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288章 孙坚之死

第二百八十八章 孙坚之死

一匹纯白的骏马跃出草丛,四蹄敲打在铺满鹅卵石的河急促滩上,发出犹如战鼓进击般的鼓点,马背上的骑士似乎还嫌不够快,单手持缰,另一只手重重地拍了一下马臀。

骏马昂首嘶鸣,速度又加快了几分,左旁河林中扑簌簌惊起数只灰白羽翼的飞鸟,拍动着翅膀盘旋数圈,朝着北方飞去。

此时已经是五月光景,江东之地早已处处皆是孟夏的气象,江夏之地毗邻长江,更是林木繁茂,水草丰美,侥幸渡过冬季的兽类都纷纷活跃起来,正是走鹰狩猎的好去处。

骑士猛然间看到左前方一只鹿影跃过,他立刻拉紧缰绳,让坐骑的速度降下来,然后双足紧紧夹住马腹,从肩上摘下弓箭,利索地搭上一只青绿色的雕翎箭。

可还未等骑士弓弦拉满,他虎目突地一凛,握住躬身的左臂轻转,把箭头重新对准了右侧的一处小山坡。

那山坡上出现了四个人,他们徒步而来,身披无肩披甲,手里各自拿着一副木弓,腰间还用一圈山藤别着环首刀,这种刀,是斩马刀的缩小版,只有江东军才用,适用于水战。

“来者何人?”

骑士保持着满弓的姿势,他的坐骑乖巧地停下了脚步,以期为主人获得更平稳的坐姿。

那四个人看起来颇为惊慌,互相看了一眼,最终一个年纪稍大一点的汉子壮起胆子上前一步,半跪抱拳道:“启禀主公,我等是黄盖黄校尉的部属,在此猎鹿以充军粮!”

“哦……”骑士拖了一声长腔,手中的弓箭微微放低了几分,旋即又问道:“既是猎鹿以充军粮,为何又甲胄傍身?”

“此地靠近江夏,常有黄祖的士卒出来樵采,所以黄将军叮嘱我们外出都要披甲,以防不测!”

骑士对这个回答很满意。他扫视四人一圈:“黄盖治军一向严谨,细处不苟,如今一见,果然名不虚传。那你们今天可有什么收获?”

听到这个问题,三人的表情都轻松了点,为首者起身抓了抓头,羞怯道:“可惜我等运气不好,至今尚未猎到什么山禽走兽。更别说麋鹿等大物!”

“打猎可不能心急,你动,猎物也在动,谁能先发制.......”那一个“人”字尚未出口,骑士手中的雕翎箭猝然射出,霎时贯穿了为首汉子的额头,那人瞪大了眼睛,登时扑倒在地。

剩下的三个人慌忙抄起木弓,朝着骑士冲去,可惜骑士的速度比他们更快。从箭壶里取箭、搭弓、射箭,一气呵成。

第二个人的箭镞还未被射出,额头便被一支飞镞牢牢钉住,不过两位同伴的牺牲,终于为第三和第四个人争取到了足够的时间,弓弦一震,利箭直直朝着骑士飞去,骑士不及躲避,将手中的硬弓在身前一横一拨,竟将两支雕翎拨开了。

“你们到底是谁?”骑士在马上怒喝道。他的神态与其说是愤怒,不如说是兴奋,那是一种嗜血的兴奋,像是猛虎见到了弱不禁风的猎物一般。

“狗贼。你还记得被你绞杀的刘繇吗?”两个膀大腰圆的汉子一边大吼着,一边搭上第二支弓箭。

“你们是他的死士?”骑士听到这个名字,略显有些意外。

“不错,今日我们就要为主公报仇!”两个汉子有射出一箭,可惜这两箭仍是徒劳无功,被骑士轻松拔掉。他的反应速度与臂力相当惊人,这把区区数石的木弓根本无法对他造成实质性的威胁。

“呵呵,刘繇匹夫,倒也豢养了几名听话的死士嘛!”骑士舔舔嘴唇,露出嗜血的兴奋,笑容却突然僵住了。

他右耳听到了一丝轻微的弓弦震动,这声音不是来自前面的两个大汉,而是从身侧的密林中发出来的,骑士没有犹豫,瞬间策马想要逃跑,与此同时,一声尖锐的破空之声在他的耳畔炸向,顿时让他汗毛倒竖,头皮发炸。

“咻”的一声,一支雕翎破空袭来,直接射穿了军马的头颅,马匹连哀鸣也来不及发出,便一头栽倒在地,骑士避过马匹倾倒的沉重身躯,迅捷俯身低下身子。

又有四支雕翎从林中飞出来,将骑士躲避的方向堵得死死的,骑士一个鱼跃龙门,借助战马庞大的身躯,勉强避开了这凌厉的杀招,可也被逼到了一处没有遮掩的开阔地。

就在这时,他听到,林子里正对自己的方向,响起了一声轻微的铿锵声。

“吾命休矣!”

