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296章 都是猛将

第二百九十六章 都是猛将

曹操为报父仇,发兵攻打徐州,吕布想要看看,这一世没有他在兖州搅局,这徐州到底鹿死谁手。他还隐隐有点期待,他相信坐镇冀州的袁绍不会错失这个良机,他想看看曹操如何解决眼下的困境。

下邳城下,旌旗猎猎,三万曹军与一万刘备军各自射住阵脚,遥相对峙,互相叫骂。

曹军旌旗开之处,一员身躯凛凛的大将,仿若猛虎般纵马出阵。

只见他膀大腰圆,浓眉锐目,狮口阔鼻,,一张脸上虬髯密结,仿如枪戟般竖起,半裸的上身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古色古铜,宛如钢铸铁造,一看便知这是以为难得的熊虎之将。

曹操看到此人出阵,心中稍定,这位猛虎一般的大汉正是他新收的大将典韦。

典韦提绺纵马,端是人如猛虎,马似蛟龙,提着两柄大铁戟,在马上虎目圆睁,厉声吼道:“大耳贼,听闻你帐下有一万人敌,何不叫他与我一战,若是不敢,就速速下马受降,听候我家主公发落”

典韦在阵前骂阵,关羽丹凤眼眯着了一条线,手捻美髯,手中倒拖青龙偃月刀,摩挲得地上的砾石“咯噔”作响,催马就准备出阵迎敌时,已经有一将纵马出列,马蹄一溜尘土。

原来是陶谦手下第一将军曹豹,刘备在援救陶谦的时候,曹豹被陶谦划给刘备,曹豹与刘备一同在以郯县东迎击曹操,却被曹操击破,两人一起退守下邳城,故此一直追随刘备左右。

曹豹虽然自持清高,但看到典韦的模样,就知道是一员勇冠三军的猛将,自己绝非对手,当然不会白白出来送死。

此时突然蹿出阵去,原来是刘备的结义三弟张飞,悄悄的用手中的蛇矛在他的马屁股上捅了一下。坐骑吃痛,才发狂一般冲出了阵去。

至于张飞这么做的目的,乃是因为恼怒曹豹自认为身出名门常常不听他的军令,故意让曹豹出去送死。一则是为了泄愤,二则是想借刀杀人,削弱陶谦实力的目的。

“吁……”

坐骑发狂一般朝着典韦奔驰而去,曹豹几乎吓得魂飞魄散,拼命的勒马带缰。

只是张飞这一矛戳得够狠。位置够毒,**的战马此刻仿佛发了疯一般,任凭曹豹怎么拉扯缰绳,都不肯停下脚步。

“果真有不怕死的人,纳命来!”

典韦正骂的神清气爽,忽然看到一员战将策马而来,浓眉一挑,目光顿时变得兴奋起来!“

“走!”

吕布一抖缰绳,铜爵马一声长嘶,撒开四蹄。闪电般腾空而起。

两马相交,闪光一闪,一颗人头滚落马下,曹豹的无头尸体一个倒栽葱坠落马下,失去了主人的战马连声嘶鸣,落荒而去。

“哇呀,……好厉害的猛将,一戟斩敌,果然凶悍!”

看到本方有武将被斩落马下,而且怎么被斩的都没看清楚。顿时让刘备军之中发出一声惊呼,士气迅速的萎靡下去,而曹军则爆发出一阵山呼海啸般的欢呼,军心大振。

“哈哈。简直是酒囊饭袋,刘备,难道你军中都是这样的角色吗?哪个还来受死!”

典韦手中大铁戟插在曹豹的尸体上,轻而易举的就把一百多斤的无头尸体挑了起来,在沙场中央纵马徘徊,一副视刘备军如草芥的样子。

“典韦匹夫。让某来砍下你的头颅!”

马蹄声再起,伴随着一声雄壮的嘶鸣,这次纵马出征的却是手提青龙偃月刀的关羽。

“我还以为你不敢不来了呢!”

典韦将铁戟上挑起的尸体想着关羽砸去,嘴里还不忘讽刺一番。

关羽迎着飞过来的尸,探出左臂,一个怀中抱月,将曹豹的尸体接了过来,扭头朝本阵喊了一声:“将军战死沙场,当马革裹尸而还,岂能抛尸荒野,供豺狗虎豹啃食,儿郎们把尸体收了”

关羽和张飞,一个唱黑脸,一个唱红脸,虽然张飞刚刚的动作隐蔽,但还是被关羽捕捉到了,他虽不赞同张飞的做法,但如今木已成舟,他如今所能做的,就是抢回曹豹的尸体。

关羽话音一落,立即有精锐步卒冲出阵来,把曹豹的尸体抢回阵中,等战斗结束之后,再取一杯黄土掩埋。

“狂妄,吃关某一刀!”

关羽一抹美髯,提缰凌空就是一刀,裹挟着雷霆万钧之势,朝着典韦兜头猛劈。

“开!”

