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239章 武都陷落

第二百三十九章 武都陷落

去年春季,因为梁双联合参狼羌攻打陇西和汉阳,双发大战十余场,所以并州军也夺得武都兵不少甲胄,此次魏延作为奇兵,吕布也拨给了他不少武都军的铠甲,以备不时之需,魏延想都没想到,他们一入武都居然就用上了。

临时军议不到片刻就商议完毕,魏延不在犹豫,从岩石上霍然起身,沉声下令:“周泰,命你率领两千兵马换上武都军甲胄,即刻下上,待到半夜之时,突袭武都,争取一鼓破城,某自带九千兵马奇袭下辩,记住,夺得武都后死守该城池,就算战至一兵一卒,也要保证武都不失!”

“末将领命”

周泰高声应诺一声,旋即招呼着本部两千兵马,稀里哗啦的换上武都兵的甲胄,待换甲完毕,周泰立即对着众将拱手施礼,率着大军正大光明的开向武都城。

魏延驻足在山腰,举目远眺周泰前进的方向,直到看不见周泰大军的身影才下山,随后率领着余下的兵马窜入山中,向着下辩的方向杀去。

武都城,深夜子时,夜幕深沉,万籁俱寂。

听说并州军从向南绕道木门,那边有四五万人马顶着,因铁龙谷天险被本方死死守住,因此全城守军都处在麻痹大意的状态,根本没有人会想到并州军会偷渡铁龙谷,越过祁山余脉,神兵天降一般抵达了武都城下。

负责守备南城门的是太守李相如的妻弟崔勇,此刻正聚集了几个兵痞在城楼里聚赌,七八个有些身份的老兵手握一串五铢钱,吆三喝四的吵得面红耳赤,周围聚拢了数十个看热闹起哄的行伍老油条,偌大的城楼里面一片乌烟瘴气。

城门楼外面。绵延四五里的城墙上只有四五百守兵,稀稀疏疏的,二三十步才有一名持枪站立的兵卒。而且并没有瞪着眼睛巡查,而是把胳膊垫在墙垛上打盹,也不怕一不小心摔下了城墙。

“有人?”

一个来回踱步的屯长忽然听到了震颤的脚步声。不由得吓了一跳。急忙踹了身边打盹的兵卒一脚,然后瞪大了眼睛向城下张望,“就他娘的知道睡觉,睁开狗眼帮老子看看。城下来的是不是人?”

城墙上顿时一阵骚乱,守兵们这才打起了精神,把手里的火把高高举起。向城墙下面眺望。

“我的老天,这是人是鬼?怎么悄无声息的一下子出来了这么多人?”

“我的娘呀,这帮人怎么走路这么轻。也不打着火把照明。不会是阴兵吧?”

阴兵的论调一出,直接让城头上的守军炸了头皮,一个个浑身汗毛竖立,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这队伍来的有些邪门,密密麻麻。乌压压的一大团,走路的声音竟然这么低。更诡异的是连火把都不用,这不就是传说中的阴兵吗?

有胆小者甚至吓得尿了裤子。蹲在女墙后面瑟瑟发抖:“我什么也没看见,阴兵老爷不要带走我啊!我家有老母、妻儿,还要靠着我养活呢!”

“过你婆娘个腚锤子!”

屯长的胆子还算大,借着火把看清了来的队伍穿戴的甲胄和本方都是一样。手里的刀鞘狠狠的朝几个瑟瑟发抖的胆小鬼敲了下去,毫不留情,城墙上接连发出几声惨叫。

“快去禀报吕司马!”

屯长一面派人去禀报上司,一面壮着胆子吆喝:“来的是哪支人马?不要再向前靠近了,否则弓箭无情!”

没想到一路竟然顺利的直抵武都城下,一路上就连个斥候都没遇见,看来阎行没有说谎,斥候都被他斩杀在山中,不过周泰也不得不感叹武都兵马军纪散乱,梁双本人骄横奢**。他帐下的将领,基本上都是泛泛之辈,遇上了这样酒囊饭袋的对手,倘若还打不赢的话。还谈什么争霸天下?