骑士高呼一声,这次他在也没有机会闪避了,弩箭要比弓箭穿透力更强,飞行速度犹如流星一般划过天际。

迅疾的弩箭从骑士的面部穿过,撞飞了数枚槽牙,然后刺入口腔,狠狠扎入另外一侧,立即血花四溅;

骑士发出一声惨叫,身子晃了几晃,露出了更大的破绽,这时第二枚弩箭从另一个角度飞出,正正刺中他的左侧面颊,强劲的力度让骑士倒退了数步。

虽然骑士的面部身中两支箭弩,但令人惊讶的是,骑士顽强地保持着站姿,他不顾鲜血淋漓的脸部,右手抓紧弓身,左手扣弦,还试图对准密林蛰伏的卑劣暗杀者。

这时,地面微微发颤,远远传来无数急促的马蹄声,似有大队人马不断迫近。

“孙将军!”

“主公!”

“父亲!”

此起彼伏的呼声从远处响起,两名还活着的刘繇死士惊慌地看了一眼树林,林中依然安静,但一种无言的杀势悄然弥漫出来,仿佛有一双严厉的眼睛自林中注视着他们,那种沉重的压力,甚至要大过对死亡的畏惧。

两名刘繇死士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互相对视一眼后,“唰”的一声抽出腰间的环首刀,整齐划一。

“孙坚狗贼,受死吧!”两名死士大吼一声,对着受伤的孙坚冲了过去,孙坚猛地一转身。用尽力气射出最后两箭……

“噗嗤”,“噗嗤”连续两声脆响,两名死士保持着冲锋的姿势,一下子扑倒在铺满杂草和鹅卵石的地上。然后在地上抽搐了几下,身边便不在动了,他们临死前的目光,死死的盯着远处的密林中。

孙坚用弓箭柱在地上,眼前的景色全是猩红色。而且视线变得越来越模糊,远处,十数骑正往这边狂飙而来,为首一人,正是他的长子孙策。

“咻!”的一声厉啸,林中再次飞出一只弩箭,强劲的弩箭瞬间就射穿他的头颅,从另一侧刺了出来,森然的倒勾处挂着红白红白的脑浆。

“嘭!”的一声,孙坚雄壮的身躯轰然倒地。也就在这个时候,孙策等人才赶到身前,黄盖立即冲进了密林之中。

许都,司空府邸。

议事厅内,曹操面色淡然的观望着下方的诸将,只见下首的文武分布于两侧,密密麻麻的不下数十号人物,他们皆是曹操的心腹嫡系,从各处网罗而来,其中许多人气质深沉高亢。一眼望去便知绝非泛泛之辈。

静默良久之后,曹操淡然道:“今日召大家前来,有两件事需要你们决断,第一件事。吕布西征羌族,大胜而归,战报已经送到许都,皇帝很高兴,让我不吝封赏;第二件事,江东细作传来急报。故扬州太守刘繇死士四人,刺孙坚于江夏,孙坚击杀四人,面部中两箭,头颅中一箭,当场死亡!”

曹操的话音刚落,坐落之人无不倒吸了一口凉气,因为这两件事都有一点棘手,吕布现在已经身为车骑将军、温侯,就连司隶校尉的印绶都在他的手中,地位已经很高了,曹操不可能封吕布二品骠骑将军吧。

可是羌族一直是帝国边睡的祸患,现在被吕布除去,也算是大功一件,曹操又不能不赏,否则他无法向吕布交代,如今他“奉天子以令诸侯”,掌握了大义,吕布为大汉建立功勋,不封恐怕堵不住诸侯们的嘴,否则日后他如何号令诸侯?

至于孙坚,他们除了感叹,还是感叹,人们在感慨孙坚壮年身陨的同时,也对刘繇死士不忘故主的义烈之举表示钦佩,至少绝大多数人是这么认为的。

“回明公!”说话之人,三缕飘絮,面白似锦,声调平板古则,但话语却是掷地有声,乃是被曹操新收的谋士,引以“吾之子房”的中书令荀彧。

荀彧迈步出列道:“明公,吕布好办,可封他为雍州刺史、骠骑将军、温侯,至于孙坚,主公以朝廷的名义加封他为扬州刺史、镇军将军、长沙侯,孙坚以亡,可让其长子孙策承袭!”

“荀令君,骠骑将军封给吕布,他配吗?”曹仁听到荀彧建议曹操封吕布为骠骑将军,心中顿时不爽,他的弟弟曹洪可是死在吕布手中,这一直是他心中的痛,所以荀彧的话音刚落,曹仁便阴阳怪气的问道。

“配”

曹仁的话音刚落,文臣方向就传来另外一个声音,曹仁扭头望去,只见那人不足三旬的形貌,淡青色的长杉,消瘦惨白的脸上无有胡须,修饰的十分干净清爽,虽是一副羸弱相,但却面含微笑,极为惹眼。

“郭祭酒,别忘了,吕布可是我们的敌人!”曹仁不悦的瞥了郭嘉一眼,但是不敢太过放肆。

郭嘉轻轻一笑:“以前是敌人,现在不是,主公“奉天子以令诸侯”,掌握大义,吕布身为汉臣,建立卓越的功勋,主公给予高官厚禄,这是他应得的。若是主公以后征召他,他若不奉召,那就是反贼。”

郭嘉畅笑一声:“至于雍州刺史,这是荀令君“两虎竞食”之计,如今的西凉,只有马腾和吕布两个诸侯,雍州被马腾部将成公英和程银霸占着,吕布若取,也不是那么容易,而且马腾是槐里侯,乃是雍州治所,如果他的食邑被吕布霸占了,不知道马腾会如何想!”

只见曹操终于露出笑容:“好,就按文若和奉孝说的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