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343章 李典之死

第三百四十三章 李典之死

ps:??停电了,好烦

听到号角声,青州精锐还在不顾一切地劫掠着,只有李典的侍卫们立刻开始移动,他们看似分离各处,散乱不堪,实则把距离拿捏得十分精妙,如果有人能从天上俯瞰的话,就能看到,他们以李典为核心形成了一朵绽放的花朵,他们从四面伸展开来,当蜜蜂侵入花蕊时,层层叠叠的同时开始并拢,要把蜜蜂包裹在其中,再也飞不出去。

李典早就知道这支奇兵的存在,辎重队溃散之时,他们没有出现,李典便猜到对方的用意,那些青州兵的丑态,恰好成了绝佳的掩护,当他们认为曹军陷入狂欢的松懈中时,却不知道又被李典算计了一次。

张郃和潘凤也发现了这个状况,但他们已经没有别的选择,只要在合拢之前杀了李典,胜利仍而已掌握在手中,两人对视一眼,把乱七八糟的杂念赶出脑海,坡起地把马身前后错开,潘凤的单兵作战能力较强,直取李典,而张郃这负责派出曹军的干扰。

当潘凤和张郃二人的铁骑与李典的侍卫交错之时,李典的直属部曲们的包围圈也恰好合拢,时间计算得分好不差,两边大战,均是一触即发。

“上将潘凤来也!”

潘凤一边挥舞着大斧,一边在马上大呼,这位前冀州大将,散发出惊人的气势,他似乎陷入一种奇异的狂热状态中,有点自暴自弃,他们分出两彪人马,如雁行布阵,风驰电掣地卷过张郃两侧,把最先冲上来的几名曹军士兵一顿切瓜砍菜,瞬间爆发出来的压迫感,让阵前的敌人为之一窒,好似面对着千军万马。

“来的好,我正要试试名动河北的潘凤!”

李典在曹操的帐下虽然不是最厉害的。但也不是泛泛之辈,属于中上一列,虽然潘凤只在黄忠手上走了不到三个回合,但到底还算是一个名将,无论是斩杀还是生擒,都会让李典觉得很兴奋。

但李典也不敢大意,他朝身旁的副将努努嘴。示意他去试一下潘凤的深浅,副将会意。猛地一提缰绳,横刀立马拦住了潘凤的去路:“呔,贼将休得猖狂,有我在此,还敢放肆!”

潘凤勃然大怒,大斧一挥就要冲上去厮杀:“那里来的无名之辈,快快给我闪开,否则别怪我斧下无情!”

“哈哈,无名之辈?贼将无知。听好了,吾乃……”

“我管你是谁,吃我一斧再说!”

一声叱喝,不等李典副将反应过来,潘凤的战马已经杀到跟前,手中一柄百八十斤的大斧从天而降,咔擦一声将副将斩落马下。脑袋滚落一旁。

李典看得真真切切,这潘凤竟然一斧头就把自己的副将给劈了,当下怒不可遏,提刀来战潘凤。

潘凤爽朗一笑:“李典,刚刚只不过是牛刀小试,既然你自己前来找死。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潘凤大笑之下,一把大斧挥舞得虎虎生风,奔着李典狂风暴雨一般猛劈猛砍。

看到潘凤一斧头就把自己的副将劈了,李典知道对方是个拔山扛鼎的悍将,只能以招式取胜,绝不对不能和他拼力气,当下催马问着潘凤转个不停。手中朴刀劈、拦、扎、撩,专门寻找潘凤的空当下手,就是他失算了。

在潘凤霸道的狂劈乱砍之下,他直支撑了三十余回合就感觉到体力逐渐不支,想要拨马退走,否则定要惨死在潘凤的斧头之下,只是潘凤一柄大刀舞得威风凛凛,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根本不吃李典的虚晃,他和潘凤的交战看似将遇良才棋逢对手,但中间数次兵器相交,李典被震得虎口发麻,手中的大刀险些拿捏不住。

无奈之下,李典只好将大刀当作暗器投了出去:“吃我一飞刀!”

潘凤挥斧格挡,只听“铛”的一声巨响,将李典的大刀冲中间硬生生的磕成两段,趁着潘凤防御的时候,李典急忙调转马头,向着后面择路而逃,他此时早已懊悔不已,如果早知道潘凤如此彪悍,他刚刚就应该以优势兵力围而歼之,而不是让潘凤冲杀进来,如今造成这样尴尬的局面,如之奈何?

潘凤见到李典败逃,那里肯舍,这李典的生死是他们成败的关键,只要斩杀李典,他们才能突出重围,反之则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李典哪里走,河北张郃在此!”

突闻一声呵斥,斜刺里忽然杀出一将,正是在周围替潘凤扫清障碍的张郃。李典大惊失色,急忙调转马头,朝着相反的方向驰骋而去,然而他没有想到是潘凤恰巧催马赶来,一斧将李典的战马劈成两段,张郃趁着李典落马之际,策马赶来,一刀将李典的头颅劈飞。

李典国字脸的头颅骨碌碌的滚在地上,眼里写满了不甘之色,张郃捡起李典的头颅,扬在手中大喝一声:“主将已死,何不早降!”

许都,尚书台。

前日,镇守汝南的李通将军接到荀彧的一封书信,叮嘱他要留神郡内的局势,李通立即征集郡兵,把精锐都集中到了汝南城附近。他的部署尚未完成,变乱就发生了。

黄巾余孽刘辟纠集了数万旧党,在汝南附近突然发动大规模的叛乱,好在李通准备及时,闹闹守住汝南,但也不敢轻易出击,双方展开了对峙,叛军趁机在汝南附近大肆的劫掠,消息传到许都后,一道难题摆在了荀彧的面前。

曹操的主力正在赶往徐州的路上,乐进、于禁守在官渡,钟繇和李典镇守关西,唯一能去救汝南的只有身在许都的曹仁,不救,汝南危急,救,这许都空虚,成为争论的焦点,曹仁本人信誓旦旦,拍着胸脯说十日之内必解汝南之围,可荀彧却有没有允可,只让他厉兵秣马,准备随时出征。

就在出兵还未定案的时候,许都城内突然出现了一则诡异的谣言,让原本十复杂的局势更加的雪上加霜:“庐江孙策意欲袭击许都!”

从远在淮南的庐江袭击许都,路途千里,乍听起来是个极其荒谬的想法,但一想策划者是孙策,便没有人会笑得出来,这几年,那个江东的疯子给天下人带来太多的惊奇,没有人敢保证他绝对不会这么干。

更何况这则谣言还有鼻子有眼地指出,孙策是为了配合袁绍出兵,一南一北联手而动,袭许为佯,实则策应河北,许多人联想到,汝南本身袁绍的籍贯,遍布门生故吏,孙策选择这个时候出兵,意味更加深厚。

一个接着一个的坏消息传来,让许都陷入了前所未有的焦虑,荀彧别无选择,只能急令曹仁所部移动到项县一带,以截断东南至许都的道路,以防万一,他还加强了许都的城防准备,宣布四门紧闭,无令不开。

然而令他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这一天,他刚刚整理完从四面传来的书信,就有属官捧着一封加急的信件走了进来,荀彧接过一看,“轰”的一下子就瘫软在地,那封急件像飘雪一样落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