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221章 吕布单骑逐敌

第二百二十一章吕布单骑逐敌

第二日晌午十分,并州军大寨营门洞开,吕布命曹性保护贾诩。 :efefd李儒拱卫营寨,亲自带了徐晃、黄忠、魏越三将,率领三万马步混合兵团出了大营。

三万人马,连接成阵,浩浩荡荡的向前推进,直逼到窦寇大营前面的三里之处方才停下脚步,三万人高声叫骂,指名道姓的让窦寇出寨迎战。

得知吕布大举来犯,窦寇高挂免战牌,拒不出战。

魏越在马上大怒,在吕布的授意下,高声喝道:“儿郎们,给我狠狠的骂”

随着魏越一声令下,三万人同时开骂,声势浩大,蔚为壮观,各种污言秽语漫天乱飞,要多难听就有多难听

韩遂军中诸将大怒,一起来到帅帐求见窦寇,在韩雉、吕横的带领下,齐齐拱手作揖:“将军,请下令开门迎战,这并州军是属狗的,逮住人就乱咬,我们请求出战”

窦寇看着挂在帅帐后的牛皮地图,听了众将的请求,转身喝道:“他骂由他骂,他喊由他喊,骂累了,喊累了,自然就会退走,还能骂破了我们的营寨不成”

“将军,你说得倒是好听,你自己出去听听,看看并州军都骂写什么那都把咱十八代祖宗都骂了个遍,把咱十八大祖坟都给刨了”吕横继续拱手请求出战。

窦寇一脚踢翻挡在面前的桌案,面色变得异常暴露:“吕布军中,猛将云集,再加上吕布这个虎狼之将,你们出门斗将不是找死你们死了倒不打紧,不要连累我数万将士”

“将军,既然你不肯让我们出战,那我们就出寨回骂过去,咱们不能单单让他们骂”徐勋眉毛一挑,正色道:“他并州军能骂,咱们西凉军也不算孬种”

窦寇瞥了一眼徐勋:“某乃一带儒将。岂能像泼妇一般骂街,成何体统”

说完之后,窦寇轰然起身,抽剑狠狠插在桌案上:“所有人都给本将听好了,单挑斗将,我军并无胜算,输了反而会挫伤我军的锐气。如今我们只能与他们耗,一来等待韩公的支援。二来与敌将相持,等他们粮草耗尽之后,自会退去,没有我将令,任何人都不敢出战,但凡有违令者,定斩不饶”

“末将遵命”

看窦寇脸色铁青说得毫无商量的余地,众将只要悻悻告退。

韩雉紧随着徐勋、吕横、郭铭身后,出账后吐了一口吐沫:“哎。你们说我们真的斗不过并州军”

“不出去打一场怎么能够知道”昨日的试探,徐勋压在阵后,并没有随大军出战,哪里知道前线的战况,而郭铭和韩雉两翼还没有与敌军接触,就已经看到窦寇败下阵来,亦不知敌军的深浅。徐勋刚刚一直忍着没发火,此刻终于开始抱怨吐槽:“这窦寇太胆小,真不是大丈夫”

韩雉冷冷一笑:“不胆小,他岂能做到今天的位置”

“诸位,既然他不肯出战,我们自己出战如何我就不信他敢杀我们。杀了我们,他也活不了,别忘了,韩将军可是主公的从弟”郭铭双目中透出讥讽,不顾窦寇的军令,提议大家一起出战。

“恐怕不妥”韩雉提出反对的意见:“他已经下令不让出战,以他的脾气。就算不死也会脱层皮,我是不会受责罚,可是你们却不一定”

众人点点头,都决定韩雉说得有理,他们已经在窦寇帐下做了几年的偏将,当然知道窦寇有时会拿着鸡毛当令箭,谁得面子都不会给,韩雉是韩遂的从弟,窦寇或许会看在韩遂的面子上放他一马,但是他们却不一样,能坐在今天这个位置,全是他们一刀一枪打出来的。虽然如此,但在韩遂哪里,像他们这样的将军一抓一大把,就算他们被窦寇杀无数遍,韩遂也不会放在心上。

吕横在旁边笑呵呵的看热闹:“依我之见,其实咱们斗将也见不得会输,你看啊,韩雉将军可以出战昨日那名单骑贼将,徐勋对付徐晃,我和郭铭将军对付那个黄忠,剩下的那些偏将都不值得一提,或许派遣一两个牙将就能打发了”

“你漏了吕布,那个并州军的战神”

徐勋拍了拍吕横的肩膀,提醒他别忘记了并州军的主帅。

吕横噗嗤一笑:“等我们斩杀敌将,不和吕布打便是”

众人被吕横这么一说,心中都有所松动,无奈窦寇的军令在那里,他们心中还是有点畏惧,恰在这时,一声声刺耳的叫骂声再次传入他们的耳朵。

“韩雉,你个乌龟,你们韩家族中十八代都是缩头乌龟”

“徐勋是何许人也可是那邻村徐二郎,看到老鼠都会被吓得屎尿的那个”

“郭铭,你要是男人就出来打一架,别像娘们一样龟缩在营寨中。”

被骂几人的脸同时一黑,同时握紧了手中拳头,牙齿咬得咯咯作响,吕横不由得在一旁掩嘴偷笑,这并州军各个嘴巴也忒毒了,大营内有名有姓得都被骂了个遍,只有他幸免于难。其实他不知道,如果他不是姓吕的话,恐怕此时已经被骂的体无完肤了。

