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319章 益州的反应一

第三百一十九章 益州的反应(一)

夏日的西蜀闷热而潮湿,雨水像任性的小孩一样反复无常,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丝毫不带走一片云彩。

刚刚放晴了小半个时辰,天空忽然又变得乌云密布,雨点像豆子一般的从天空变本加厉的洒下来,敲得房顶上的瓦片噼里啪啦的响个不停。

随着最后一个试图抵抗的蜀军士卒被乱刀砍杀,喊杀声消失,内河之水哔哔地奔流着,人与马匹的鲜血将绿油油的河畔草地染成暗红颜色,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血腥味道。

虎豹营士兵们在战场上逐一搜捡,翻动尸体,若有还喘息的,就一刀搠死,在剑阁的城墙上,姜叙把长枪别再城垣上,雷铜的头颅高高悬起,他矗立在城头,目视前方,默不作声,似是疲惫之极,夕阳映衬之下,他硕长的身影宛若青松,只是脸上沾满血污,无法分别此时他的表情如何。

杨阜走上前来,心中似乎已经有了答案:“奇袭剑阁,这是送给主公的大礼,伯弈,你成功了!”

“死了两千多人,不算完胜,何来大礼”

“剑阁一失,蜀中必定大乱,那刘焉恐怕命不久矣,刘焉一死,刘璋继位,那刘璋是什么人,你我还不清楚吗?”

姜叙赞许地说:“你说得不错,用两千人换西蜀,他们也是死得其所了!”

杨阜思忖片刻,抬头询问:“你真的要把伯约调到别处?”

姜叙微微一笑。抬起手,向着即将没入地平线的路平日,如同要把那日头抬起来。

“说不定,今日虎豹营的战斗力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厉害,特别是蛊毒,只要被射中,不到半柱香的时间就会化为一滩血水,我在想当初我们何羌族作战的时候,他们为什么没用!”

杨阜摇头苦笑:“羌族和南蛮都是制毒高手,这并不奇怪。如果当初他们对我们使用这毒箭,恐怕此刻已经没有羌族了,他们并不笨!”

这个时候,铛铛铛铛的锣声在剑阁城四周响起。诸部开始聚拢队形,鸣金收兵,入蜀的第一战,就在这如丧钟乐般的金鸣声中结束。

成都,蜀军校场内。

“拿剑要稳。突刺要发力于腰!”说话之人乃是一个将军打扮的人,他一脸的桀骜不驯,面部狭长,鼻尖鹰勾,是相书上说的青锋之相,这种相貌的人,大多偏狭狠戾,此人只是西川四将排名第一的蜀中枪王张任。

西川四将,是蜀中将士对刺史刘焉帐下四位将领的合称,分别是张任、刘璝、泠苞、邓贤。四人都是忠义之士,血气方刚,刘焉能有今天,与他帐下的四个将领脱开不关系,当年东州士林叛乱,全靠着四人领兵征伐。

张任举起短剑,口中教训道,眼前的少年点点头,再一次扬剑朝他刺来,这一刺迅捷无比。已隐然有了几分火候,张任游刃有余地格挡着,还不时提点两句,每一次提点。都让少年的枪势变得更加的凶猛,他的悟性和根骨,让张任心中颇为惊讶。

他记得老师童渊曾经说过,剑本凶器,乃是百兵中的杀人利器,人心怀有戾气。才能在剑术上更进一步,而刘闸在这方面的天分,让张任啧啧称奇,小小年起,一握住木剑就杀气四溢,尤其听他解说快剑的要诀时,更是杀气四溢,他与张任对练,每次都好似面对杀父仇人一样,经常逼得张任使出真功夫,才能控制住不伤到他,也不被他伤到。

张任真心喜欢这孩子,毫不藏私,除了百鸟朝凤枪外,已经把胸中所学尽数教出,他相信,如果师傅童渊知道,也一定会很高兴!”

“行了,今天就练到这里,筋骨已经疲乏,在练有害而无益!”杨任十次拍落了刘闸手里的短剑,宣布今日的练习就到这里。

刘闸脸上红扑扑的,微微有些喘息,但整个人显得特别兴奋,他深躬一礼,然后用衣襟下摆擦了擦剑身,随口问道:“童渊教你的枪术,你什么时候教我?”

张任微微皱了下眉头,这孩子的话里对童渊殊无敬意,按辈分来算童渊可是他的师公,不过这些大族子弟都是如此,学剑学射学御,无非是一技傍身而已,改变不了世家寒门之间的尊卑藩篱,他回答道:“小公子,末将秉承师命,没有师傅他老人家点头,这百鸟朝凤枪不会传授给外人!”

刘闸“哦”了一声,又问道:“你是我祖父帐下的将领吧,你给我说说,你们投到他帐下多少年了?”

