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374章 阻骑兵四将争雄

第三百七十四章 阻骑兵四将争雄

冷苞看到铺天盖席卷而来的西凉军,不顾邓贤战死一痛,急忙率领众将回军压阵,随后短枪一招,率领十万蜀军将士迎了上去

飞仙关的旷野,二十多万人马厮杀成一团,尘土飞扬,遮天蔽日。

随着吕布单骑冲锋在前,黄忠、马超一左一右并绺驰骋,他们身后,是令人闻风丧胆的并州狼旗和西凉铁骑,四万骑兵好似一股铁甲洪流朝着冷苞的大旗席卷而去。

四万铁骑犹如惊涛骇浪,卷起漫天尘土,视十万蜀军为无物,就好像是一列列风驰电掣的小型火车,在战场上横冲直撞,劈波斩浪,所到之处,人头乱滚,残肢乱飞,血流成河,惨不忍睹。

“汉升将军助我斩将夺旗!”

看到冷苞的大旗就在不远处,马超顿时大喜,此次他之所以参战,那是因为吕布说了,想要娶吕玲琦,就要马超帮他斩将夺旗,攻城略地,如今看到敌军主将正在那里指挥战斗,吕布又不知道带着成廉和魏越杀到那里去了,身边只有一个老将黄忠在那里杀得不亦乐乎,当下急忙招呼一声,单枪匹马,杀将进入蜀军腹地。

“老夫来也!”

黄忠朗声大笑,当下猛夹马腹,绝尘神驹哧溜一下赶上马超,使得黄忠和马超并绺驰骋,两人**皆是绝世神驹,四蹄撒欢飞驰,就好像要飞起来一样,载着两人好像利箭离弦一样飞驰,势不可挡,两人一个提刀,一人攥枪,遇神杀神,遇佛杀佛。身后两万铁骑在副将的带领下,催马赶上,护着黄忠和马超冲入蜀军阵脚,两万铁骑犹如滚滚洪流,席卷而至。

冷苞冷视席卷而来的西凉铁骑,手中令旗一挥:“谁与我拿下此獠?”

“末将愿往”“末将愿往!”

随着两声雄壮的允诺。一左一右响起各自闪出一将,冷苞凝视,正是黄权和张翼,虽然知道黄忠和马超的厉害,可如今大敌当前,他们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纷纷出列请命。

冷苞面无表情:“拨你二人一人一万骑兵,分别从东、南两个方向包抄过去,切记。能战便战,不能战便回来!”

待两人想了想,冷苞又对杨怀说:“给你一万兵马,敢不敢去协助黄权、张翼二位将军?”

杨怀悍然出列:“有何不敢!”

冷苞点点头:“那好,瓮城内还集结了一万骑兵,那是我们益州的家底,如今大战以处于白热化状态,是输是赢。全凭天意,如果输了。我们都将以死谢罪!”

他起初只是想通过斗将来试探一下并州军的实力,不曾想马超和潘凤如此厉害,打得本方一败再败,无奈之下他只能亲自出战,想要提升一下本方军士的士气,不曾想却引出了无双吕布。虽然两人有过协定,不过他和吕布都明白,那协定狗屁不如。

想到这里,冷苞开始在战场上搜寻吕布的身影,只见方圆百里的战场上。吕布出来东面的位置上,在他的带领下,并州军势如破竹,一路高歌猛进,杀得蜀军芝麻开花节节后退,眼看着就要突破阵脚。冷苞大急,急忙挥舞令旗,分兵前去堵住缺口,企图阻止吕布的凶猛冲锋。

另一边,眼看着两军骑兵就要迎面撞上,黄权手提大刀冲锋在前,杨怀、张翼二人各自提刀攥枪,并绺驰骋,追随着黄权的马蹄向前驰骋,身后三万骑兵如潮水一般追随在后。

“分!”

眼看着两支队伍就要迎面撞上,短兵相接,就是要拼个你死我活的时候,冲锋在前的黄忠和马超同时挥舞刀枪,各自率领一万人马像一把擎天巨剑破开波浪一般,两万匹战马嘶鸣着两旁分开,绕开了蜀军骑兵的冲锋。

黄权带队冲锋,心里早已抱着死志,身后的骑兵也都蓄满了全身力气,恨不得迎面和西凉军拼个你死我活,不死不休,只是迎面相遇,眼看着就要撞到一起的时候,西凉铁骑突然两旁分开,让蜀军的骑兵犹如一把尖刀插在了水里一样,毫无着手之力。

就在黄权和杨怀一左一右,准备迂回包抄的时候,忽然天空黑压压的一片东西倾洒而下,那尖锐的破空声好似电闪雷霆,惊得黄权抬头看去,只见天空中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箭镞,如蝗似雨一般。

“快跑,!”

