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349章 青梅煮酒论英雄

第三百四十九章 青梅煮酒论英雄

吕布送给蔡邕的府邸确实富丽堂皇,蔡府的正厅大约有五米之高,红木为柱,青石为阶,角瓦为顶,悬梁脊正,院中草木繁多,显得特别的清雅别致,端庄秀丽,颇为随和与清静之意。

吕布在门童的引领下来到蔡府的后院,还未走进,就听见院中传来一阵婉转的琴瑟之声以及一阵爽朗的笑声,想必蔡邕和他的客人相谈甚欢吧。

门童引路到此便转身离开,吕布稍微整理了一下衣袂后,便迈步踏进了院中,只见蔡琰正在亭中专心致志的弹琴,那婉转的琴瑟之音便是从她手中传出,向里则是蔡邕和沮授把酒言欢。

沮授眼睛很尖,他看到吕布正朝这边走来,对着蔡邕说:“伯喈先生,有客人到了!”

蔡邕放下手中的酒樽,扭头看了过去,见到来人是吕布,他急忙放下手中的酒樽,起身在亭外恭候。沮授亦跟随蔡邕起身在亭外恭候。

吕布说:“伯喈先生和公与先生真是闲情雅致!”

蔡琰听到吕布声音,心中突然一阵慌乱,她的心一乱,琴色也就跟着乱了起来,蔡邕知道蔡琰已经方寸大乱,他扭头看了蔡琰一眼,无奈的摇了摇头,眼里写满了苦涩。

吕布走进凉亭,看到准备起身行礼的蔡琰,他急忙劝阻:“昭姬不用多礼!”

蔡琰眼帘低垂,虽然吕布说不让她行礼,但她还是缓缓起身,对着吕布行礼说:“昭姬参见温侯!”,她已经好久没有见到吕布了,好像有一年或者更久,从黄舞蝶成亲开始,她就没有见过这个男人。

吕布有点无奈,他沉默了良久,这才还了一礼:“有礼!”

蔡琰又低了低身子,粉唇轻启。吐气如兰:“温侯,父亲,公与先生,昭姬先行告退!”。她其实很想留下来为吕布弹奏一曲,只是留下来越久她的心就会越痛,所以她还是离开为好。

蔡邕看着怀抱琴瑟离去的女儿,在心中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他是蔡琰的父亲。蔡琰的心意他如何不懂,只是郎无情妾有意,恐怕她和吕布此生有缘无份,自从吕布将她从异族手中救起的后,那时的蔡琰心里就已经起了变化,蔡邕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蔡邕收了收心神,对着吕布拱手道:“不知奉先今日前来所谓何事?”

蔡邕不是吕布的臣,吕布也不是蔡邕的主公,所以他和吕布相见,一直都是叫吕布的字。而且吕布早有过吩咐,没人的时候蔡邕可以直呼他的字,图个亲切。

吕布展颜一笑:“还真有一点事,没想到公与先生也在!”

沮授说:“在下听闻蔡大家落脚在此,隔三差五就会前来请教蔡大家经学,只是温侯公务繁忙,没有注意到罢了!”

吕布的确很忙,张郃和潘凤都决定留在并州军中任职,只有他还犹豫不决,起初还以为吕布会来找他谈谈天下大势。没想到吕布一回到陇县便呆在家中,别说来找他,就连一声问候也没有,所以他说起话来冷冷的。丝毫没有一丝喜悦。

蔡邕很想笑,他和沮授交谈的这几天,大概知道了沮授心中的想法,沮授在陇县待的这个月期间,已经在陇县周围调查了一段时间,见到方圆百里内的百姓丰衣足食。路不拾遗,晚上夜不闭户,一副大同社会的景象,他早就有意投到吕布帐下,只是吕布把他放在驿馆不管不顾。

吕布听出了沮授话语中的冷意,他很尴尬,一时竟不知道如何开口,说真的,他已经快把沮授给忘了,要不是今天来找蔡邕,恐怕他早就忘这个人。

蔡邕急忙出来暖场,对着吕布说:“今日煮酒正熟,奉先何不与我们一起浊酒一杯,至于你说的事,咱们喝完再谈如何?”

蔡邕知道沮授的才能,他希望沮授能留下来帮助吕布,这个月吕布将他冷落,虽然他是事外人,但也看出沮授已经有了离去之意,他本来想去提醒吕布的,不想吕布今天竟然亲自前来,当下急忙撇开话题,邀请吕布一同青梅煮酒。

吕布对着沮授说:“不知公与先生意下如何?”

沮授想了想,抬眼看着吕布说:“既然伯喈先生和温侯诚邀,公与不敢不从!”

