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294章 虎豹营

第二百九十四章 虎豹营

徐庶摘下斗笠,露出了俊秀的面庞,对着程昱躬身一拜:“正如仲德先生所言,在下正是徐庶!”,对于程昱猜出自己,徐庶并不觉得奇怪,当年程昱在颍川求学,与荀彧等人为友,那时的他为人报仇,在颍川引起轰动,所以程昱认识他并不奇怪。

“你的身份是当年荀文若告诉我的,想不到今天能在汉阳碰见你!”当年徐庶仗剑杀人,那时的他恰恰在颍川求学,与荀彧、郭嘉为友,他们对徐庶为朋友报仇的事颇为赞赏,对此他们还专门研究过。

吕布上下打量着徐庶,心中暗道:“上次军师说,单福留下来最好,不留就杀了他,看来此人定有非凡的才干!”

吕布与徐庶等人寒暄了片刻,随后起身抱拳行礼,直接切入主题:“作为武人,本将也不拐弯抹角了,你们都是大汉年轻一辈才俊,都是有才能的人,故此诚心邀请各位助本将一臂之力,待他日功成名就,少不得封侯赐爵,不知道各位意下如何?”

在吕布回来之后,许多人都离开了陇县,他们此行一来是为了听蔡邕讲学,二来是为了看看吕布到底是不是可事之主,既然两者的目的都已经达到,他们留在陇县就没有什么意义了,所以都各自结伴归乡,将吕布的情况报告给家族中的长辈。

而徐庶他们之所以留下来,就是为了辅佐吕布,这也是族中长辈或者老师的意思,他们早就等着吕布这句话,当下齐齐施礼道:“承蒙温侯器重,我等亦愿意为温侯效犬马之劳,鞍前马后,责无旁贷!”

“好、好、好、……能得各位的相助,本将就如同得了十万乃至百万大军,法正,你就留在仲德身边。做个他的副手;马谡,你留在公台身边,亦作为他的副手;徐庶,你留在文和身边。也做他的副手,马谡,你留在蔡邕先生身边,做他的副手……”

吕布兴高采烈的一一把他们扶起,同时也将他们的官职封了个便。吕布考虑到他们还年轻,也不知道他们的能力如何,于是便先将他们放到贾诩几人身边,测试一下他们的才干,等到合适的时机在提拔不迟。

众人得到吕布的封赏,纷纷行礼拜谢,虽然他们只是协助贾诩等人,并没有得到实质的官职,但是贾诩等人的官职都不小,作为他们的副手。吕布俨然是为了培养他们,考验他们,如果吕布领军出征,作为别驾的贾诩是四郡最高的官员,总理四郡的政务,而程昱作为议曹从事,陈宫为兵曹从事,蔡邕为典学从事,郑浑为薄曹从事,这些都是州郡中把握要害部门的重要官职。作为他们的副手,职位已经相当不低了。

贾诩对吕布的决定没有意见,于是便请辞吕布,想要带徐庶去熟悉一下将来所要干的事。程昱他们见后,也都纷纷请辞,带着他们的副手离开了议事厅。

五月底,金城允吾,接到陇县送来的命令和随同而来的犒赏车队,甘宁立即升帐召集了麾下的各军将领。其中包括羌,氐,乌丸和匈奴等各部首领,这些人都是他接收的韩遂西凉军,吕布要他裁军两万,主要便是要削减这些热门。

“如今,凉州叛乱已经平定,我家主公论功行赏,在坐的诸位都有封赏!”看着帐下的异族将军,甘宁开口道。接着说出了要裁军两万的事情。

在坐的将领和各部头领倒也没有什么意见,反正这都是惯例了,打仗的时候就征召他们,不打的时候就裁军,只要他们安分守己,总有一天他们又要回到汉军的编制,只是这会能剩下两万常备军,已经是及其不容易了。

“愿意回家的,我家主公另有财物赏赐!”

随着甘宁的话音刚落,中军帐内,不少领着兵马的部落首领都是起身告辞,贪图了吕布另给的财物赏赐,对他们这些部落首领来说,这多出的财物全部可以归入自己名下,而不用分给底下的部众,不过在他们离去的时候,甘宁告诫他们,他们可以通商,可以互市,但不可以反叛作乱,否则便将他们在地图上抹去。

这些异族首领见识到了吕布的凶狠,自然不敢作乱,当下纷纷保证,绝对不会起兵作乱,而且他们还说了,如果甘宁什么时候需要他们,只要派出消息,他们就会领兵前来,绝不迟疑。

看着那些笑着离开的部落首领,甘宁不由暗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果然不假!”

