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284章 淮阴侯战车

第二百八十四章 淮阴侯战车

ps:??当年岳爷爷手下有一员大将,名为高宠,可惜死在了金兵的滑车之下。

夜色深沉,马蹄声隆隆。

黄忠手提三亭砍山刀,引领着五千铁骑,从白石一路围追堵截,杀敌溃逃一百里,将塔里木及其他部众围困在积石山一带。

这一天,黄忠计从心来,他让副将继续攻打积石山,麻痹敌人,他则率领千余名敢死先锋趁着夜色的掩护长途跋涉百余里,出其不意的绕到了积石山的东方,然后挥军向西,直逼塔里木的背后,在距离只有十五里的时候,才被羌族的斥候刺探到行踪,慌忙回报塔里木。

从东面而来一片坦途,无险可据,因此塔里木把伏兵都设置在了西面和南面的山谷,让宾就和帐下另一名将领脱朵各自率领一千人选择险要之处隐蔽,伏击前来偷袭的并州军。而没有伏兵的东方,则交给了塔里木麾下武力最高的唐兜,在塔里木看来,有唐兜一将当关,定然万夫莫开,只要凭险据守,黄忠在厉害也会无可奈何。

从积石山向东,就是大允谷、木榆谷、西邯以及整个金城郡,那里全部都是吕布的地盘。唐兜深知,虽然眼前将他们围困的并州军不足一万人,但是在吕布的底盘上,他的大军将源源不断的输送进来,坐镇金城的甘宁在打败西羌后,一定会集结兵力前来围攻,而且吕布也有可能绕道丛林从西倾山直插过来,因此唐兜早就做好了坚固的防御。

唐兜在谷口险要之处安营扎寨,深沟高垒,堆积重重鹿角,内防黄忠突围,外阻吕布援助。唐兜麾下有五千人马,其中骑兵两千,如今宾就他们将黄忠围困住积石山腹地,完全不怕黄忠向外突围。只是忌惮吕布援兵会用重骑或者大规模的轻骑兵向本方营寨强行碾压,那样怕是难以挡住。

因此。这几天的时间里,唐兜一直在未雨绸缪。

先在营寨东门的外面挖了许多陷马坑,堆放了大批量的鹿角,然后在最外面陈列了一排马车。车上堆满了乱石,车身周围捆绑了拒马枪、荆棘、乱刺等防御物,连马车加上里面的乱石,这一车怕是有五百斤重。

除了这些拒马车之外,更让唐兜觉得万无一失的是。他命令军中工匠连夜制造了二十辆厢车,这些厢车都是汉军防御羌族骑兵的工具,在唐兜的授意下,这些厢车俱都以镔铁配合坚木制作而成,车厢里装满了石头,车体外面镶嵌了尖刀、乱刺等利器,每辆厢车重达近千斤。

而且昂都安营扎寨的时候已经选择好了地形,在营寨东门外面正好有一片六十度的斜坡,坡面上枯草丛生。足足半人之高,正好可以隐蔽滑道与厢车。只要黄忠赶来,定让其尸骨无存。

厢车,亦称为滑车,由军神兵仙韩信发明,他曾经用滑车阵困住了举世无双的楚霸王项羽,因为威力强大,若是地形合适,伏击骑兵的时候杀伤力巨大,这也是羌兵最忌惮的东西,那简直就是梦魇。而这些厢车也是韩遂当初资助他们的,想不到如今居然派上了用场。

“哼哼……有拒马车与鹿角正面挡住,再用山坡上的滑坡冲击,就算黄忠铁骑再多。犹如洪水猛兽也能给他拦住。我军再用弓弩兵正面射击。定要让黄忠知道我唐兜威名!”

两天之前,唐兜在营门前面立马横槊,望着自己布置的防御固若金汤,眼神之中满满的都是骄傲与自信,积石山之战,让他丢尽了脸面。这一回,他无论如何也也要让黄忠死在这里方能罢休。

“报……启禀大领,大汉骑兵自东面而来,约有一骑的样子!”唐兜都手下的斥候将刺探到的军情紧急向唐兜禀报。

枕戈待旦,甲胄未解的唐兜一骨碌坐了起来:“来得好,本大领等候他们多时了,传令,按照之前的演练迎敌,厢车兵在山坡上埋伏,弓弩兵在营门口列阵,长枪兵、刀斧手随时待命!”

得了唐兜一声令下,羌兵留下两千人守卫西门,剩下的三千人则按部就班的做好了防御,迎接震天动地的并州铁骑。

不过一炷香的功夫,马蹄声越来越近,震动的山摇岳晃,五千名羌兵屏住呼吸,严阵以待。

轰隆隆,马蹄声卷起尘土,距离唐兜大营已经不足五百丈,明晃晃的火把在旷野中繁星点点,照耀的苍穹一片火红。

“停!”

看到羌兵早有准备,营门口外面堆放着鹿角、拒马枪,再外面是十几辆重达千斤的马车一字排开,而羌兵就在防御物的后面静静等待。

“偷袭失败了,谁敢随本将探个究竟?”

