破口大骂:“这罗盛简直是酒囊饭袋,以数千骑兵追杀一千骑兵,折损大半人马不说,竟然把自己的脑袋也弄丢了,简直丢了咱们西凉军的脸面!”

何靖在旁建议道:“这支人马从东面而来,十有八九是甘宁派遣的前部精锐,罗盛轻敌被诛,纯属其咎由自取,将军当派遣一员大将率重兵追赶,一定要穷追不舍,全歼了这支小股骑兵,以挫敌军锐气!”

“把左昌招来!”周懿挂刀在鞍上,高声下令。

得了军令,正在保护粮草的左昌快马来到周懿面前,在马上拱手问道:“将军有何吩咐?”

周懿怒指在远处放箭的并州军道:“这支人马从背后扰的我军不得安宁,本将命你率七千骑兵前去追袭,就算追到海边,也要给我全部歼灭!”

“诺!”

左昌应诺一声,点齐了七千人马,列阵向东掩杀而来。

整齐划一的铁蹄直踩踏的大地震颤,山谷轰鸣。

周泰在远处听到震耳欲聋的马蹄声,知道韩遂军这次是出动了主力骑兵,急忙下令全军向东撤退,将手里的旌旗纷纷丢弃在脚下,伪造出仓惶溃逃的迹象。

左昌率部一路穷追了一百多里地,但并州骑兵骑术精湛,略高西凉军一个马头,任凭韩遂军全力追赶,却总是差了一段路程。

“收兵,不追了。”左昌自忖难以追上这股并州军,决定下令全军撤退。

不料并州军突然折回,远远的射来一波箭雨,顿时又将左昌的队伍射翻了两三百人。

左昌急忙下令全军还射,但并州军并不恋战,射完一波箭雨之后拨马就走。韩遂军的还射几乎全部落空,只是射中了落在后面的寥寥十余人而已。

左昌顿时像吕旷一样被激的火冒三丈,长枪一招,怒喝道:“这帮杂碎纯属找死,给我全军追袭!就算追到天涯海角,也要将之全歼,方能泄我心头之恨!”

朦胧的烟雾之中,千余名并州军在前奔逃,近七千韩遂军尾随追袭。

傍晚时分,雾霭渐散。

韩遂军又穷追了一百多里路,脚下的路途越来越险峻,道路两旁山峦起伏,松柏掩映,杀气森森。

“嘶……不好,恐怕中埋伏了!”多年的沙场经验让左昌突然意识到了危险,策马狂奔中猛地醒悟了过来,急忙勒马下令全军驻足,只是却为时已晚,山谷两旁一通鼓响,伏兵四起。飞蝗般的箭雨从天而降,斗大的石头轰隆隆的从山坡上滚下来,直砸的韩遂军人仰马翻,全军大乱。

“速撤!”左昌胆战心惊,一面挥枪拨打雕翎,一面调转马头,夺路而逃,刚刚走了不到二里路,突然一声鼓响,斜刺里杀出一支人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