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299章 徐州事定

第二百九十九章 徐州事定

曹操和刘备在下邳鏖战,刘备依靠下邳城据守,城中军民上下一心,竟堪堪的抵挡住了曹操的勇猛进攻。

就在曹刘对战的第五日,曹操收到了兖州的战报,正当他不知道如何解决面前的危机时,其谋士郭嘉献计,让曹操一鼓作气,拿下徐州,曹操听从郭嘉的建议,并下达了死命令,如果三日内不能攻破下邳城池,三军皆战。

第六日,随着曹操挥动手中的旌旗,霎时间,万弩齐发,万军乍动,密密麻麻的曹军挟裹着漫天的尘土,铺天盖地,潮水般向下邳城蜂拥而来,整个下邳城的上空都充斥着战鼓声、喊杀声响彻云霄,令人胆寒。

曹操亲自提剑赶到城下,督促军士搬土运石,填壕塞堑,下邳城的刘备军早就严阵以待,大石巨木,沸水热油同时滚滚而下,两军将士直杀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下邳城下很快就堆满了双方士卒的尸体。

城楼上虽然矢石如雨,但丝毫没有阻挡住曹军的奋勇厮杀,有两员裨将畏避不前,被前来督战的曹操擎剑斩于城下,他又亲自下马解土填坑,于是曹军大小将士无不奋勇争先,军威大振,刘备军抵挡不住,曹军争先上城,斩关落锁,一波接着一波的曹军蜂拥入城。

刘备在关羽和张飞的拼死保护之下,率领着三千残兵杀出下邳城,向着徐州城方向靠拢。曹操在下邳城整顿兵马数日,准备率大军包围徐州城时,忽然又收到了荀彧的书信,荀彧在信中说道:“袁术入侵兖州,李通抵挡不住,连输数阵,望主公早点回师许都!”

曹操拿着荀彧的书信,踌躇未决,他认为,在他的一生中。有三大敌人:袁绍、刘备、吕布,如今好不容易有机会能杀掉刘备,他不想错失这个良机,否则等到下一次。又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最后不知道郭嘉又对曹操说了些什么,居然促使曹操留下夏侯渊驻守下邳城,他自己率领大军回师许都不提。

此时已经到了六月中旬,西凉的天气是愈发的炎热了。

吕布的府邸内灯火通明,此时已经是戌时。天色早就漆黑下来,婴儿般粗细的牛油蜡烛,把整个议事厅照映得是通通透透,贾诩、徐庶、法正端坐在厅堂之上。

吕布将手中的战报一抖:“曹操撤军,恐怕不会没有后招吧……,军师以为他会怎么做?”

贾诩摇曳折扇,冷笑一声:“无非就是挑拨离间,二虎争食而已,这是曹操惯用的手段,有道是:一山不容二虎。那陶谦也不是什么善茬,难不成还真的会让刘备等人在徐州落脚吗?曹操倒是好算计,他从徐州一撤退,短时间恐怕无力南下了,陶谦和刘备必然相争!“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陈宫说:“我是旁观者清,他们是当局者迷,往往最简单,最老套的计策,却是最有用的。最实在的计策,从刘备踏足徐州的那一刻开始,徐州就注定不得安宁!”

法正点点头:“只看那刘玄德到底有没有本事夺得徐州了,不过那陶谦老儿如何斗得过刘备啊”

反倒是徐庶一直低头沉思。没有开口说话,他懂得韬光养晦,这大厅里的人,两个是吕布的首席军师,一个是皇族后裔,青年后起之秀。不到万不得已,他也不会轻易的去得罪,毕竟他还没有摸清两人的性格,如果妄加言语,恐怕会引起对方心存芥蒂。

吕布看向一直沉默不语的徐庶,笑问道:“元直,你有什么看法!”

徐庶抬起头,轻声道:“启禀主公,近来我一直在看刘备的情报,此人性情坚忍,屡战屡败,屡败屡战,几次挫折,却不露声色,而且还懂得隐忍,的确是一个不可小觑的人物。但仅凭此,恐怕还不是陶谦的对手!”

吕布点点头,示意徐庶继续说下去。

徐庶说:“陶谦经营徐州多年,但不管他出于什么目的,他的确把徐州治理得相当不错,勤政爱民,仁义布德,深得徐州平民和士林的爱戴,被称之为“陶使君”,刘备虽然也不错,挂着汉室之胄的名头一路散布仁义,也颇得平民百姓的爱戴,特别是他这次仗义支援徐州,已经引得了徐州百姓的尊重,如果在他能得到徐州士林的支持,恐怕或许能与陶谦一争高下,可惜……”

“可惜什么?”,法正急切的询问了一句。

“可惜陶谦有两个不争气的儿子,如果陶谦一死,他的儿子如何是刘备的对手,所以说,只要刘备能等,他必能兵不血刃的坐上徐州的宝坐!”