黄权失声咆哮着,急忙令下蜀军骑兵逃跑,可是由于他们冲得太猛,如果此时调转马头,必会被后来赶上的骑兵踏成齑粉,如果不退,就会被密密麻麻的箭镞射成刺猬,退亦死,进亦死,端是生死难以抉择。

瞬息之间,如蝗似雨的箭镞就倾洒下来,伴随着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嚎,数千骑兵瞬间就被射翻在地,那些被射死的还好,没被射死的躺在地上惨叫了几声,就被后面赶来的骑兵瞬间踏成了肉泥,惨不忍睹。

箭雨只是一波,目的就是杀散蜀军的骑兵冲锋,就在蜀军骑兵被射得七零八落时,从两边分割出去的马超和黄忠引领骑兵迂回过来,直取黄权和杨怀。

“呔,可认得黄忠?”黄忠纵马向前,手中三亭砍山刀以雷霆万钧之势,犹如泰山压顶一般当头劈来。

黄权大惊失色,急忙提起武器向迎,只是他那里是黄忠的对手,还没得他挥刀去挡,黄忠的三亭砍山刀带着风声劈向黄权的脑门。

“彭”的一声,猝不及防之下的黄权被这万钧之力结结实实的劈中,连人带马被黄忠劈成两半。

“公衡?”

杨怀大惊失色,急忙策马向前,想要抢夺黄权的尸体,他还没有跑到半路,只见银光乍现,一杆银蛇般的长枪斜刺里迎面挑来,“噗”的一声刺进了杨怀的嘴巴,斜斜向上贯穿脑门,猛地一用力,从马上挑了下来,光你黄忠杀人怎么行,我马孟起不表现一下怎么能行。

自从结识黄忠,马超三天两头就会前去找黄忠切磋武艺,他打不过吕布,却和黄忠打得不相上下,战场上见到黄忠再斩一将,今日收割了两颗大好人头,争强好胜的马超当然不肯示弱,挺枪将杨怀搠死,也摘了两颗敌将人头。

“你这小娃娃!”黄忠抚髯一笑,目光看向已经落荒而逃的张翼,当下急忙催动绝尘神驹去取张翼的脑袋。

“贼将那里走,可认得我黄忠!”

张翼奔逃正急,身后突然传来梦魇一般的声音,吓得三魂去了七魄,当下急忙扭头看去,只见那黄忠挥舞着銮金砍山刀,像追魂无常一样追杀而来,看着即将落下的大刀,张翼急忙挥枪去挡。

只听“咔擦”一声,兵器相交,张翼的枪杆一折两段,三亭砍山刀巨大的冲击力迎头砍来,又是“嘭”的一声,再次把张翼连人带马劈成两段。

马超在旁边不禁暗自皱眉。

这黄忠老当益壮,直接把人砍成了两段,听玲琦说,这黄忠经常把人砍成两段,或者齐肩砍为两段,亦或者拦腰斩为两段,这是有多大的仇恨,都不给别人留个全尸。

震天动地的杀声之中,蜀军骑兵的三员带头大将就这样被人砍瓜切菜一般残忍的杀害,这让冲在前面的骑兵顿时军心大乱,只能凭着余勇和西凉铁骑厮杀成一团,只是西凉军久负盛名,而蜀军骑兵却不及这些久战沙场的骑兵,顿时被杀得血流成河,溃军如决了堤的河水,四处逃窜。

马超看着已经开始往后退的蜀军骑兵,手中长枪连番挥舞,宛如万朵梨花无处不在,又如水银泄地填满周围的战场,那森然的枪尖好似千万条银色缠绕而去,瞬间便将从他周围逃窜的瞬间骑兵挑翻在地,他说:“黄老将,敢不敢与我比试一番,你我用出全力,堵住这支蜀军骑兵如何?”

“可以”

黄忠答应一声,在战马倒退的时候,大刀气势如虹,破甲入肉,又将一名骑兵砍为两段。

“将军,你的手酸不酸?”马超一面阻敌,一面询问黄忠。

黄忠说:“你管我酸不酸!”

话音未落,手中大刀横扫,叮叮当当一阵乱响,噼里啪啦的将冲在最前面的三五个骑兵砍翻在地,且战且退,就是要阻挡蜀军骑兵。

马超不甘落后,长枪灵活轻盈,虽然不想黄忠那台割草机收割人命,但死在他枪下的亦不在少数,枪枪封喉,出手入电,瞬间挑杀了数人。

蜀军骑兵自然不甘心坐以待毙,纷纷呐喊授首,将手里的长矛、朴刀、环首刀竭尽全力的朝黄忠和马超身上招呼。

“二位将军勿忧,潘凤来也,哈哈哈”

就在两人血染战袍之时,那边厢忽然传来潘凤的声音,两人回首看去,只见铁塔一般身躯的潘凤杀将进战场,手中板斧左劈右砍,杀得蜀军连连后退,半响的功夫就杀进了战场,潘凤的到来着实让两人的压力大减。

“怎能少了张郃!”

张郃清癯的脸上充满笑意,朴刀势大力沉,但凡过去,人头滚滚,硬生生的砍开出一条血路,紧随潘凤杀进了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