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365章 张松出使荆州

第三百六十五章 张松出使荆州

“当、当、当.....”

襄阳城头上悠扬的刁斗声惊醒了这座历史悠久的古城,一轮朝阳冉冉从东方升起,千万条瑰丽的光芒射向这座荆州第一大城,将笼罩在城池上空的最后一丝暮气驱散。

在襄阳城西的一座巨大豪宅内,一名头戴青巾,身着白色锦袍、腰系紫色腰绶的中年男子缓缓走过了一条长廊,朝阳从长廊的屋檐穿过,照在了中年男子身上,他身高八尺,体格说不上魁梧,面白美髯,目光深邃,不时地透出一丝寒芒,给人一种不怒而威的感觉,但他衣袖宽大,走路时袖袍鼓风涌动,仿若飘然欲仙,举手投足之间那种皇家风范自然而然的溢露出来,说不出的温文尔雅。

他便是镇南将军、成武侯、荆州刺史刘表,身为荆州之主已经有了七八年,经过数年的安抚征伐,他已经从当年孤身入荆州的刘刺史,变成了今天拥有十万带甲之士,疆域数千里的一方诸侯。

刘表负手走下台阶,穿过一条精致的石径小路,来到一座小院前,院内有一栋红色小楼,这是他妻子蔡氏所居住的小院,院里的竹子长得郁郁葱葱,格外的坚韧不拔。

刘表刚刚走到门前,门却自动的开了,一名身着葛裙的佝偻老妪拎着一只食盒从院里走了出来,他抬头看见刘表,吓了一跳,连忙站到一旁低头恭敬道:“老爷!”

这名夫人是跟随蔡夫人陪嫁而来,他实际上是蔡夫人的乳母,一直住在刘表的府邸,刘表宠爱蔡夫人,老妇的地位自然水涨船高,在府内也算得上是只手遮天的人物。如果有人想要求刘表办事,他们先会去找刘表,如果刘表不同意他们就会来找这老妇,给予钱财,老妇收了钱财后会到蔡夫人那里求蔡夫人,蔡夫人平时很尊敬她的乳母。因此但凡老妇有事请求,她都会应承下来,然后在刘表的耳边吹枕头风,这事情就自然而然的办成了。

“夫人情况怎么样?好点了吗?”

刘表有两个儿子,长子刘琦、次子刘琮,刘琦是亡妻所生,刘琮是蔡夫人所生,那刘琦是刘表的长子,以后是要继承刘表偌大的家业。介于这个情况,蔡夫人千方百计的想要赶走刘琦,让刘表立次子刘琮为世子,因此常常在刘表的耳边吹枕头风,数落刘琦的不是,这次就是因为话说得太重,被刘表呵斥了一顿,因此两人闹了一点小别扭。这不,堂堂的荆州牧刘表大清早的前来道歉来了。

老妇踌躇了半响。回答道:“老爷,夫人精神不好,所以想回娘家休养几天!”

“我知道了,你先去忙吧!”

刘表望着老妇人佝偻的背影走远,他的脸顿时就沉了下来,这两天妻子不止一次提出要回娘家调养。本来女人想去娘家调养也很正常,但刘表却很清楚蔡夫人的心思,她是想以蔡家向他施压,刘表之所以稳稳的坐在这荆州牧的位置上,那是因为有蔡家和蒯家的支持。他娶蔡家之女为妻也是为了和蔡家联姻,为了获得政治上的利益,但刘表还是很喜欢蔡夫人,事事都迁就她,但俗话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这蔡夫人事事都向着娘家人,在这一点上刘表甚为不满。

刘表准备跨进院子的脚步停住了,他沉吟了半响,负手转身离去,因为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在等着他。

荆州刺史的府衙位于襄阳城北,为什么靠在城北,那是有一定的道理,因为帝都建在北方,刘表把府衙建在北方,大门朝北,那是表示对汉帝的尊敬,刘表把官邸改建城北,这里自然而然成为了襄阳的政治文化中心,府衙占地三百亩,有百余大大小小的官吏和刘表的幕僚在这座官衙里忙碌。

刘表在数十名侍从的护卫下,坐车来到了府衙,刚到大门口,一名书佐上前禀报:“启禀大人,刘璋的使者来了,正在客厅里等候!”

刘表听了之后,脸上露出一丝会心的笑意,就仿佛他知道刘璋的使者会来一样,点点头,在侍卫的搀扶下走下马车,望着府衙内走去。

刘表快步向客厅走去,刚走到长廊,一名披盔挂甲的将领从圆柱后转出,拱手说道:“主公,魏延已经出兵巴蜀了!”