黄忠喝阻住队伍,提刀喝问。

“吾等愿往!”二十骑亲随齐声答应。

“随我来!”

黄忠大刀一招,引领着亲兵向前疾驰,大队人马则放缓了前进的速度。

看到并州铁骑铺天盖地的杀了过来,负责指挥厢车的百夫长紧张的几乎喘不上气来,看着黄忠引领着随从来到了厢车轨道底下,挥手下令:“推厢车!”

“吱呀呀”

随着一声令下,在枯草中埋伏的厢车兵喊着号子,把厢车推上滑道,狠狠的拥下了山坡:“愿狼神庇佑,把大汉的军队砸成肉饼吧!”

在大营门口压阵的唐兜却是连声咒骂:“真是废物!这是黄忠的哨探,难道不能等大队人马冲过来的时候再推下来吗?”

但厢车已经暴露,若不能一口气砸下来,并州军的骑兵肯定不会再向前冲锋。而且看起来带头哨探的正是黄忠,唐兜也只能顺其自然,若是能够砸死黄忠,也是不错的结果。

“啊……这是淮阴侯的厢车?”

听着“吱呀呀”尖锐的声音从头顶上传来,在火把照耀之下的厢车一辆辆的顺着轨道俯冲下来,犹如钢铁怪物,镶嵌在车头上的利器好似张牙舞爪,黄忠的二十骑亲卫顿时大惊失色。

“吴硕,你们替本将挡住弓弩,秦吾,接你长枪一用,某来挑开!”

黄忠怒喝一声,纵身下马,夺过亲卫手中的长枪,就要枪挑厢车。

“吼嗬……” 黄忠暴喝一声,手中长枪一下子挑住了厢车的间隙,龙蟠虎步,气沉丹田,用尽全身力气,向一边甩了出去。

随着“砰”的一声巨响,近千斤的厢车被黄忠狠狠的甩出了数丈之遥,在地面上砸了一个巨大的圆坑,溅起一片尘土。

“啊?”

这一刻,包括唐兜在内,五六千羌兵一个个目瞪口呆,惊为天人,而并州铁骑则欢声如雷动,高举长枪欢呼,声震云霄。

容不得黄忠喘息。第二辆厢车带着风声从山坡山呼啸而下,黄忠屏住呼吸,气沉丹田。用出全身力气,再次挑了出去,重重的砸在地上……

“奥,尊敬的狼神,这汉军将领又挑了一辆啊!”羌兵异口同声的惊呼。

“吱呀呀”,又一辆铁厢车从天而降,雷霆万钧。

“开!”

黄忠暴喝一声,又是一枪挑出,将厢车远远甩,。一辆一辆又一辆,瞬间连挑八辆厢车!

“放箭,快给我放箭,射死他!”看到黄忠连挑八辆滑车之后,唐兜才如梦初醒,怒骂着下令放箭。

“嗖嗖嗖……”

羌军顿时箭如雨下,得了黄忠鼓舞,二十亲卫挡在黄忠前面,挥舞着长枪拨打雕翎,将箭雨纷纷击落在地,将黄忠保护的风雨不透。

“吱呀呀”又是一辆厢车从山坡上俯冲下来,黄忠暴喝一声,再次挑开,额头不禁见汗,心中暗自思忖:“这羌族是何处得来的淮阴侯战车?若非羌兵不会使而暴露了厢车的位置,恐怕此刻这支大军都变成了肉饼!”

容不得黄忠多想,第十三辆厢车接踵而至,黄忠鼓起全部力气,再次挑开。

十四辆、十五辆……一直到第二十辆,全部被黄忠甩到了路边,一时间鸦雀无声,羌兵被深深震撼了,这是尊敬的狼神附身了吗?

“哈哈,雕虫小技,企图用淮阴侯战车将某打败吗?别忘了,淮阴侯是我大汉的军神,他只会保佑大汉的子民,岂会保护异族?”黄忠手提长枪,高声怒喝,威震沙场,羌兵胆小者几乎吓破了胆。

话音未落,黄忠将长枪交到亲卫手中,提刀上马,大刀一招,“儿郎们,随本将冲锋!”

“杀啊!”

在黄忠的鼓舞之下,并州铁骑士气空前高涨,一个个气势如虹,策马扬鞭向前疾驰。冲在最前面的弓骑兵一边纵马,一边在马上向拒马车后面的羌兵还射。

纷纷扬扬的箭雨之中,双方阵中各自有倒霉鬼中箭倒地毙命,黄忠挥舞大刀,一马当先,顷刻间就冲到了拒马车面前,高呼一声:“有我黄忠在此,奇巧**技安能阻挡我并州铁骑?”

“开!”

随着黄忠一声雷霆暴喝,鹿角被黄忠硬生生的抬了起来,然后狠狠的砸向羌兵弓弩手方阵,瞬间就砸死了十几人,纷纷变为肉饼。

“黄忠,休要得意,吃我一槊!”

唐兜看到黄忠将本方士卒当瓜菜般乱砍,心中恼怒,挺槊纵马,就是要与黄忠决一死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