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351章 决定出征

第三百五十一章 决定出征

吕布沮授所言,心中有点惊讶,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无论是贾诩、程昱、还是陈宫,他们虽然都比较看好曹操,但在绝对实力面前他们确信袁绍取胜的概率要大一些,毕竟袁绍的实在摆在了那里,自己也认为曹操会败,沮授是唯一一个看好曹操的并州高层谋士。…≦,

沮授看出了吕布的惊疑,摸了摸他锥子般的下巴:“袁绍若是只带一个谋士去官渡,曹操必败,但他手下的能人太多了,逢纪、审配、许攸、田丰个个都不是泛泛之辈,但嗓门一个比一个大,袁绍又是个多谋寡断之人,九头之鸟,各飞一方,只会落在尘埃里,只要曹操犯得错误比袁绍少,就大有胜算!”,沮授是从冀州过来的,他太了解许攸他们了,把他们每个人的性格都手拿把掐,算得死死的。

贾诩捻着胡须,笑道:“公与真是深谋远虑!”

沮授摇了摇头,谦逊着:“算了吧,诸位才是深谋远虑呢,我只是对他们比较了解罢了!”

程昱突然眯起眼睛,猜测道:“按照公与这么说,官渡之战的结果还有待推敲,不过谁胜谁负都与我们无关,曹操若胜,我们往后多了一个强敌,袁绍若胜,那我们就少了一个强敌,不管谁胜谁负,这西川咱们还是要打的!”

去年刘焉病死,其子刘璋继位,俗话说一代天子一朝臣,虽然庞羲是刘焉的托孤之人,但刘璋很反感庞羲对他指手画脚,所以他不顾王累等人的反对,悍然把庞羲调到巴西担任天守,如今的西川完全是由赵韪、沈弥、娄发等人做主,这一年从西川传来的密报不少。其中以赵韪、沈弥、娄发掌握西川政局的情报做多。

“西川!”陈宫拿指头敲了敲桌案上的棱角,不由自主地露出笑意:“主公,还有诸位,你们说咱们打西川要多久?”

程昱不屑地撇了撇嘴:“如果庞羲在,或许会久一点,大概要一年吧。如果是赵韪等辈,半年足以!”

沮授笑了笑,有点质疑的说:“仲德莫不是忘了李严、费祎、刘巴、吴懿、张翼、张嶷等人?”

陈宫补充道:“还有徐靖!”

自黄巾之乱起,许多士人都算到天下必将大乱,因此很多人从京畿、徐兖一带逃到了荆襄,而包括荆州人在内的,不愿意依附刘表的,又跑到了益州,比如李严、费祎等荆州人。而其他地方的以徐靖最为有名。

程昱诡秘的笑了笑,声音变低:“他们都是东州士林,和巴蜀本土的士林冲突比较大,如果双方发生激烈的冲突,你说刘璋那个糊涂虫会帮助谁?”

沮授呆楞在了座位上。

“刘璋想要巩固地位,首先要保障本土士族的利益,其次才是东州士族,庞羲就是个例子。他就是做给巴蜀本土士族看得,但他又以赵韪辅政。又表明他没有完完全全的抛弃东州士林,他还不算太傻,知道左右逢源!”

经过程昱的提点,沮授恍然大悟,他想了想,感概道:“仲德一言。让我如拨云见雾,但刘璋还是做错了一件事!”,程昱他们和自己看问题的方式还是有点差异,他们喜欢从细小的方面分析问题,而他喜欢从大的方面去看。或许以后会有冲突,沮授这样担忧着。

贾诩好奇的问:“他做错了什么事?”

沮授说:“他还是太庸弱了,他应该把庞羲留在成都的,毕竟庞羲无论是和东州士林还是和本土士林的关系都比较好,只要有他在,成都就不会乱,至于赵韪嘛,此人我就不敢恭维了,主弱则欺主,主强则拥主,如今看来属于后者!”

沮授的话让他们陷入沉思,刘璋的这一步棋的确走错了,错在没有选好人,远贤臣而亲小人,这西川还能在他手中挥霍多久,还不如拱手献给吕布得了。

贾诩重新阖上眼,好似养神一般,他的脑子在飞速的转动着,从对峙开始,贾诩总觉得似乎有什么遗漏,刚才沮授那一句话,让他有了点触动,他默默地在心中推演,将无数漂浮在半空中的线头捋顺,突然一道闪光划过,散乱的线索纠结到了一处.......

贾诩阴测测地说道:“你们是不是忘记了一个地方?”

“何处?”吕布问了一句,这场聚议他是最无聊的,因为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四位谋士发言,他只是坐在位置上旁听,偶尔遇到四人发问,他就会择机发言,找到一丝存在感。

“阴平小道,上次姜叙偷袭剑阁的时候,就是从阴平出发的,我们何不在效仿一次?”贾诩说到这里,声音徒然提高:“阴平小道在上次的时候已经派兵驻扎,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主公可兵分两路,一路走剑阁,一路走江油,一方面策应魏延甘宁攻打三巴,一方面策应我们攻打沓中,只要偷袭成功,西川一战可定!”

吕布砰然心动,因为这个提议真的很不错。

但凡两军交战,都会考虑到天时、地利、兵马、粮草、辎重的问题,不仅要考虑到本方的,也要考虑到对方的,要学会换位思考,在对战的时候把自己比作对方将军,这样才能把自己立于不败之地。

这个问题被吕布提了出来,他说:“西蜀自古便是天府之国,粮草颇丰,这方面和我们差不多;在兵马方面,大概有二十万左右,大多驻扎在成都外围,没有骑兵;西蜀的兵马大多数是本地兵马,熟悉本地的环境,而我们是外兵,所以打起来我们还是有点吃亏!”

贾诩抖了抖手上的竹简,轻描淡写的说:“除了西川四将,还有严颜、王平等将,这些人都不可小觑,但是比起甘宁魏延他们,不可比!”

吕布想了半响,拍案决定:“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们谋划了这么久,是时候该行动了,这是咱们从虎牢关就开始谋划的,成败就在此一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