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302章 刘璋病重

第三百零二章 刘璋病重

时间又过了两月,建安一年初春,有异星出现在北斗,天下人见此异像都议论纷纷,是年必有君主亡故。

二月初,益州传来消息,益州刺史刘焉病重,恐不久与人世,此消息一出,天下哗然。

在众诸侯的眼中,刘焉是个聪明人,因为他看清楚了当时的形势,知道大汉已经病入膏肓,无可救药。

由于黄巾之乱的推动,促使早已日薄西山的大汉朝更是雪上加霜,就好似在狂风中摇摆的柳条,不日就在折断,衰败之像已现,不久后乱世必将拉开帷幕,会重现众诸侯逐鹿中原的局面,所以刘焉欲取得一安身立命之所,割据一方。

于是刘焉便向朝廷提出了一个建议,即用宗室、重臣为州牧,在地方上凌驾于刺史、太守之上,独揽大权以安定百姓,史称“废史立牧”。灵帝采纳了这一建议,但是结果却造成了各地割据军阀的形成,包括刘焉在内的州牧上任后基本就不再受朝廷的控制。

当年益州刺史郤俭在益州大事聚敛,贪婪成风。本来想领交州避祸的刘焉因为听侍中董扶说益州有天子之气,改向朝廷请求为益州牧。于是灵帝以刘焉为监军使者、益州牧,被封为阳城侯,命其前往益州逮捕郗俭,整饬吏治。

因为道路不通,刘焉暂驻在荆州东界。此时郤俭已被黄巾贼马相等杀死,但是刚称帝的几日的马相又被益州从事贾龙组织军队击败。贾龙于是迎接刘焉入益州,治所定在绵竹。刘焉上任后,任命贾龙为校尉

刘焉上任后,任命贾龙为校尉,将他迁到绵竹居住。刘焉安抚收容逃跑反叛的人,极力实行宽容恩惠的政策,但内心别有图谋。

当时五斗米道教首领张鲁的母亲长得很漂亮,加上懂得神鬼邪说,和刘焉家有往来。刘焉就任命张鲁为督义司马,与别部司马张修一起前往汉中,攻打汉中太守苏固。张鲁在汉中得势后,却杀死张修。截断交通,斩杀汉使,刘张两家由此结怨。刘焉则以米贼作乱阻隔交通为由,从此中断与中央朝廷的联络。

他进一步对内打击地方豪强,巩固自身势力。益州因而处于半独立的状态。天下诸侯讨伐董卓之时,刘焉也拒不出兵,保州自守。犍为太守任岐及之前平乱有功的贾龙在司徒赵谦的游说下起兵反对刘焉,赵谦又奉命率军进益州,但是因贾龙等被刘焉击杀,于是撤军。

十八镇诸侯互相攻伐导致中原大战,南阳、三辅一带有数万户流民进入益州,刘焉悉数收编,称为“东州兵”。这支军力虽然引起了不少民患,但是也成为刘璋继任后平定赵韪内乱的决定性力量。

许都。司空府邸。

刘璋病重的消息终于传到了许都,此时,曹操正考虑南征徐州,但益州传来的消息打乱了他的计划。在司空府邸大堂之上,曹操紧急召集数名心腹谋士商讨益州的对策。

大堂内,曹操显得有点焦躁不安,背着手来回踱步,按照他的计划,他必须要完全平定徐州之祸,然后再扫清汝南境内的黄巾余孽。现在刘焉病重,益州必定会落入争端之中,其中最让他忌惮的,就是在西凉的吕布。如果吕布得了西川。那无疑成了曹操最大的危险。

“这个混账刘焉,去年称其病重,让朝廷将其子刘璋从许都派到益州,他却趁机留下刘璋,不让他回来,如今刘焉快死了。其位必落在刘璋的头上,就凭刘璋那病体樵夫,哪里会是吕布的对手,蠢货!”

曹操走了半响,一脚踹开挡在面前的桌案,怒气冲冲的咆哮道。

曹操发泄完心中的怒火,便将目光投降众谋士,先落在了郭嘉的身上,见郭嘉面带微笑,手执羽扇,显得胸有成竹,不悦道:“奉先,你笑什么?”

郭嘉在所有人中,年纪最小,但精神却最差,脸色苍白无力,精神不振,和旁边的荀彧形成鲜明的对比,他现在的样子和已故的戏志才当初一个样,让曹操极为担忧,他可不想郭嘉像戏志才一样早早的离他而去。

郭嘉微微一笑:“主公,你是在担心刘焉时候,吕布会攻打西川吧?”

曹操道:“不错,吕布现在拥有西凉四郡,兵强马壮,粮草充足,如果他愿意,早就攻打西川了,他之所以迟迟没有攻打,恐怕就是为了等刘焉病故,趁着西川未定,以最小的损失获得最大的战果!”

