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286章 一战定烧当

第二百八十六章 一战定烧当

天地苍茫,除了地上躺着横七竖八的尸体外,四野之下,竟然见不到一个活人,天垂地阔,赐支河畔,清水倒映残阳,血红的光晕中微微泛白,更在这方苍凉的天地之间,添上了几分苍茫肃杀之气。△,

塔里木率兵仓惶逃窜,走了十余里,迎面杀来一支万余人的并州军,打着“魏”字旗号,正是奉命而来的魏越,从侧面阻止住了塔里木撤退的道路。

“羌族的勇士们,为了部落,随我杀出去”已经是强弩之末的塔里木心存死志,一边鼓励士卒奋勇杀敌,一边指挥士卒向前拼死突围。

轰隆隆,马蹄声踏破日暮,席卷而来。

“大汉温侯在此,何不早降!”

吕布率领着五千铁骑赶来,所到之处如同劈波斩浪,马前无一合之敌,奔着塔里木的将旗席卷而来。

塔里木被魏越死死堵住,进退不得,眼看着一员汉军将领杀到了眼前,他的副将急忙提起朴刀迎战,两马相交,随着吕布画戟划过,一戟刺破副将的胸膛,挑与马下。

塔里木杀红了眼,在马上高呼:“你便是吕布?”

吕布横戟立马,傲然之色溢于言表:“正是本将,怎么?还要负隅顽抗不成?”

话音刚落,策马向前,手中方天画戟如同雷霆闪电刺向塔里木。

塔里木一咬牙,挥舞着大刀迎刃而上,只听“哐当”一声金铁交鸣,一道寒光划破苍穹,塔里木大刀脱手飞出。

赤兔马从塔里木身边掠过,吕布本想要一戟将塔里木挑于马下,刺到半空的时候忽然改变了注意。翻转戟身用戟杆拍在了塔里木的背部,真让塔里木口吐鲜血,跌下马来。

“投降!”

吕布立马横戟,轻描淡写的喝道。

塔里木忽然拔剑,大呼一声:“投降?难道做你的奴隶”

话音刚落,手中佩剑在颈部横割。就是要自刎,吕布剑眉一挑,画戟轻轻一挑,将塔里木的佩剑荡开。

“为什么?这不是你想要的结果吗?北征,将烧当羌亡国灭种!”塔里木错愕了一下,吕布西征,不就是为了消灭烧当羌吗,他死了,仅凭迷当大王难以抵挡他的兵锋。他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吕布咧嘴一笑:“如果你投降,我不会留你,但是会给你留一个全尸,你死战不降,本将很欣赏你,就不杀你,你能奈我和?”

话音刚落,吕布俯身死死的盯着塔里木:“你和俄何烧戈的那些蠢事。本将已经打听得差不多,犯吾汉境的确不关你的事。现在我可以给你两条路。”

塔里木道:“那两条路?”

吕布一挥大氅,不疾不徐的说道:“第一条路,效命于我,我将帮你打败迷当大王,让你做烧当羌的王;第二条路,你可以去死。但我会率领大军荡平你的部落,然后在挥师攻打迷当大王,将烧当羌在大汉的地图上抹去!”

看到吕布轻描淡写的样子,塔里木勃然大怒:“为什么?为什么不让我去死,你这样威胁我。狼神是不会原谅你的!”

吕布讥诮一笑:“路已经给你了,给你三个数的时间”

话音刚落,在旁用铁矛抵住塔里木咽喉的成廉就开始数数起来。

塔里木的额头上布满豆大的汗珠,就在成廉快要数到三的时候,塔里木急忙打住:“温侯,如果我投降你,我需要做什么?”

吕布道:“效忠,替我守住西垂,永不言叛。而且,只要你愿意,我不仅会帮打败迷当大王,还会把白马羌、参狼羌一并打败,将他们领地统统给你,让你做名副其实的王”

吕布的条件的确很诱人,他不仅会帮助自己打败迷当大王,完成他多年的夙愿,还会打败他们烧当羌自古以来的强敌参狼羌,塔里木承认,他心动了,但他也知道,天底下没有白吃别人食物的道理,当下疑问道:“你就这么相信我?不怕我反叛?”

吕布摇了摇头:“我想,一个愿意为部众与王权作斗争的首领,他值得我去相信!”

塔里木抿了抿嘴,吕布的话很推心置腹,这一刻,他没有犹豫,将右手放在胸口,跪倒在了吕布的面前:“尊敬的大汉温侯将军,塔里木愿意以狼神的名义起誓,我愿永远追随于你,永不反叛!”

吕布闻言一笑,翻身下马,将塔里木扶了起来:“现在,就让你的部众放下兵器吧,他们将会与我的士兵一样,会得到等同的待遇!”

