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363章 生擒严颜

第三百六十三章 生擒严颜

并州大营,中军大帐,就在周泰对阆中城无计可施时,只见阎行健步冲进大帐,对着周泰说道:“幼平,有了破敌之策!”

周泰大喜,急忙询问:“是和计,快快说来,他奶奶的,最近被严颜气得不行,这厮打也不打,降了不降,实在可恨!”

阎行笑了笑,健步走到周泰的身后,指着他身后的地图说:“就在你带人前去叫骂的这几天,我到山中走了一遭,探得有一条小路可偷过阆中,直取巴中!”

周泰邹了邹眉,顺着阎行手指的方向看去,顿了顿,有点略显担忧的说:“你确定有那么一条路?会不会是严颜的诱敌之计,他先是派细作放出消息,等我大军偷渡那条小路时埋伏在山中!”

这也不是没有可能,那严颜乃是蜀中名将,保不齐他不会使用这条计策,如今他有两万大军,而严颜只有五千军,彼寡我众,若非使用计谋,严颜断然不会取胜。

阎行摇了摇头:“不会,这是我亲自去寻得的,不会有诈!”

他在周泰率众叫骂的这几天,率领着十数名军士扮作山中砍柴的樵夫,沿途搜索小径,功夫不负有心人,在他们第三日的时候终于找到了一条小路,这条小路可以越过阆中,直通巴西郡治所巴西城。

周泰一拍桌案,起身哇哇大叫:“好啊,我们就让严颜在这里白守着,咱们去偷袭巴中去”

他说道这里。急忙健步出帐,对着亲卫下令说:“传令下去,今日二更造饭。趁三更明月,人衔枚,马去铃,悄悄抄小路越过阆中,我自在前面开路,你等和阎行将军依次而行!”

侍卫领下将令,丝毫不敢怠慢。急忙将周泰的军令传达给各级将校,让他们收拾行装,埋锅造饭。准备夜渡小路,越过阆中,直取巴西城。

潜伏在大营里的细作听到这个消息,急忙跑回城中。禀报给严颜:“启禀将军。敌军准备在三更的时候抄小道越过阆中,直取巴西城!”

严颜大喜,起身对着周围的将校说道:“我算定周泰匹夫忍耐不得,他偷渡小路,粮草辎重必在其后,只要我们截住他的后路,他如何能过?只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匹夫,中谋计也!”

严颜哈哈大笑。一挥战袍,对着众将下令道:“传我军令下去。今夜二更也造反,三更出城,然后埋伏在树木丛杂的地方,只能周泰小贼走过咽喉小路,待他大军粮草辎重到时,以鼓声为号,一齐杀出!”

“末将领命!”

众将领高声应诺一声,纷纷兴高采烈的走出太守府邸,回到驻军瓮城,待全军将士吃饱之后,尽皆披挂带甲,悄悄出城,散布在咽喉小路的树丛之中,只听一声咆响,全军掩杀。

严颜亲自率领侍卫及其十数名裨将,下马埋伏在羊肠小道,约定在三更之后,只要看见周泰亲自在前,就不管三七二十一一齐斩杀周泰,建立大功。

日落西山,繁星全部隐匿的无影无踪,苍穹之上乌云密布,开始阴影出现闪电与雷声。

一员裨将建议道:“将军,看着天色仿佛要降雨了,不知道这周泰会不会来?”

“这厮肯定回来,他们已经被我们阻挡在阆中已有五日,若是再不去巴中,恐怕会延误了魏延的战机,咱们耐心等等吧,如果能斩杀周泰,必能挫西凉军锐气,到时候你们大功一件,封侯拜将不在话下!”

严颜看了看天空中的闪电,对着身后的十数名裨将皱眉道,其实他也不敢确定周泰会不会来,毕竟下雨天不适合行军,那周泰乃是西凉大将,这个道理他不会不懂,他只能祈祷周泰能按照他原定的计划进行,否则今日他们就白忙活了。

狂风怒号,吹得山涧树枝张牙舞爪,在闪电的照耀之下更加的狰狞恐怖。

“将军,周泰那厮来了!”

