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380章 为庞统诸葛亮造势

第三百八十章 为庞统诸葛亮造势

ps:??静静长痔疮了,但每日都要辛勤码字,真的很辛苦

随着诸将一声令下,近二十万兵马开始从四面八方涌向涪城,他们或扛着云梯,或者顶着盾牌,或者推着攻城锥,或者手持刀枪劲弩,疯狂的呐喊着渡过护城河向涪城发起了猛烈的攻击。

乱军之中,潘凤和周泰弃马步行,各自手持盘刀板斧冲在了所有军士最前面,迎着密密麻麻的箭雨宛如两头横冲直撞的蛮牛一样冲向涪城,身手敏捷的渡过护城河后,亲自扛着云梯想着涪城城头攀登,看到自己将军如此勇猛,更别提他们身后的数万并州将士了,各个仿佛打了鸡血一样,脸红脖子粗的提刀就上,爬云梯的爬云梯,砸门的砸门,放箭的放箭,反正各个奋勇,无不后退。

城头上万箭齐发,滚石檑木不停的砸下,城墙下士气如虹攻势如潮,潘凤周泰一马当先,手中盘刀板斧舞得天花乱坠,密不透风,将周身上下包裹得犹如铜墙铁壁,迎面而来的箭雨被击打得七零八落,像狂风扫落叶一样纷纷坠地。

潮水般的并州军仿佛蚁群,想着涪城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一副誓要食肉吞骨。m架势,而潘凤和周泰就像两只头蚁,一路上乾坤大挪移,如蝗似雨的箭镞根本奈何他们不得,直让守军看得目瞪口呆,呆若木鸡。

“给我断开!”

看到离自己不远处的铁锁铜链,潘凤铁塔般的身躯纵身一跃,一斧头将拽着城门的铁链一斧头劈得火星四溅,伴随着噼里啪啦一连串声响,那沉重的吊桥应声而落,轰然砸了地面。地面上的攻城士卒见后,无不高呼将军神勇,随后急忙归阵,推着四五架攻城锥冲向了涪城的城门,使出了吃奶的劲开始破门。

“嘭”“嘭”“嘭”“哐当!”

在几架攻城锥的合力连续撞击之下,涪城的东门终于不堪负重。随着一声巨响,轰然大开,潘凤大喜,提着两柄板斧冲进了涪城,遇人便砍,逢人便剁,杀得甬道里的蜀军连连回头,摸不着南北,找不到东西。乱军之中的潘凤好似一辆小型坦克,在甬道里横冲直撞,所向披靡,劈波斩浪,令蜀军无不胆寒。

吕布雄壮的身躯矗立在山岗上,目光凛冽的注视着整个战场,左首是军师贾诩,向里依次是参军沮授。主薄马良、祭酒徐庶,右首是女儿吕玲琦。向里依次成廉、魏越、姜叙、姜维等侯立两旁,一千陷阵左营围在四周,三万虎豹将士陈列原野,准备随时支援各路。

曹性手持强弓,背负长枪,见到东门有令旗闪动。急忙健步来到吕布跟前:“启禀主公,东门破了!”

吕布闻言一笑:“看来幼平有接班人了!”

在并州军内,黄忠武艺最高,周泰打仗最猛,这是众所周知的事。但周泰以后要和甘宁组建水军,恐怕这攻城拔寨的事会很少出现了,不过还好现在有潘凤填补这个空缺。

贾诩说:“主公说得不错,没想到三个时辰就打破了城门,当属头功!”

话音落了许久贾诩也没有等到吕布回话,当下不由得扭头看去,见吕布眉头紧锁,好像又什么心事,于是开口询问:“主公在担心什么?”

吕布回过神来,云淡风轻的说:“随着城池越来越多,底盘越来越大,所需的人才也越来越多,某担心人才不够!”

虽然如今文有贾诩、陈宫、程昱、沮授、马良、法正、徐庶、李儒等谋士,武有黄忠、魏延、徐晃、甘宁、周泰、潘凤、张郃等将,但吕布总感觉人才还远远不够,例如农事方面,如今只有郑浑一个人,四郡的一切农商之事只有他一个人操持办理,虽然程昱和陈宫还有蔡邕时不时的帮衬,但那只不过是杯水车薪,如果占领益州,在川蜀境内实行屯田制度,只靠郑浑一个人是远远不够。

贾诩给了吕布一个放心的微笑:“主公放心,川蜀境内还有不少的文臣猛将,比如驻守剑阁的严颜,以及被魏延生擒的张任王平,这些都是久负盛名的悍将,还有那李严、刘敏、许靖、费诗费祎费观等名士,益州的人才已经足够主公治理益州,这个你就不同担心了!”

吕布说:“他们可为我所用?”