荀彧说:“如果咱们猜得不错,恐怕他早已觊觎西川已久了,古人云:得蜀还需望陇,说的就是出陇西对于西川的重要性,如今陇西被吕布牢牢控制住,足以证明他吕布志在西川,恐怕当年他帮助董卓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郭嘉抿了抿嘴,笑得极为惹眼:“他打韩遂,打梁双,打羌族,就是为了巩固他在陇西的后方,以便日后好出兵西川,他真是好算计啊!”

曹操不悦的看着他们,不满道:“我叫你们来,不是听你们来分析他的图谋,叫你们来是商议如何解决这个问题的!”

郭嘉道:“这个好办,等刘璋死后,主公以朝廷的命令,封张鲁为益州刺史,刘璋就让他做个江陵太守就可以了”

曹操明白郭嘉的意思,但并没有立即点头,他又将目光投在后座的荀攸身上,他见许攸虽然一言不发,但脸上的神情明显很亢奋。

曹操便点头笑道:“公达不要总是沉默嘛,看来你很欣赏奉孝的建议,你不妨谈一谈!”

曹操帐下有两大谋士,荀彧、郭嘉,这两人也是他心腹,对他们言听计从,而许攸虽有谋,但现在还不是曹操的心腹,他是最近才过来的,是由荀彧推荐的,他本是袁绍的谋士,如今虽然投到曹操帐下,但曹操对他的信任还略显不足。

荀攸有自知之明,虽然他和荀彧的关系匪浅,但他知道自己的资历还不足以跻身和核心决策圈,所以他表现得很低调,一般都不会轻易发言。

但此时他被曹操点了名,而且含蓄的批评他总是沉默,荀攸不得不起身道:“攸言恐怕会延误明公决策,所以不敢言!”

“文和这话就不对了,我有什么话不能听?且说说看!”

许攸只能硬着头皮:“我附议郭祭酒之言,如果明公让张鲁去做益州太守,他会很开心的率兵入川,而刘焉经营西川已久,养了一大批的忠义之士,他们是不会同意张鲁做益州刺史的,必定会拥立刘璋做益州之主,双方就会为了益州刺史的位置展开攻伐,当然,这只是其中的一个目的而已,就像明公所言,吕布志在西川,如果刘璋一死,他就会兵出陇西,攻打川蜀,三方兵马必定会在西川展开大战,这是郭祭酒的“三虎竞食之计”!”

曹操听完后,扭头看了一眼郭嘉,见郭嘉点点头,曹操顿时明了,看来,这荀攸的智谋不输给荀彧和郭嘉二人。

曹操点点头,对众人笑道:“好,就按奉孝说的办,等刘璋死了,就让张鲁去做益州刺史,他能不能当上,就看他自己的本事了!”

众人纷纷起身告辞,曹操待众人散去,又悄悄命侍卫把郭嘉找来。

书房里,曹操和郭嘉先后坐下,今天郭嘉在议事厅上的话语不多,这和他身体虚弱有关,从去年冬天郭嘉便开始变差了,虽然现在有了起色,但依旧没有痊愈,身体十分虚弱。

“身体怎么样?”

两人刚刚坐下,曹操就开始关心的询问郭嘉的身体。

郭嘉微微一笑:“多谢主公挂念,身体愈发的硬朗了!”

他见曹操闭口不言,又接着道:“主公,荀攸可以替代我!”

沉思良久,曹操说:“先别说这个了,我准备讨伐刘备了,你怎么看!”

郭嘉很快就切入要点:“如果主公要讨伐徐州,就先把汝南阻断,以防刘备逃亡豫州!”

曹操眼睛眯了起来,缓缓的点了点头,他心里明白,如果让刘备逃到豫州,那简直就是大患,他是不会个刘备得逞的。

。。。。。。

陇县,温侯府邸。

吕布在收到刘璋病重的消息后,他也紧急召集了贾诩他们前来商讨攻打益州的对策,就在他们商议不到一半的时候,门外就有士卒来报:“主公,杨参军在外面求见!”

随后在成廉的带领下,杨阜大步流星的走进了议事厅。

一年不见,杨阜看上去非常的狼狈,衣衫褴褛或许还有些夸张,可是那样子,的确是让人看着发笑,头发乱糟糟的,义父也烂了好几个口子,一只脚靴子,一只脚却是草鞋,活脱脱一个叫花子。

一进大厅,贾诩忍不住大笑起来:“义山,你这一年干什么去了?怎地这幅模样?”

杨阜嘿嘿一笑,矗立在大厅上朝着吕布禀报道:“杨阜参见主公!”

“嘭!”吕布猛地一拍桌案:“大胆杨阜,竟敢擅离职守!”。

PS:??卡文了,想好了,但是写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