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229章 城破

第二百二十九章 城破

鼓声隆隆,号角呜咽,数万西凉军把枝阳城围得水泄不通,在西凉军的中军处,十数台投石车一字排开,上面堆满了大小不一的岩石,大的如同磨盘,小的如同南瓜,全部被安置在抛斗之中,蓄势待发。

马腾站在高处,凝视着城上结阵御敌的韩遂军,立即抽出腰间佩剑,指着枝阳城嘶吼:“开战,给我开战!”

随着马腾一声令下,三万主力大军兵分四路,开始从四面八方向枝阳发起凶猛的进攻。

然而士兵未至城下,陈列在阵中的投石车率先发难,数不清的岩石像流星一般砸进了城墙上,硕大的石块带着风声,将城墙上的韩遂军砸得人仰马翻,片刻间就砸死数百人,被巨石砸中的韩遂军士兵,无不脑浆迸裂,血肉模糊,惨不忍睹。

“砰!砰!砰!”

有些力量过慢的巨石纵然没有砸进枝阳城,但却猛地轰在了城墙上,霎时石屑飞散,天女散花,在城墙上烙上一坨白印,而那些躲在女墙下的韩遂军只感觉背部一震,随后头颅就好像被人当头一棒,震得脑袋嗡嗡乱叫。

“咻,咻,咻!”

有些力量过大的巨石如同流星一般飞越城墙,瞬间砸进陈列在城内那些待命的韩遂军人,那些韩遂军只觉得头顶被一团巨大的黑影笼罩,当下纷纷抬头看去,伴随着一阵撕心裂肺的吼叫,那些不幸的士卒瞬间就被砸城肉泥,血肉模糊,但凡有士兵因为恐惧而撤退时,负责监督的将校立即拔刀狂砍,立斩不饶。

“不许后退,给我站稳了,否则别怪老子无情!”一名韩遂军百人都仗剑二立,监督那些蜷缩成一团的士兵,就在这时。一颗像鸡蛋般大小的石头风驰电掣地射向他的头颅,那百人都还没来得及反应,脑袋瞬间就被砸爆,被他堵住的士兵恐惧地大喊一声,一哄而散,其他的什长伍长根本拦不住,反而有的还混在人群中跟着逃窜。

周泰绰刀立马。感觉守备的士卒基本上已经被巨石砸蒙,旋即一挥盘刀:“杀。”

随着周泰一声令下,上万士卒在刀盾兵的掩护下奋力推着樔车和攻城锥涌冲杀枝阳城。

当城墙上的士兵反应过来后,周泰已经率领大军离护城河不足百步,当下慌忙撘弓拈箭,对着城下的西凉军一通乱射,他们甚至都不用刻意去瞄准,张弓便射,一支接着一支的雕翎箭就像被捅破的马蜂窝,密密麻麻的。携卷着一片刺耳的破空之声倾洒而下,有些在刀盾兵保护之外的西凉军顷刻间便被射翻在地,就算没被射死的也被后来跟上的袍泽踩得面色发青,须臾便丢了性命。

“搭浮桥,架云梯,全力攻城,一定要在天黑之前攻破枝阳城门!”周泰将大刀挂在马鞍上。扛着盾牌在护城河这边来回驰骋,大声督促西凉军趟过护城河,扛着云梯向城头发起最凶猛的攻势。

周泰平时虽然莽撞,但却不是有勇无谋的莽夫,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如果他表现得太过显眼。恐怕就得成为敌军重点照顾对象,而且今日韩遂说的话也有一些道理,在西凉,只能有一个主人,那就是吕布,这马腾迟早会成为吕布的大敌。

如果他率领的是并州军,他眉头都不会皱一下。带兵就上,可是他现在率领的是西凉军,所以不会冲在最前面,而是指挥着马腾的主力大军向前猛打猛攻,等到把城头上的守军力气消耗得差不多了,等守军精神萎靡,箭矢、火油、滚石等守城器械逐渐稀少的时候再亲自渡河攻城,必然能够花费最小的力气,取得最好的效果。

“给我冲,后退者死!”

周泰正在监督军士搬土运石,填壕塞堑,城上矢如箭雨,见有两名裨将畏避而回,周泰立即抽刀冲上前去。

寒光一闪,两颗人头顿时滚滚落地,咕噜咕噜的滚入护城河,周泰看在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当下立即翻身下马,来到护城河便接土填坑。

周围的西凉军虽然不知道周泰的名字,但知道他是马腾派过来指挥他们的主将,见到主将都这样不要命,大小将士无不奋勇向前,军威大震,两个时辰之后,在周泰有力督促之下,西凉军鼓足勇气,一口气便将护城河填得满满当当,然后迅速搭上木质浮桥,护着樔车和攻城锥开到城下。

“给我顶住!”