待那些大部落的首领走后,最后帐内里只有几个小部落的首领没有带着部众离开的意思,他们大多是心慕大汉,佩服吕布,一心想归化的胡人,只是以前大汉的那些将军征募他们打仗,非但不给他们发放粮草军饷,反而将他们当作猪狗牛羊驱使。

现在陇县的温侯不但给他们发放军饷,而且还和汉军等到等同的待遇,都让他们看到了一丝融入大汉帝国的希望,所以都坚持了下来,打算留在军中,好建功立业,博个出身前程。

甘宁看着留下来的这些部落首领,他从他们眼中看出了坚定,同时在心中暗道:“这或许就是主公最初的目的,吸收忠于他的异族首领,组建一支虎豹之师!”

等到李儒记下了那些愿意离去的部落首领和其部落的名字后,所要裁减的两万大军已经差不多,出去以往的西凉军外,只剩下五千的数目,过目文书之后,甘宁看向汉军众将道:“你们可有人愿意解甲归田,主公除了赏赐,还有田宅赐下。”他的这句话,又让不少上了年纪的将领愿意带着麾下年迈的士兵回乡,其中雍州士卒居多。

等着愿意离去的将军出帐带着部下取领取赏赐后,甘宁才看向在坐的将领道:“从今往后,诸位便是主公麾下的将士,不可再如以前一样劫掠百姓,也不能欺辱羌族的士卒,如今他们和我们一样,都是主公的将士,都是同生共死袍泽!”

甘宁的声音略显低沉,这支军队他带了一年多了,他自然知道底下的士兵虽然勇猛善战,但都是一些不守军令不守军法的赳赳武夫,打架斗殴,劫掠平民,欺辱异族无所不做,军纪差得一塌糊涂。

这些士卒跟随韩遂多年,劫掠惯了,士兵都如此,将领就更不用说了,他们对于麾下士兵的劫掠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纵观愿意,可归结于韩遂不发军饷给他们,只管吃饱既可,不过现在吕布已经说明了,以后不会拖欠每月的军饷,而且赏罚分明,自然不能再让他们像以前一样。

“诺!”在坐的将领们齐声应道,吕布厚赐赏下,他们也没有必要去干劫掠这种败坏军纪的事,都是寻思着回去要好好整饬一番,省得到时候除了事情,人头不保,他们可知道吕布的脾气。

“各部首领,温侯让你们挑选精锐士卒前往陇县,加入由羌族勇士组建的虎豹营,不知道你们愿不愿意去?”

甘宁他们商议完军纪上的事,又把吕布让羌族士卒前往陇县的事给各部首领说了,如果他们愿意去即可,不愿去也行,吕布没有硬性的要求。

他的话音刚落,整个中军大帐顿时沸腾了起来,对这些异族将军来说,陇县,简直是他们遥不可及的地方,而虎豹营,简直是吕布帐下的那些羌兵心目中的圣地,一个个都是粗脖子瞪眼地互相卯上了劲。

“加入虎豹营,需要是羌族勇士中的精锐,忠臣,勇武,都不可或缺,三日后由周泰将军挑选,我自有决定!”

甘宁看到麾下的异族将领在那里吵成一团,夸着自己部落的战功,不由得怒道。

见甘宁发怒,各部的将领们都是没了声音,只有那些汉将将领开口询问:“将军,虎豹营是什么部队?为什么他们那么激动?”

“那是一支由羌、氐等族兵士组成的精锐部队,统帅是姜叙将军,由各将倾囊相授武艺的部队,你们说他们能不激动吗?”甘宁看着几个一脸询问之色将校,开口解释道。

“主公组建这支部队要干什么,各位将军倾囊相授,那岂不是要翻了天?”

想到吕布帐下的那些将军亲自教授武艺,顿时让这些汉将脸红耳赤,羡慕得不得了,因此话语中的那股酸气显而易见。

甘宁瞪了他们一眼:“主公要干什么,岂能你我所知,该问的就问,不该问的别问,虎豹营是干什么的,日后自见分晓!”

将诸般事情都吩咐完,甘宁便遣散了军议,这时那些领取了赏赐,打算回家的各部首领都来打探消息,知道剩下的五千异族勇士,有三千人可以取陇县加入虎豹营,他们都想得到这几机会,所以想把得来的财物贿赂甘宁,当下都被甘宁一顿训斥给堵了回去,而那些离去的部落首领得到消息后,心中都懊悔不已。

陇西狄道,张辽军中也是差不多模样,各部落首领为了能加入虎豹营争得不可开交,最后也是被张辽一顿训斥,到时候由比武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