“妈的,管他鸟蛋的军令,各位将军随我出战,有什么事情我兜着”韩雉怒发冲冠,招呼着徐勋等人拿兵器出战迎敌。

众将纷纷怒吼一声,健步冲到自己的营帐,提了刀枪,跨了战马,一齐冲出了营寨。

“开门”四将策马来到营门前,喝令守门士卒打开寨门。

“吱呀呀”的响声中,寨栅大门缓缓敞开,外面的鹿角被挪开,给四将闪开了一条畅通无阻的大道,相隔三里之遥,并州军的方阵清晰可见,旌旗猎猎,声势浩大,各种叫骂声甚为嚣张,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吕布跨在赤兔马上,看到有四将出战,立即笑对左右:“还真出战了,看来我们是高看窦寇了”

韩雉等人率领着数百亲卫开到阵前。立即扬枪大骂:“是哪个不开眼的敢骂我”

一通战鼓炸响,并州军旌旗开出,徐晃催马赶到阵前,手中大斧指着韩雉破口大骂:“是你徐晃爷爷”

“贼将讨死,吃我一枪”那边韩雉手提铁枪刚刚冲出阵来,就看到身旁的徐勋已经抢先冲到了徐晃的面前,当下便勒马带缰。在阵中央掠阵怒骂:“还有谁骂的,统统给我站出来。今日定叫尔等有来无回”

魏越和黄忠对视一笑,一个提矛,一个挥刀,双双策马出阵,笑骂对面的韩雉等众:“你家黄忠、魏越爷爷在此”

韩雉等众大怒,招呼着吕横和郭铭一齐杀出,黄忠、魏越立飞纵战马迎了上去。

在双方士卒的呐喊声中,七员大将瞬间在沙场中央接触,开始了一场恶斗。

徐勋黑马黑枪黑袍。虎头盔上的鹤翎羽犹如白蛇狂舞,手中的铁枪高高扬起,要多威风就有多威风:“我是你徐勋爷爷,贼将安敢骂我祖宗”

徐晃一勒战马,手中的战斧高高扬起:“村野匹夫,休要多言,吃我一斧”

话音未落。两马相交,枪来斧往,斧收枪落,伴随着“哐啷”一声,徐勋的铁枪嗒然落地,刚才还威风凛凛的徐勋瞬间落马。人头咕噜咕噜的滚到徐晃的马前,瞥了一眼马下的敌酋首级,徐晃随意将大斧一勾,然互猛地向上一抛,伸手抓住腾空的头颅,策马归阵,干净利落。

“咚咚咚”看到徐晃斩杀敌将。并州军摇旗呐喊,鼓声不断。

韩雉等将刚与并州将领接触,那边率先接战的徐勋已经被斩落马下,还没等韩雉从震惊中反应过来,一声长啸在他耳旁炸响,俨如枭龙出海一般惊悚。

“敌将,你家魏越爷爷在此,吃我一矛”喊声犹如霹雳惊雷,一道闪电直刺韩雉。

韩雉大吼一声,迎面一刀劈去,刀势也颇为强劲,快疾如电。

魏越铁矛一挑,顺势将韩雉的大刀挑开,铁矛并没有停留,矛借人势,人借马势,挺矛直从,向着韩雉脸庞际刺而去。

韩雉一刀劈空,锐利的矛头已经刺到眼前,惊得他魂飞魄散,头急忙向右偏,“刺啦”一声,矛头擦着他的脸庞刺过,划开长长一道血槽,左耳被挑飞,鲜血喷涌如柱。

不等他反应过来,魏越的战马已经从他身边疾驰而过,在这电光火石之时,魏越铁矛一甩,矛头向他后心重重砸去。

韩雉只感觉身后劲风袭来,心中一阵胆寒,此时他已经躲无可躲退无可退,一招苏秦背剑,将刀柄向后一背,“当”的一声巨响,矛头狠狠地砸在了韩雉的刀杆上,韩雉只感觉虎口震裂,大刀脱手而出,鱼鳞铠甲叶片拍得四处绽飞。

“哇”韩雉大叫一声,一口鲜血喷出,骨头几乎碎裂,但是毕竟是征战沙场的将军,借着这一抽之力,猛夹马腹,片刻间便逃得无影无踪,那还管得了和他一同出战的吕横郭铭二将。

而那边的战斗似乎也已经接近尾声,黄忠独斗二将,丝毫不落下风,一阵枪来刀往,槊刺刀砸,二十回合后,吕横力怯,一招不慎,被黄忠一刀斩与马下。

郭铭胆寒,趁着黄忠斩杀吕横之际,策马狂奔回阵,黄忠抚髯一笑,不疾不徐取下鞍上宝弓。

“中”一声轻喝从黄忠口中发出,他的手一抖,弓弦发出一声悦耳的脆响,“嗖”的一声,一支雕翎箭飞速射向郭铭的后脑,其疾如风,快如闪电。

“噗嗤”一声,正好射穿了郭铭的咽喉,当先连惨叫声都来不及发出,登时一头栽倒在地。

黄忠咧嘴一笑,策马前去枭下郭铭首级,然后扭头看向本方的军阵,可是宁他惊愕的是,吕布不见了。。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