城头上,一名全副披挂的校尉,挥舞着手中的佩剑,声嘶力竭的督促韩遂军全力守城。

“嘭,嘭,嘭,”的声音连续不断地在城楼上响起,校尉扭头看去,只见已经有几架云梯架在了垛堞上,那云梯在城墙上晃晃荡荡的,俨然是有西凉军开始攀爬攻城了。

那校尉立即冲到女墙旁,伸头直视下去,只见挨着他最近的云梯上陆续有西凉军士兵正在攀爬,就像一撮猴子在爬树一样,各自盯着盾牌,遮挡着箭矢与乱石。奋力争夺登城的头功。

眼看着西凉军就要登城,那名校尉情急之下挥刀乱砍,虽然木屑纷飞,但短时间之内却无法将这竹制的云梯砍倒,校尉咬咬牙,怒吼一声,就像一头暴怒的狮子,伸出双手奋力地将云梯向后掀去。

伴随着几声惊惧的呐喊,云梯上的西凉军就像牛虱子被抖落在地,运气好的断手短腿,侥幸捡回一条命,运气不好的摔落六七丈,跌得七窍流血,当场毙命;更惨的是那些掉落在鹿角、拒马上的兵卒,直接被戳穿胸膛或者腹腔,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

还没等那校尉松一口气,冷不防却有一支雕翎箭破空而来,只听着“噗嗤”一声,力道强劲的箭矢一下子将校尉的额头射穿,余势未消,硬生生的将校尉的铜盔生生凿穿,校尉眼睛一瞪,就像坐土飞机一样栽下城墙,成了了地上死尸中的一员,压在了密密麻麻的尸体之中;

“儿郎们,一会不要怕。随我杀上去便是!”

一箭射落了城头的校尉,已经在樔车上的周泰将弓箭丢给士卒,扛着龙纹盘刀,招呼着他身后的数十名士卒下令、

“遵命!”陈列在樔车内部的西凉军挥刀呐喊,俨如刚出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凶灵,鬼气丛生,杀意凛然。

“嘭!”伴随着一声巨响。樔车的木板重重的砸在了城头,周泰一马当先。挥刀便上,看着只有一丈距离的城墙,周泰携刀纵身一跃,稳稳的落在城墙上。

周围的韩遂军先是一愣,随后长枪便恶狠狠地搠向周泰,周泰不慌不忙,就地一滚,手中盘刀一招横扫千军如卷席,瞬间便将那几名韩遂军斩杀在地。腹部均有一道血槽。

周泰随手捡起一根铁枪,刀枪齐用,龙蟠虎步,杀入人群,他身后的西凉军见状,士气大震,纷纷以猛虎下山之势。对着韩遂军猛砍猛杀,顿时便将韩遂军打得节节后退。

“敌将休狂,金城韩志在此!”

乱军之中,韩遂的从侄看到周泰左突右刺,将本方士卒当菜瓜一样乱切乱砍,如入无人之境。当下不知道从里那里窜出一股勇气,挥刀直取周泰。

“西凉军的猴子们给我退到一边,看爷爷我如何斩杀这厮!”周泰哈哈一笑,指着冲过来的韩志笑骂。

韩志大怒,他何曾被这样小瞧过?当下一声怒吼,提着朴刀冲了上来,兜头一刀迎面劈下。刀风虎虎,气势不凡。

周泰不屑地冷哼一声,侧身闪躲,韩志一刀落空,重重地劈在了甲板上,擦得火星四射,石屑乱飞。

周泰趁机提枪刺向韩志的咽喉,快如闪电,疾如雷霆。

韩志有心提刀招架却已经来不及,情急之下慌忙丢下朴刀,就地一滚,方才躲开了周泰这毒蛇般的一枪,只是容不得他分神,周泰已经犹如索命无常一般猛扑过来,“唰”的一声,盘刀带着寒光扑面而来。

要说这韩志只有两把刷子,看到周泰盘刀斩来,急忙抽出腰间环首刀格挡,却不料这是周泰的虚晃一刀,吃了一晃,顿时将半截身子完全暴露在周泰的枪下,空当大开。

“吃我一枪!”

周泰一声低吼,左手长枪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攒出,那韩志武艺平平,如何抵挡住周泰这十拿九稳的一枪,只听“噗嗤”一声,长枪透穿韩志的脖子,殷红的鲜血顺着长枪汨汨的滴到地上,周泰右手一挥,刀光闪过,韩志的人头“咻”的一声飞入空中,勃腔内瞬间咕噜咕噜地冒着血水。

周泰拎起韩志的人头,顺手丢给一旁的裨将:“谁杀的敌军最多,这颗人头归他!”

周泰话音刚落,立即在西凉军中炸开了锅,这还了得,这可是战将之功,能让他们的官阶升好几级呢。

那名裨将将人头别在腰间,冲着周泰咧嘴一笑:“将军,这人头归我了”说完便提刀冲入了敌群。

“陈二狗,我向来不服你,这人头我要了!”

忽然人群中爆发出一声怒斥,一名身躯凛凛的牙门将拨开人群,龇牙咧嘴的看着韩遂军,扛着斩马刀就冲了过去,一口铡刀般大小的斩马刀舞得虎虎神风,一刀下去,那些韩遂军就像被割麦子一样倒地,更惨的是像柴火一样被他劈为两半,简直惨不忍睹。

余下的韩遂军意志终于被磨得干干净净,随后拔腿便跑,只恨爹娘没有多生两条腿。

数以百计的哨骑围着枝阳城来回查看战况,当他们看到周泰这边已经攻破城门时,立即挥舞着手中的令旗,向着不远处的旗语兵报告战况,旗语兵收到战况,立即策马驰骋到马腾跟前:“启禀主公,东门已破,我军已经攻入城池!”

“哈哈,周幼平果然英勇,传我将令,其余兵马继续攻打,不要让韩遂走脱,大军随我转向东门!”

随着马腾发下军令,那些充当后备的士卒立马调转兵锋,浩浩荡荡的杀向东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三国之吕布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