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353章 伐蜀第一功

第三百五十三章伐蜀第一功

却说高沛在沓中收到并州军集结的情报后,早就从成都调集了三万兵马前来沓中拒敌,没过两日,斥候再次飞马来报:吕布用高顺为先锋大将,已经沿途杀奔沓中而来。 因为巴蜀门阀对投降吕布还没有达成共识,所以高沛大刀一挥,率领四万大军开往祁山,准备拒敌。

高顺随同潘凤、张郃带领了一万并州军马一路而来,来到一处极为险峻的无名山,那刀削般的悬崖拔地而起,上顶云天,危峰兀立,令人望而生畏。远远地望去,那悬崖之高,之陡,宛如被人用巨斧劈峭过一般。待走进之后,只见云雾缭绕,犹如一把利剑,耸立在云海之间。

高顺询问向导:“此山叫什么”

向导不敢怠慢,急忙说道:“此山名为剑山,因形似一把利剑拔地而起,故此得名”

高顺点点头,随后大刀一挥:“三军听我号令,迅速占领此山险要之处”

随着高顺一声令下,一万兵马在各级将校的带领下纷纷攀山占险,张弓搭箭,静候高顺的下一道指令。

待大军埋伏完毕,高顺登高远眺,对着潘凤和张郃说:“此处真是一座好山”

潘凤正了正他头上的扭头盔,瓮声瓮气的说:“将军要买它做风水宝地吗”

高顺看了潘凤一眼,笑道:“无双将军真会打趣,某看这座山山势曲折,若能赚得高沛在此,我们虽然兵力比他少,但依然可以以少胜多”

张郃闻言,不由得深深的看了一眼高顺,要说并州军谁最厉害,除了吕布外当属黄忠第一;要说谁最凶猛,当属周泰;要说谁最会用兵,就是他们眼前的高顺了。当年虎牢关一战,他在关前摆下大阵。楞是将关东联军五万人马杀绝在了阵中,那场大战当真是惊天地泣鬼神,如今想起来他还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

那边厢的潘凤闻言,脸色一喜,挥了挥拳头道:“原来如此,高顺将军真是高见”

恰在此时,忽见斥候飞马来报:“启禀将军。敌军先锋距离大军不过三十里”

高顺一抹胡髯,脸上露出诡秘的笑容。仰天叹道:“真是天佑我也,合该我军取得胜利”,感叹完毕之后,他有接着下令道:“三军听令,强弓劲弩准备,待敌军冲入山谷后给我狠狠的射,争取将敌军先锋射杀在这座山谷之内”

随着高顺一声令下,刀枪兵开始开山凿石,弓箭兵纷纷搭弓拈箭。瞄准了剑山谷口,屏住呼吸,等待敌军进入埋伏圈。

看到大军蓄势待发,高顺又对着旁边的潘凤下令道:“潘凤将军,令你前去迎敌,记住,只许败。不许胜,引敌军进入剑山,某在此接应你,切记,需要依计行事,成功则算你伐蜀第一功。若是不依计,某定斩不饶”

潘凤嘿嘿一笑,抖了抖身上的铠甲,提着两柄大斧道:“嘿嘿,高顺将军,你就把心放在独自里,末将去去就来”

说完之后他便冲下山去。提缰上马后将手中大斧一挥:“不怕死的跟我来”

山中先是传来一阵斗志昂然的呐喊,随后便从山上蹿下千余人马,他们俱都挥舞着刀枪跟在潘凤身后,冲着蜀军的先锋迎了上去。

上千人摇旗呐喊,逶迤杀来,在距剑山一里处和蜀军先锋撞个正着,双方人马弓弩齐发,各自射住阵脚,指着对方破口大骂。

蜀军先锋乃是高沛帐下骁将吉辉,他见潘凤上下不过一千余人,旋即指着潘凤扭头大笑:“我只到道高顺是三头六臂,原来是这贼行,膀大腰圆,头顶牛角盔,宛如昨日咱们吃的那头蛮牛”

潘凤气得三尸暴跳如雷,板斧指着吉辉破口大骂:“无知贼将,真是瞎了你的狗眼,看好了,某乃高顺将军帐下副将先锋官潘凤是也,就凭你也是我家将军敌手我是蛮牛如何,蛮牛是你亲爹,今日要打你妈的”

说完不迟疑,提着两柄大斧纵马杀来。

吉辉冷哼一声,挺枪纵马和潘凤捉对厮杀在一起,两人在战场上你一斧来我一枪,交战十余合不分胜负。

潘凤本想两斧头劈死这蜀将,但想到高顺的吩咐,当下虚晃一斧,拨马便回,一边跑还一边吼道:“贼将休狂,某远到而来,战马甚为疲惫,待某回去换一匹马来再与你厮杀”

眼看着煮熟的鸭子即将飞走,吉辉那里肯舍,急忙拍马追杀:“敌将那里走,留下人头再走不迟”

吉辉身后的蜀军见到主将追杀上去,连忙挥舞刀枪,扛着旌旗随着主将追杀。

吉辉追赶正急,到了一处山谷,潘凤忽然拨马便回,大笑道:“无谋之辈,中我家将军计也,速来受死”

两马相交,战无一合,吉辉就被潘凤手中板斧三下五除二齐肩砍为两段,坠马身亡。

山谷两侧鼓声隆隆,张郃率领五千伏兵从两侧绕出,截断蜀军退路,高顺率五千军在山上弓弩齐发,把蜀军截住厮杀,首尾不能相顾。吉辉战死,副将大惊失色,那里还管的了士卒,当下转身寻路,策马狂奔。

忽听得大喝一声:“贼将哪里走,可认得河北张郃”,张郃断了蜀军退路,正杀得斗志昂然,酣畅淋漓,忽见一员敌将即将冲突包围,当下摆动手中銮银虎头枪,迎着那员敌将厮杀。

眼看着就要一枪搠敌将一个血窟窿,哪知那边的三员裨将校尉见到副将险象环生,急忙催马前来助阵,四人合战张郃。张郃全然不惧,当下抖擞精神,酣战四将,一杆长枪挥舞,宛如梨花散落,漫天飞舞,又如水银泻地,无处不在,天地间都被一片银光闪闪蜇芒包裹着。

剑山谷内,两军呐喊,恍若惊雷,赛过雷轰,副将不知道并州军有几百万,心上着忙,手中朴刀松了松,被张郃抓住机会,长枪宛如毒蛇吐信,一枪将蜀将刺了一个透心凉,那蜀将口中发出一声惨叫,被张郃一枪挑落马下。

还没等那些围杀张郃的蜀军将反应过来,那边的潘凤就已经骑着西凉大宛马,手提两柄短柄斧,仿若一头怒气未消的蛮牛杀将而来,手中大斧连番挥舞,几道银光乍现,那几名围杀张郃的裨将校尉就已经被潘凤几斧劈落马下,成了几块血肉模糊的肉块,死得不能在死。

高顺看道蜀将被潘凤和张郃两人七零八落,当下一挥大刀,五千人一齐赶杀下山来,士卒们个个好像打了鸡血一般,以猛虎下山之势冲进蜀军,手中刀枪齐举,矛戟乱搠,只杀得蜀军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杀死蜀军三四千人,其余有命的逃去报信,高顺取下几名蜀将的首级,收拾旗鼓马匹兵器等物,差人解送吕布大营去报功不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