杨任笑道:“我们投到主公帐下五年了,当然是主公帐下的将领!”

刘闸好奇道:“五年了?那你我不算是外人,算起来,你们都是我刘家的家将!”

张任举得有点莫名其妙,他们不明白刘闸小小年纪,为什么会长那么多心眼,别看他年纪虽小,说的话却比刀子还锋利,句句刺在心口,杨任脸涨得发紫,偏偏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刘闸见他哑口无言,不耐烦的催促道:“祖父让你教我练武,你却藏私,你教不教我,可就全在你一念之间!”

最后一句,威胁之意溢于言表,张任尴尬地站在原地,他不明白,刘闸小小年纪,为何颇攻于心计。

刘闸露出一丝嘲讽的意味:“既然你不愿意,那就算了!”

张任无奈地笑了笑,将铁剑插回鞘中。

“如果你什么时候向教我,就来找我,记住,刘循是个庸人,而我才是父亲最疼爱的儿子!”刘闸眼神灼灼,这让张任感觉到几分熟悉,他记得有一个师弟在第一次学枪时,也是这样的眼神,不由得在心中纳闷,这刘闸那里来得那么多渴望,他身为汉室后裔,没有必要学习枪法,只需要学剑击傍身即可!

这时候,在府邸外传来马蹄声,一骑信使飞快驰来,行色匆匆不及绕路,直接踏过校场,直奔主帅大帐而去,刘闸和张任对视了一眼,前者漠不关心,后者心事重重。

那信使驰到大帐门口,下马把鱼鳞信筒扔给卫兵,一头闯了进去,帐篷里刘璋和邓贤两个人正在饮酒吃东西。

张任一直在教刘璋的次子学武,邓贤只能陪刘璋干一些索然无味的事情,两个人开怀畅饮谈些经学趣闻,鸡舌鹅肝的味道弥漫四周。

信使走到邓贤身边,附耳说了几句,邓贤脸色阴晴不定,挥手让他出去,刘璋用蜀锦擦了擦嘴巴,见到邓贤脸色阴沉得吓人,当下询问道:“邓将军,发生了什么事?”

“剑阁失守了!”邓贤轻描淡写地说。

刘璋听完这句话,手中的蜀锦堪堪掉落,就差一点没从席位上跌落下来,他急忙问:“那现在该怎么办?”

前年刘璋被刘焉从许都接回来,他来到成都后,刘焉让他做的事并不多,无非看看书,和益州的士林子弟放鹰走狗,想当初刘璋在许都是何等的英俊,来到成都不到三年,就已经从一个英挺的男子变成了一个臃肿的青年。

他虽然没有什么军事才能,但也知道剑阁对于西蜀的重要性,如今听到剑阁被别人夺了,心中难免会有一点恐惧。

邓贤看到刘璋懦弱的样子,眼里闪过一丝失望之色,他在心中暗道:如果不是大公子和二公子双双死在李傕郭汜手中,恐怕益州之主也不会落到三公子身上,唉,这该如何是好!

一念及此,邓贤看向刘璋的眼神里,多了几分失望,他说:“公子,你还是先带小公子回去吧,我还有要是需要与张将军商议!”

“那我回去告诉我父亲去!”刘璋的话没头没脑,可意思却再明白没有了。

蜀军的体制相当的奇怪,蜀中派的势力俱都在军中,魁首是庞羲、张松,下面有张任、刘璝、泠苞、邓贤,邓贤四员大将牢牢地把持着军队;而在政治上和地方军上,却是东州士林黄权、王累人总幕地方军政大权。

雷铜和贾龙是剑阁守将,隶属于东州士林,如今剑阁丢失,恐怕刘焉又要在他们眼中挑沙子。

刘璋走后没有多久,就见张任进入大帐。

“剑阁失守了,按照主公的性格,是你去还是我去?”见到张任掀帐而入,邓贤开门见山,单刀直入。

张任面色比较平静,淡淡地说:“剑阁的重要性你是知道的,我去吧!”

邓贤为之一怔,失声道:“这,能行吗?”

张任说:“行与不行,明日便知,不管你去还是我去,主公不会再把剑阁让给东州人,王平驻扎在巴郡,如果不快一点,恐怕会失去先机!”

主帅身亡,兵将折损,对刘璋来说,算得上是一个最理想的结果,依着规矩,雷铜失剑阁,东州士卒已经违反了当初的约定:死守剑阁,刘焉当初把雷铜放在剑阁,等的就是这一天,如今雷铜战死,他们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去接受剑阁,虽然会损失人马,但比起剑阁来说,那些人马就显得一文不值。

这把握在手里的城池,东州士卒想要讨回去,可就难了,等于东州经营得密不透风的军中崩坏了一角,一直处于弱势的刘璋便有了可乘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