一名裨将眼尖,他忽然低声在严颜的耳边,指着前方百米处打着火把进军的周泰,只见他周泰身高八尺,肩抗盘刀,耀武扬威的正朝他们这边逶迤而来。

严颜一抹花白的胡子,咬牙切齿道:“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来投,你这几日骂得我忒惨,今日某必加倍奉还,听我号令,做好准备!”

话说完,严颜早已持刀在手,一双漆黑的双眸炯炯有神的盯着周泰,在其身后的裨将侍卫纷纷拔刀在手,呼吸急促,只能周泰走过,乱刀剁为肉泥便罢。

看到周泰渐行渐近,严颜一把扯掉身上的杂草,提刀咆哮一声:“动手”,话音未落,他便早已冲下山来,凌空一跃,对着周泰劈头盖脸的就是一刀。

周泰大惊失色,在马上顿了顿身子,挥刀前去拦架,谁知这严颜一口大刀重大百斤,再加上凌空劈来,这劲道何止千斤,刚一接触,周泰的盘刀就被磕飞了出去,他大惊失色,急忙纵马往回狂奔。

严颜正了正神,一脚踢起周泰掉落在地上的盘刀,那盘刀一吃力,竟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腾空而起,唰的一声飞入周泰的后背,那周泰在马上一个惨叫一声,轰然倒在地上哀嚎不止,严颜三步上前,一刀将周泰的头颅砍下,提起来号令三军:“周泰已死,余众早降!”

可是他叫了半响,那些在乱军中拼杀的西凉军竟然熟视无睹,该杀敌的杀敌,该突围的突围,竟然丝毫不受主将身亡的影响。

严颜皱了皱眉头,扭头再次看向手中周泰的头颅,看了半响,忽然,他心中一阵突突,他的眼睛瞪得溜圆,这人头虽然有点像周泰,但并不是周泰,是假的。

就在严颜准备令下撤退的时候,身后一声铜锣响,有一支彪军杀到,为首一人,身高八尺,满脸虬髯,发须张狂,袒胸露乳,手提一把銮金大盘刀,正是西凉军主将周泰,他看了看严颜手中的人头,哈哈大笑:“老匹夫,我等得力恰好,你手中的人头乃是你军中细作,中我计了!”

严颜见到四下都被西凉军包围,当下咬碎槽牙,提着一把大刀来战周泰:“周泰小贼,无缘预估犯我疆土,今日叫你有来无回!”

周泰催马迎上,口中骂道:“老贼,识时务者为俊杰,岂不知良禽择木而栖,良臣择主而侍,我劝你还是早早降了便罢,可绕你帐下军士性命!”

“休想,吃我一刀!”

两马相交,严颜右脚勾住马镫,在马背上打了一转圈,奔着周泰拦腰斩来。

只是一个回合,周泰便知此人马术绝佳,刀术惊人,当下收起小觑之心,单手猛拍马背,借力腾空而去,就在他身体窜入空中之际,严颜的大刀便堪堪从他脚下划过,稍迟半息,恐怕周泰双腿难保。

直到这时,周泰方才这严颜果然名不虚传,当下抖擞抖擞精神,提刀和严颜纠缠在一处,马走龙蛇,刀来刀往,只杀得天昏地暗,电闪雷鸣,两名大将都是使刀的高手,当真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

两把大刀势大力沉,犹如雷霆万钧,刀速快如闪电,宛如毒蛇吐信。

你一刀来我一刀,只杀得两人汗流浃背,酣畅淋漓,只见沙场之上好一场恶战,铿锵铿锵的交击声不绝入耳,两人厮杀了七八十回合仍不分胜负。

毕竟严颜年老体衰,又比不得黄忠那样凶悍,百十回合之后却抵挡得有些吃力,周泰见后,立即加快了攻势,劈头盖脸乱砍一通,企图一鼓作气生擒严颜,只见周泰此时全身沸腾,越大越兴奋,出刀的力量再次加重,速度甚至比刚才的时候更胜一筹,一刀接着一刀,丝丝相扣,犹如排山倒海之势,连绵不绝。

伴随着一声清脆的声响,严颜的大刀不堪重负,硬生生的被周泰一刀劈断,他的人也被周泰一脚踹下战马,还未等得起身,早在身旁候命的侍卫一起上前,三下五除二的把严颜给帮了一个严严实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