贾诩说:“这就要看看主公站在那一边,他们当中有不少人是东州士林,只有少许人是巴蜀本土门阀,两派明争暗斗十数年,谁也奈何不了谁,主公若是夺得益州,这两派只能留下一派,否则后患无穷,不要像刘璋一样左右逢源,以至造成如今益州不尴不尬的局面,兵不愿战,士不愿谋,偌大的西川人才济济,却没有一个人愿意真心实意的替刘璋着想,要是东州士林和巴蜀本土门阀能同仇敌忾,咱们入蜀恐怕还会多费一些周折!”

吕布没有想到两派的争斗已经到了如此不可复加的地步,当下询问道:“那依军师的意思,我应该支持那一派?如今东州士林里的雍凉一派已经被刘璋连根拔除,剩下的都是荆州一派,若是把他们留下来,会不会给我埋下祸根,而巴蜀本土士林根深蒂固,恐怕难以操控,这当真是一个难以决策的问题!”

贾诩说:“益州本土势力犬牙交错,门生故吏多如牛毛,两场大战,死在主公手上的士林子弟没有五十也有三十了,这已经结下大仇,而东州士林虽然只剩下荆州一派,但荆州已经是主公的囊中之物,只要荆州在手,这些士子皆会拼死效命,所以我建议抱东州,弃本土!”

吕布咧嘴一笑,贾诩的分析头头是道,竟然还说荆州已经是他的囊中之物,他扭头看着沮授问道:“公与觉得如何?”

沮授连忙拱手回答:“如果对巴蜀本土士族动手,恐遭人非议,在下的意思是射头雁!”

雁群南栖北归,都会有一只头雁领队,有经验猎人想要射下群雁,就会先射头雁,头雁一死,雁群就会打乱,不停的在天空盘旋,久久不能离去,直到有新的头雁出现,或者是另一群大雁经过,否则他们都将会死在猎人的箭下,沮授的意思很明显,那就是建议吕布对日后若是要对不服管教的士族下手,就先拿叫嚣最凶的门阀开刀,待其它士族群龙无首后在各个击破,如果一口气全部干掉,纵然达到了快刀斩乱麻的效果,但也会造成益州内部恐慌,不利于吕布的统治,而且益州本土士林有不少人是名士,若吕布对他们对手,免不了天下人的口诛笔伐,以后那还有人敢投降。

贾诩微微一笑,露出了一个神秘莫测的笑容,沮授的计策算是一个良策,但并没有从实际情况出发,益州闭塞,士林门阀虽然盘根交错,但实实在在分为两派,他们就好像两只老虎,为争夺益州争得头破血流,而外面的州郡却比益州的实际情况好的多,士林虽多,也有交手,但并不像益州的那么强烈,外面的世界是萤火,那益州就是烈日,拖得越久,对吕布的统治就越不利,就像现在的刘璋一样,虽然手里有人,却没有多少个愿意辅佐他,要么在地方上逍遥快活,要么占着茅坑不拉屎,要么归隐于山林。

听了贾诩的解释,沮授顿时汗颜:“军师果然看得比较长远,在下实在是汗颜!”

贾诩说:“公与过谦了,日后还需要你好生辅佐主公才是!”

贾诩已经五十快六十的人了,已经过了不惑之年,已经到了知天命的年级,说不定哪一天突然去和杜康饮酒作乐,若有他一直都在物色接替军师职位的人,沮授不错,但还有欠缺,马良能治理一州之地,但不是军师的最佳人选,倒是法正和徐庶两人,着实用兵奇诡,两人的辉煌战绩也是令天下人为之侧目,此次吕布之所以能如此快的和魏延合兵一处,那全依赖于徐庶定计烧蜀军。

想到这里,贾诩偏头看向徐庶,他想不明白徐庶到底师从何人,怎么会教出这样厉害得弟子,他想了想,当下开口问道:“元直,你的老师是谁?”

徐庶一怔,他犹豫了半响,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师从庞德公、水镜先生!”

吕布闻言,开口询问贾诩:“先生可识得两人?”

贾诩点点头:“皆是荆州名杰,只闻其名,不见其人!”

他看到徐庶有点迟疑,好像有什么话要说,当下笑道:“元直,你有什么话要说?”

徐庶说:“主公和军师可曾听过:卧龙凤雏,得一者可安天下。”

吕布摇了摇头:“卧龙凤雏是何许人也,季常可曾听过?”

马良点了点头,若有所思的回答:“确实有那么一句话,卧龙名叫诸葛亮,凤雏名叫庞统,两人皆是天下奇才,特别是那个孔明,自比管仲乐毅,记得上次蔡大家在汉阳讲学,那凤雏不就是和元直一同去的吗?”

聪明如斯,贾诩一点就通,瞬间就知道了徐庶的想法,同时徐庶也在暗自叫苦,这马良虽是无心之言,但瞬间就让他陷入尴尬的局面,马良说他认识庞统,他自己又说:卧龙凤雏,得一者可安天下,他和庞统又是同一个老师,这明眼人一看就明白,徐庶这是给他人造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