此人年级约有四十岁,身高七尺,肩膀宽阔,两臂结实有力,皮肤微黄,双眼细长,高而挺的鹰勾鼻使得他看起来略显奸诈,一看就知道他不是好人,此人便是刘表妻子蔡夫人的兄长,蔡家现任家主,时任荆州兵马总督的蔡瑁。

荆州有四大名门望族,蔡、蒯、庞、黄,其中襄阳便是蔡氏排名第一,而蔡瑁作为蔡家的家主,在荆州手握大权,不仅是刘表的头号副手参与军机要事,同时也掌握着荆州的许多经济命脉,属于那种脚一跺,荆州也会颤两颤的人物,在荆州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他已经等候了片刻,终于等到了刘表,又道:“主公,属下建议,咱们和刘璋商议的事可以折中!”

刘表说:“如何折中?”

蔡瑁笑了一下,漫不经心的说:“巴东也要,但不发兵,只屯兵在上庸就可以了!”

刘表背着手淡淡的笑道:“刘璋和我同属于汉室宗亲,就算他不给我巴东,我也会发兵去救他!”

蔡瑁欲在言,刘表有点不耐烦的说:“好了好了,此事以后在议,先见了他的使者在说!”

蔡夫人今日的做法有点让刘表不满,所以刘表自然而然的也不会给蔡瑁好的脸色,当下绕开蔡瑁,自顾的走向各厅,留下了一脸尴尬的蔡瑁矗立在哪里,蔡瑁想了想,旋即健步跟上刘表,他到想要看看这张松能说出什么道道来。

刺史府衙的客厅极为宽敞,四周有立柱,两边挂着巨大的锦绣帘幔,张松已经在客厅里等候多时了,他跪坐在席位上,在他的面前放着一张桌案,鞍上放着一盘时令鲜果和一杯刚刚烹好的煎茶。

在大汉,茗茶大多只是在南方上层流行,北方并不喝茶,荆襄地区盛产茶叶,煎茶之风也盛行,许多从北方逃来的名士也慢慢养成了品茗的习惯。

张松属于巴蜀荆襄一派的东州士人,回到家乡,自然而然的想要尝一尝这令上层士人为之赏悦的煎茶。

这时,门口有侍卫高喊一声:“镇南将军驾到!”

这是刘表来了,张松急忙起身,只见一名身材高大的中年男子快步走进大堂,后面跟着蔡瑁,另外还有一名中年男子,长得雄姿英发,气度儒雅,虽然相貌不凡,但此人却显得很低调,刻意走在刘表的阴影中,不太被人注意。

张松连忙起身,上前深深行了一礼:“张松参见镇南将军!”

“永年先生请坐,不必拘礼!”

刘表笑得很亲切,他示意张松坐下之后,转身走到正中主位坐下,他先是很惬意的呷了一口煎茶,之后才道:“不知永年先生前来所谓何事?”

张松把身体后仰,笑着说:“特来和将军做一个买卖!”

刘表眉毛一挑,这人果然如蒯越说的那样,一身的商贾性格,无论什么东西,在张松阎芝都是囤货居奇的道具,对此,刘表很放心,只要开出一个令他满意的价格,他会做任何事,不过他也有一点担心,到底是多么高昂的价格,才会让这个人满意。

“是什么买卖?”刘表问。

张松朝西方轻描淡写的瞥了一眼,黄而稀疏的胡子一抖:“如今吕布和刘璋在西川已经撕破撕破脸脸皮。成了不死不休的局面!”

蔡瑁询问:“那你觉得吕布和刘璋谁胜谁负?”

张松看了看蔡瑁,漫不经心的说:“吕布十,刘璋零!”

刘表注意到,张松谈到刘璋的时候并没有称呼“我家主公”或者“主公”的字样,而是直呼其名,这个微妙的细节,是张松已经表明了态度,刘表想到这里,说道:“永年先生还没有说你的买卖!”

张松不快不慢的呷了一口茶,耐人寻味的说:“买卖嘛.....就看将军对西川有没有想法了!”

刘表哦了一声,扭头看了蔡瑁一眼,然后才说:“有意如何,无意又如何!”

张松说:“有意者,在下可以帮助将军在吕布之前拿下西川,无意者,在下只能回西川去了,至于刘璋想用巴东换将军出兵汉中的事,恐怕也难坐成。”

在刘表身后的那个中年人咳嗽了一下,询问道:“先生如何助我主公拿下西川?”

张松灰暗的笑了笑:“在益州,东州士族分为两派,荆州一派向着将军,雍凉一派向着吕布,在下属于亲将军一派,除此之外还有许多人都向着将军呢。他们都盼望着将军能挥师西进,占领益州,如果将军有意,他们将会联合在一起,帮助将军拿下益州!”

蔡瑁不屑一顾的说:“益州说能拿就能拿的?笑话,单单是汉中就是一个麻烦!”

自古入蜀只有一条路,那就是葭萌关,葭萌关已经被吕布牢牢的握在手中,哪有张松说得那么好打。

张松笑了笑:“因此,在下从西川带来了一份薄理,还望将军笑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