眼看着距离护城河只有一百余丈,周泰怎么会停下脚步?

他手提龙纹盘刀,昂首阔步走在队伍的最前面,一面招呼兵卒加快步伐,一边大声搭话:“城上的守军听好了,困铁龙谷失守。陈将军阵亡,我等拼命逃了回来,速速开门,让我等进城!”

正在聚赌的别部司马崔勇闻报吓了一跳,头盔都没来得及戴,就提了佩剑从城楼里冲了出来。借着火把朝城墙下面看去,但见密密麻麻的似乎有两三千的样子,穿戴的俱都是本方甲胄,甚至还扛着不少本方旗帜,其中还有不少人缠着绷带,其上还沾着干涸的血渍,倒是有些相信周所言。

“某不管尔等从哪里来的,都不许再靠近护城河!待我禀报了姐夫,就是李相如大将军之后,再决定是否放你们入城!”

既然来的是本方人马,崔勇悬着的心就放了下来,趾高气昂的搬出了李相如来拉大旗作虎皮。

“怎么还不停下脚步?”

看到城下的兵马对于自己的话置若罔闻,崔勇不由得勃然动怒,“尔等给我听好了,再不停下脚步,就要放箭了!”

崔勇连续喊了三声,城下的队伍毫不理会,迈动着整齐的步伐向前逼近,眼看着已经靠近了护城河。

这让吕崔勇不由得勃然大怒,拔剑在手:“给我放箭警告下这群混蛋!是不是被并州军打傻了,连人话都听不明白了?”

得了崔勇的吩咐,城墙上的守军纷纷弯弓搭箭,只是手中的弩箭还没射出,只听得头顶上“嗖嗖”的离弦之声顿时如雨点般密集。

一波箭雨铺天盖地的洒在了城墙上,登时惨叫声连天,五百名兵卒瞬间就被射爆,当场毙命二百余人,剩下的两百多人几乎吓破了胆,要么就丢了弓箭朝城墙下面跑去,要么就蜷缩在女墙之下躲避箭雨。

“敌袭!给我吹号角!”

崔勇几乎吓破了胆,即便再愚蠢也明白了过来。败军哪有这么狠的?本来自己还打算让守军放箭吓唬一下对方,城下却已经开始动真格的了,一波箭雨射的城墙上不少人变成了刺猬,这不是敌军是啥?

周泰大刀一招:“三军听令,随我攻城,先登城墙者赏钱五十,官升一阶”

“杀啊!”

周泰手提盘刀。一马当先的渡过了护城河。在他身后紧跟着负责先登的千名勇士,俱都手提鬼头大刀,另一手执着盾牌。杀声震天,震耳欲聋。

由于是翻山越岭而来。因此队伍没有携带云梯,此刻只能靠着绳梯登城。一张张绳梯带着风声,挂在了城墙之上,勇猛的悍卒开始奋不顾身的攀登。

城墙上的守军实在是太稀疏了,面对着一张张带着铁钩抛上来挂在城墙上的绳梯。根本无法应付,周泰手提盘刀,奋勇当先,率先登上武都城。

此刻,他的副将已经命令城下的兵卒全部点起松明火把,把城墙上下照耀的亮如白昼,为攻城的先登勇士照明。

“九江周泰在此,贼兵还不快快投降!”

乱军之中,周泰手提龙纹盘刀,砍瓜切菜般虐杀起来。刀光所至,人头乱滚,瞬间就砍翻了二三十名守卒。

崔勇吓得魂飞魄散,不敢上前迎敌,掉头就走。刚跑了几步,就被周泰一脚踢起的长枪自后背穿透前胸,站立不稳,翻落到了城下。

“守将已死,贼兵还不快降?”周泰一边奋勇砍杀,一边嘶声怒吼。所到之处无人能挡,大踏步的来到悬挂吊桥的绳索边上,手中大刀高高举起,狠狠劈下。只需两刀,铁索便应声断开,吊桥轰然坠地,引得城下的并州军一片欢呼,军心大震。

周泰斩关落锁,冲着刚刚杀上来的牙门将吆喝一声:“汝在城上清理贼兵。某去城楼下面开门!”