三人互相见礼之后,一齐走进凉亭,石桌上早已经设置了酒俎,盘置青梅,一樽煮酒,三人对坐,开始互相敬酒,你一杯来我一碗,不到大半个时辰的功夫,三人都隐隐有一点醉意,忽然,天空中阴云漠漠,骤雨将至,一旁的蔡邕不由得抬头看了看,须臾,他指着天空中笑道:“你们且看那空中是何物?”

吕布和沮授顺着蔡邕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天空一阵昏暗,独有一处是明亮的,那明亮的地方盘盘绕绕,形似一条叱咤风云的巨龙,看起来好不凶猛。

沮授呷了一口温酒,将手中的酒爵放在石凳上,笑问:“温侯知道龙是如何变化的?”

龙是如何变化的?吕布没见过龙,他回答不上沮授的问题,于是回答说:“在下知识浅薄,不知道龙是如何变化的,还请先生示下!”

沮授挥了挥手衣袂,他先是起身给吕布倒了一杯酒,然后是蔡邕,最后才是他自己,他一遍倒酒一遍说:“龙能大能小,能升能隐,大的时候兴云吐雾,小的时候隐介藏形,升起来的时候腾飞于宇宙之间,隐的时候潜伏于波涛之内,如今是深秋,龙可趁机变化,就好像人得志而纵横四海,龙之为物,可比做当世的英雄,俗语说:时势造英雄,周末有始皇,秦末有项羽高祖,如今大汉石壁凋零,温侯征战四方,见识很广,肯定认识大汉四方豪杰英雄,可否请温侯指出来?”

这个问题到难到吕布了,他呷了一口酒,试着说了一句:“淮南袁术算不算英雄?”

沮授闻言,嗤之以鼻道:“恐怕不久就要变成冢中枯骨了,谈不上英雄,算得上是狗熊!”

吕布摇了摇头,又说道:“河北袁绍,四世三公,门生故吏遍布四海,如今坐拥四州,麾下百万雄兵战将千员,部下能干大事的人极多,可算得上英雄?”

谁知沮授抚髯一笑,毫不客气的说:“袁绍色厉胆薄,好谋无断,干大事而惜身,见小利而忘命,哪算什么英雄,你看吧,再过不久他必败在曹操的手上!”

吕布听后,斟酌了一番后说道:“有一个人名称八骏,威震九州,荆州刺史刘表算得上英雄了吧!”

沮授还是摇了摇头:“刘表有名无实,荆州地大物博,民殷国富,但他不思进取,只想守住荆州家业,就像一条风烛残年的老狗,只想守住自己的那半块狗窝罢了,算什么英雄?恐怕连袁术都不如!”

吕布想不到沮授言辞居然如此的犀利,当下又说道:“有一人血气方刚,江东领袖孙策可算得上英雄?”

沮授轻轻的将一颗青梅放到酒炉里,搅拌了一番后才说:“籍父孙坚之名,算不得英雄,只算得一只发育不全的小老虎!”

吕布真的累了,他有点无奈的说:“刘璋如何?他秉承父业,可仿效高祖成就大业!”

沮授抚掌大笑:“刘璋虽然是汉室宗亲,但却是一个碌碌无为之辈,不久就会被温侯所擒,恐怕连西川都守不住了吧!”

吕布说:“既然如此,我实在不知道谁是英雄,谁能入得了先生的发眼!”

沮授点了点头,一抚胡髯,朗声说道:“英雄,必须胸怀大志,腹有良谋,有包藏宇宙之机,吞吐天地之志者!”

吕布笑了,他亲自给沮授倒了一杯酒,问道:“以先生之见,这天下谁才是真正的英雄?”

吕布和沮授的对话很快,蔡邕差一点没有跟得上节奏,听到吕布询问谁是英雄的时,他也目不转睛的注视着沮授,很期待沮授口中所说的英雄到底是谁。

沮授的脸瞬间变得肃然,他说:“如今天下能算得上英雄的只有三个人!”

蔡邕惊咦了一声,急切的询问:“不知是那三人?”

沮授故作神秘的一笑,他呷了一杯酒后才缓缓的说道:“曹操,刘备,还有就是温侯!”

吕布闻言,吃了一惊,过了好久才回过神来,他连忙摇了摇头:“我算得上什么英雄,如果说曹操和刘备,我或许同意先生的看法!”

沮授反驳道:“其实不然,温侯在识人方面有着非凡的见识,贾诩、郑浑、陈宫、程昱,他们四个人当初只不过是管粮草的从事,还有县令以及寒门士子,温侯却委以重职,以至于获得如今的成就,再说武将,温侯帐下有贼首也有草莽,可他们个个都不是泛泛之辈,例如锦帆贼甘宁、巴陵贼周泰、白波贼徐晃等!”

吕布仍然不承认,当下接着说:“就算我有识人的本领,那也算不得英雄吧?”

沮授回答道:“那好,今日在下就好好说一下,温侯如何称得上英雄,如有得罪,还望温侯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