贾诩和陈宫闻言,先是一怔,旋即连连点头。

“如果陶谦足够聪明,为了不让他们陶家断了香火,或许在临死前亲自将大权交给刘备!”

徐庶又若有所思的补充了一句。

吕布面色平静的看着徐庶,心中却早已惊涛骇浪,徐庶的每一句话,每一次分析,都如同一部泛黄的历史书,一页一页地揭开沉浸他心中多年的历史沉淀。这样的人得之万幸,失之交臂则是祸患,怪不得当初贾诩提醒他,不能得其效命就杀了他,如今看来,所言非虚。

贾诩赞赏的看了徐庶一眼,笑道:“刘备能不能在徐州立足,就得看他的本事了,是龙是虎,是蛇是虫,咱们就拭目以待吧,如果他连陶谦的都斗不过,那可真就令我们失望了。”

陈宫点点头:”文和说得在理,如果刘备连陶谦都斗不过,又怎能和曹孟德交锋?”

吕布起身道:“对了,江东那边如何?”

自从他听说孙坚被暗杀,心中又是欢喜,又是忧伤,要说他今生佩服过谁,除了曹操,就只剩下孙坚了,当年虎牢关一战,他本可以将孙坚及其将领一网打尽,但是他却放了孙坚,一则是为了让孙坚和其它诸侯产生间隙,从而破坏关东联军;二则,他也是为了给江东埋下伏笔,否贼让刘表一家独大,他日后不好攻打荆州;三则,他也很佩服孙坚的为人,有意放他一条生路。

作为交换条件,孙坚答应,只要吕布曰后攻打荆州,他将会率江东军夹击刘表,直到吕布夺得荆襄为止。可惜的是孙坚仍然没有逃脱命运的轮回,惨死别人的箭下。

同时孙坚的死也在吕布心里敲响警钟,他不能因为历史的改变而放松警惕,虽然此时他身在西凉,远离中原,但是保不齐不会被人暗算而生死人手,孙坚身殒便是佐证。

贾诩说:“孙坚死了,被曹操追赠为扬州此时、长沙侯,他的长子孙策承其爵位!”

吕布眉头紧蹙:“如今那边是什么情况?”

“孙策在他父亲死后,投到袁术帐下,一直帮袁术东征西讨,立下不少战功,去年他向袁术借了不少兵马,在江东打下了一片基业,有点拥兵自重的意思,袁术几番催促他前往寿春,但都被他回绝,袁术此刻已经连结刘表,对江东虎视眈眈!”

吕布默然,看来并没有太多的变化,孙坚还是身亡,孙策借袁术上位,下一步,该是到了袁术称帝的时候了,想到袁术,吕布不由得大骂其蠢货,“代汉者涂高”,仅凭这句谶言,就想拿着玉玺妄想窃据神器,真是不知所谓。

吕布有时候会独自沉思,如果袁术迟点称帝,如果当年他和袁术汇合成功,历史会不会发生改变,答案是未可知。

吕布好像又想到什么,有询问贾诩:“我西征回就没有看到义山,他去哪里了。”

贾诩一愣:“诩也好久没见到他了,如果主公不问,在下都没注意!”

杨阜到哪里去了,他的确不知道,他也很久没有见到杨阜了,最后一次见,还是在收复陇西的时候,如今时间快过去一年了,他也没见到杨阜来陇县述职。

杨阜德才兼备,刚正不阿,所以颇得吕布的信任,况且他和姜叙在吕布入驻汉阳的时候,是第一批支持他的士林门阀,所以吕布在入驻汉阳后,他的职位并没有变化,还是当初汉阳参军,总督汉阳郡的军政,除了太守韦康,他就是最大。

所以他的消失,瞬间就引起了吕布的重视。

“伯弈知不知道他在哪里?”

贾诩摇摇头:“倒是没有说明,等明天让元直亲自前往汉阳一趟!”

吕布看向徐庶,下了命令:“元直,明天你去冀城,拜谒一下汉阳太守,顺便问一下杨参军干什么去了。”

徐庶当即应诺了一声。

吕布看到没有别的事,当下便遣散了众人。

葭萌关,因地处葭萌县而得名,周慎王五年时,巴王和蜀王曾因私仇相争,于是秦惠文王趁机派遣大将司马错出兵伐蜀,与巴蜀军在葭萌关外展开数次激战,巴蜀军依葭萌关据守,当时秦军也是损失惨重。

秦国灭掉巴蜀之后,置葭萌县,治昭化。这葭萌关,地处秦蜀交通枢纽,嘉陵江和白龙江在此汇合,陆路上通汉中,下通成都,顺嘉陵江而下,可知道巴西重镇阆中。

葭萌关山峰奇瑰,自成天堑,主峰连结玉垒,地连锦城,襟剑阁而带葭萌,踞嘉陵而枕白水,古人将葭萌关称之为天设之雄,此时在葭萌关的一座山峰上,一个身躯凛凛的中年文士跳望远处的层峦叠翠畅然大笑:“一年了,终于完成了,是时候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