须臾之后,周泰在城楼之下杀尽三十多名守卫成门闩的袁兵,奋力拔了下来,然后独身一人将平时需要十几人才能推开的城门缓缓朝外推开。

“全军入城!”

看到自家将军打开了城门,偏将长枪一招,身先士卒的引领着一千精兵潮水一般的穿过吊桥,势不可挡的冲进了武都城中。

武都太守府,李相如坐如针毡,今年刚入秋,并州军就以雷霆万钧之势南下,木门守将抵挡不住,现在已经退守河池,在西面,吕布帐下大将高顺率领两万兵马奇袭上方谷,此时已经将大军开到铁龙谷山下,只要铁龙谷一破,河池腹背受敌,就凭那残破的土墙,如何能抵挡住并州军?

河池一破,武都危矣,故而,他才将武都的兵马北调,驰援河池,希望能挡得住并州军的兵锋,赢得下辩兵马的支援。

可那都是李相如的臆测,吕布挥师三万南下,死死地牵制住了下辩的兵马,其余各地都有战事发生,哪还有兵马支援武都?

他如今只需要坐镇武都,如果河池一破,他将毫不犹豫的带着家眷入蜀,投奔在西川为官的族弟。

忽然,一阵响天彻地的喊杀声由远及近向着这边传来,惊得李相如提枪向府外跑去,在府门前迎面撞上惊慌失措的副将。

李相如身体歪了歪,厉声大喝:“发生了何事?为何如此慌张。”

副将顾不得扶正兜头,声嘶力竭的喊道:“将军,祸事了,祸事了,有敌军杀入城了”

“大胆,一派胡言”

听了副将这般话,李相如顿时双眼圆睁,怒目呵斥:“城中怎么会有敌军,难道他们从天而降不成!”

副将急忙指天发誓:“末将所言句句属实,不敢胡言!”

李相如眉头一拧,心中不免有点嘀咕,这副将跟随他多年,料定不会欺骗自己,可是真的有敌军,他们又是从何而来,李相如越想越乱,烦闷的提枪往屋内跑去。

管他是真是假,先逃了再说,这是李相如此时的想法,他在屋内匆忙的收拾了一番,立即带着家眷跑出太守府,想要逃跑出城。

刚刚出府,却见副将已经惨死在门外,街道上密密麻麻的站满了本方士卒,此时正大眼瞪小眼的看着他。

李相如提枪在前,指着已经气绝身亡的副将喝问:“谁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领头的校尉是谁。”

周泰手提盘刀,拨开人群走了出来,上下打量了李相如一番,反问道:“你可是武都太守李相如?”

李相如怀抱长枪,抚髯傲然道:“知道是本将,你还不快快散开,然后护我出城!”

周泰嘿嘿一笑,原来是想逃跑,果然是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主将贪生怕死,帐下的士卒也好不到那里去,此人不死,何以告慰战死的袍泽。

想到此处,周泰指着李相如喝到:“听好了,某乃是大汉温侯帐下鹰扬校尉周泰是也,别到时后阎王问起,你不知道死在何人手中。”

“什么?你是”李相如颤抖着说道。

可还没等他把话说完,只见刀光一闪,李相如的人头咕噜咕噜的滚落到街上,吓得他的亲眷们瑟瑟发抖,放声大喊。

副将簇拥上来,眼睛瞟向抱做一团发抖的李相如亲眷问道:“将军,这些人怎么办?”

“杀”周泰冷喝一声:“完事之后你守南门,某守北门,记住,就算战至一兵一卒就要死死守住,另外,你在派遣十数人沿原路返回铁龙山,联系高顺将军和姜叙将军,叫他们率军前来接应。”

由于武都地处两山之间,因此只设有两门,东面和西面都是崇山峻岭,是天然的屏障,所以只要扼守住北门和南门,这次奇袭他们算是成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