典韦虎目圆睁,手中铁戟横扫,携带着地裂山崩,硬生生的磕向关羽的大刀。

只听一声震耳欲聋的金铁交鸣,典韦只感到虎口一阵发麻,方才知道关羽的勇武果然不是浪得虚名。

而关羽手中的青龙刀也是震得十指一松,同样在心里喝了一声:“好力气,比起黄忠难分伯仲!”

当下关羽变得小心翼翼,大刀势大力沉,横劈竖砍,搅得绿锦战袍鼓风涌动,猎猎作响。

而典韦同样收起了轻视之心,手中两柄大铁戟挥舞开来,隔拦阻架,大开大合,沉着冷静的与关羽厮杀了起来。

两人刀来戟往,酣战了五六十回合,难分胜负。

“嘶,好厉害的猛将,竟然与二弟厮杀如此之久,想不到曹操手下竟然有如此猛将!”

看到典韦酣战关羽五十回合不落下风,刘备心中惊讶不已,悄悄的扭头朝曹操看去,目光中满满都是羡慕,如果这样的猛将都归于我的帐下,何愁大业不成。

而曹操也微微皱眉:“这关羽的武艺,比起当年的虎牢关来更胜一筹,只恨当初阻挠袁绍没有杀他,以至于有了今日的祸端!”

在双方士卒的助威声中,两员猛将又战七八十回合,典韦逐渐感到吃力,招架隔拦之时有点力不从心。一咬牙,荡开关羽的大刀,策马往回奔走,同时插住双戟,从鞍山取下十支短戟。

看到典韦策马回阵,关羽哪里肯舍,舞刀拍马来追。

典韦将短戟握在手中,绕着本方军阵驰骋,高呼:“贼来十步乃呼我!”

典韦高喝完毕,遂放慢了步伐,等待关羽追来,须臾,只见关羽仿若猛虎一般杀来,阵中曹军高呼:“典韦将军,关羽十步了!”

关羽乍一听,丹凤眼眯成了一条线,曹军将士为何说:关羽十步了,这其中定然有诈,当下不由得多加了一个小心。

“敌来五步乃呼!”典韦再次放慢马速,高声喝道。

关羽此时和典韦的距离刚好是五步的距离,听到典韦的高呼,他立即勒住战马,于此同时,曹军将士齐齐高呼:“关羽五步了”

只见典韦猛地一转身,两把闪着寒光的短戟迎面砸来,关羽蚕眉一挑,发须张狂,手中青龙刀挥舞开来,形成一道半月光迎上,“哐当”两声,两支短戟被关羽一刀劈落在地。

关羽不在停留,连忙策马归阵,典韦倒也不追赶,亦催马归入阵中,两员大将酣战了一百三十多回合,棋逢对手将遇良才,既然谁也奈何不了谁,就没有再打下去的必要了。

“仲康,你去!”

曹操看到典韦没能旗开得胜,脸色微微阴沉,他倒也不怪典韦,怪只怪刘备这个不知道是真是假的汉室宗亲竟然能拥有这样的绝世猛将,不过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如果不能击溃刘备,自己就无法夺得徐州,自己必须尽快解决这个问题,否则袁绍也会不甘寂寞,现在淳于琼和颜良屯兵白马,这是一个严重的问题。

想到这里,曹操目光锐利的盯着敌阵旌旗下的刘备,对着身旁的另外一员大将说道:“仲康,你去!”

曹操身边那员大将应诺一声,旋即提刀出阵,立于两军阵前叫骂:“谯国许褚在此,何人敢与我一战!”

刘备面色平静的矗立在旌旗之下,忽然见到曹军旌旗再次开出,一员身躯凛凛的大将提刀出阵,只见他黑盔黑甲,皂青色战袍,手提一柄七十八斤重的九耳八环大砍刀,华棱棱直响,反威风凛凛,杀气腾腾。

“看样子,又是一员悍将!”

刘备举目望去,心中暗自赞叹,这曹操是在哪里寻得这样的骁将,为何就他寻不得?

还没等刘备回过神来,早有一骑从右翼杀出,正是**五花马,手提丈八蛇矛的张飞,原来张飞看到关羽和典韦杀得难解难分,早就心痒难耐,可是刘备没有开口说话,他也不好前去助阵,眼瞅着敌军又有一员战将出阵,趁着刘备不注意,打马挺矛杀出阵来:“许褚休要猖狂,可认得你张飞爷爷!”

许褚手提大刀,勒住战马,见到敌阵旌旗开之处,一员八尺大将纵马而出,只见他面似黑炭,豹头环眼,燕颌呼须,声若巨雷,势如奔马。

许褚动了动身子,指着张飞破口大骂:“环眼贼,某怎地不识得,你不就是涿郡的张屠夫吗?”

转瞬之间,张飞就已经杀到了二十步之遥,被许褚这一讥讽,顿时气得七窍生烟,爆喝一声:“你这头待宰的肥猪,看俺非得在你身上戳几个窟窿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