塔里木感激的看着吕布:“温侯,以往征讨羌族的大汉将军,无不视我族的百姓为财富,为什么温侯与他们不一样。”

以往那些征讨羌族的汉将,只要遇到羌族的部落,无论是士兵还是百姓,都会被他们掳了去,然后变卖给汉民的豪强地主,给他们当庄丁和奴隶,而那些汉将便将所得的财物中饱私囊,风花雪月,流窜于花柳。

吕布道:“以前我恨每一个异族,因为我的母亲便是死在鲜卑人手中,以前的我,但凡遇到异族,无论老幼,一并杀死,绝不姑息,后来我遇到了我的军师,他告诉我;讲军纪,不滥杀,一能约束军队的涣散之风,二能得到百姓的支持,三还能消减军队的嗜杀之习,古来长胜之师均遵此训!”

塔里木佩服的看着吕布,随后扭头用羌语大喊了一声:“勇士们,投降吧!”

这些羌兵,都是塔里木部众里的精装之士,也是塔里木的死忠之士,如果他们拼命,恐怕并州军也会折损不少人,而对于塔里木的命令,他们没有迟疑,纷纷放下手中的武器,跪地投降。

攻下积石山,劝降塔里木后,吕布令大军饮酒庆贺,并嘉奖立功将领,一时间,积石山酒肉飘香,欢声鼎沸。

吕布虽然言明羌兵将会得到等同的待遇,但他还是不敢让羌族和并州军驻扎在一个营寨,以免发生冲突,他知道,自己帐下的这些并州铁骑,差不多都和他一样,和异族有着血海深仇,虽然他们恨的只是鲜卑,但是羌族和鲜卑一样,都是茹毛饮血的异族,骨子里还是不愿意承认羌族。

第二日,塔里木让千户率领部众回归部落后,他亲自当吕布大军的向导,带着数万大军浩浩荡荡的杀向迷当大王的王城久治。

当迷当大王得知塔里木兵败积石山,投降吕布,还亲自带着数万汉军浩浩荡荡的杀来说,他才后悔当初的做法是多么的愚蠢,如果当初他能和塔里木同仇敌忾,或许能保得住大部分国土,可是这个世界上没有会后药,所以他只能孤注一掷,将各个部落的首领召到久治城,准备凭险据守。

他的副将问他:“咱们能打得过吕布吗?我以前听那些和我们交易的匈奴人说,他是一个恐怖的家伙,打得草原上的匈奴人、鲜卑人闻风丧胆,望风披靡!”

迷当拽回了目光,说道:“即使打不过他,凭咱们这些部众,也能支撑个一年半载的!”

“那到时候怎么办?”

“到那时候再不行,我们就去白马羌或者参狼羌,我想他们一定会收留我的!”迷当这样想着。

时间犹如白驹过隙,眨眼睛便到了四月中旬,吕布的大军就兵临城下,数万大军将久治城围得水泄不通,黑压压满屋编辑的汉军布满城池周围,并州军与久治城之间之留有一圈恐怖的空白地带,它就像飓风眼一样使久治城显得更加的孤立无援。

遥望并州军队伍中无数面黑色的大旗迎风猎猎飘扬,太阳照在并州军锋利的矛戟上反射出一片寒光,令人胆战心惊,城头上的羌族士兵们无不感到杀气袭人。

久治城不算是城,只是羌族利用赐支河的泥沙筑成的土墙,天地间横竖的刀枪戟林,使得这场战斗注定是极其残酷的。

此时并州军队伍鸦雀无声,只有风吹大旗的声音啪啪作响,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在中军大旗下那身躯凛凛的大将。

赤马金羁,吕布提缰矗立在山岗上,手中的画戟一挥,霎时间,战鼓声响彻九霄,万弩齐发,千军乍动,并州军呐喊着如同潮水般冲向久治城。

在久治城上的羌兵严阵以待,大石巨木、沸腾热油同时也滚滚而下,可是这样非但没有打退并州军的进攻,反而让那些死了袍泽的士卒更加发狂,他们爆发出震天的怒吼,卷起漫天的征尘杀奔久治城。

在久治城上的迷当及其部落首领都惊呆了,他们从没见过任何一支如此勇猛的汉军,以往的那些汉军和他们相比,简直就是天壤之别,这些并州军个个勇猛异常,冲破久治城的城墙,斩关落锁,锐不可当,他们个个以一当十,直杀得羌人人仰马翻,七零八落。

此时阵列山岗上的并州铁骑也被步卒这惊人的气势所鼓舞,待先登死士斩关落锁后,战鼓声在骑兵阵中拔地而起,在吕布的带领下,并州铁骑一起呐喊,冲出壁垒,荡开万里尘埃,杀进了久治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