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389章 屯粮之处

第三百八十九章 屯粮之处

“许褚休走,还我二弟命来”,就在许褚撑船回到大船上后,一声愤怒的咆哮声从沼泽深处传来,许褚扭头看去,只见一员威风凛凛的水贼手中大刀,左右指挥着十数条战船从四面八方包围过来。

面对密密麻麻的水贼包围而来,许褚眯起铜铃般的大眼,淡然地吼道:“不要怕,全军向前,接舷迎战”

随着许褚一声令下,大船在湖面上乘风破浪,迎上那些包围而来的船只,轰隆隆几声巨响,大船瞬间便撞在那些包围而来的船只,一连撞翻了几条水舸之后,大船的速度明显下降了不少,最后稳稳地停在了湖泊中央,周围是十数水贼的船帆,许褚大刀一指:“给我杀上去”

怒吼完毕,纵身一跃,再次身先士卒跳山甲板,手中大刀横劈竖砍,瞬间便将几名水贼斩落水中,他身后的虎卫将士咬牙切齿,再次迎刃而上,跟在许褚身后奋勇杀敌,转眼间,湖面上便飘荡着一层伏尸。

后来的水贼首领看到许褚横冲直撞,乱砍一通,当下不由得勃然大怒,回顾左右:“兄弟们,给我接上去,我要为二大王报仇雪恨”

得了首领一声吩咐,战船上的船夫水贼急忙升帆加速,全速朝着许褚所在的那只战船冲刺而去,待两船相撞,水贼首领一声怒喝,纵身一跃,稳稳的飘落在了矮上一丈多的战船上,他身后的水贼喽啰提刀攥枪,紧随其后,跳上战船,开始和许褚的虎卫营捉对厮杀。

“敌军已登船,御敌,待战”

看到水贼登山战船,虎卫将士呐喊一声,顿时有十几人提刀弯刀长矛等武器扑了上去,企图将这些登船的水贼斩杀落水。解除本方危急,哪知那水贼首领武力了得,一把大刀舞得虎虎生风,所到之处。虎卫营将士无不被斩落水,鲜血像妖艳的花朵在湖面上绽放。

许褚大怒,几刀劈翻挡在面前的水贼,随后纵身一跃,对着水贼头领兜头就是一刀:“贼人受死”

水贼面对大名鼎鼎的虎痴许褚。丝毫没有畏惧,提刀迎刃而上:“怎知死的不是你”

伴随着一声金铁交鸣的巨响,许褚和水贼首领的武器撞在了一处,磕出几丝肉眼可见的火花,两人分别后退了几步,随后又互相朝着对方猛扑来,两人你来我往的酣战在一处,你一刀来我一刀,打得天地崩地,日月无光。周围的虎卫军和水贼不敢靠近,只能在周围有着零星点点的厮杀。只是这首领果然非同一般,手中颇有些手段,居然能和许褚斗得旗鼓相当,让他无暇别顾。

虎卫军少了许褚这尊山岳之镇,其他地方的战线顿时开始吃紧,虎卫们寡不敌众,不断被敌人隔着刺过来的长戈和飞戟打中,纵然有木盾遮挡也无济于事,顿时死伤无数。百人的虎卫营几场鏖战下来,已经折损不下五十人。

王越站在船头,注视着战局的进展,虽然虎卫军战力惊人。但好虎架不住群狼,照这样消耗下去,许褚早晚死败亡的局面,王越摸了摸腰间的佩剑,心中暗道:看来不用自己出手了,未能与虎痴一战。倒有些可惜。

想到这里,王越微微觉得有点遗憾,他对武艺的痴迷程度不亚于宦海,他的武力已经处在瓶颈间断,急需一个武力高强的人协助他突破瓶颈,达到巅峰境界,可是天下能和他斗得旗鼓相当的人很少,能用屈指可数来形容,枪神童渊算一个,还有那个闻名天下的吕布和黄忠以及关羽张飞许褚典韦,可是如今大事未定,他没有闲暇的时间去找他们比试,这的确是他人生当中的一大遗憾。

王越想着想着,突然间眼神一凛,不由得发出“咦”的一声,剑阁的眼神何等敏锐,他突然注意到这战乱纷呈的战场里,有一道极具危险的身影,这身影不显山露水,可每及之处,比嘭涌出一朵血花,那浓郁的杀机瞒不过王越的眼睛,王越摸了摸腰间的长剑,慢慢拔出鞘来:“史阿啊史阿,你的武艺都是我教的,居然来趟这摊浑水,与我为敌,今日我要亲自清理门户。”

水贼首领和许褚此时已经斗了二十余回合,许褚的招式并无甚惊奇,只是依仗着臂力猛砍猛杀,水贼首领初时还能勉强应付,时间一长,虎口震裂,有些吃不住劲了,他的眼睛很锐利,看到脚下不远处有一捆绳索,心中顿时有计,他先是假装和许褚厮杀了一番,随后买了一个破绽,朝后退去,同时脚下踢来那捆解散的帆绳,许褚猝不及防,身体在站船上晃了晃,被绳索一绊,登时倒在;?甲板上,露出脑后的大片破绽

水贼头领大喜过望,趁机举刀要劈,说时迟那时快,一道黑影挡在了许褚的面前,只听噗的一声,那瘦小的身影被大刀砍中,直直落入水中,乌巢水贼齐齐发出一声呐喊,却发现自己的首领没有继续进攻的动作,再以仔细看,无不吓得魂飞魄散,胆战心惊,只见水贼首领僵立在原地一动不动,眼眶里的眼珠凸出来,咽喉多了一把锋利的寒剑。

“帝师,快救救我们大王啊”王越矗立的那艘船上水手惊慌失措地喊道。

王越原本已把长剑从鞘里半抽出来,看了看躺在甲板上血流不止的瘦小身影,旋即将大手一按,将剑身重新按回鞘内,脸上浮现出一丝奇妙的笑容:“撤”

“你怕了?亏你还是帝师”水手怒吼道,王越泰然自若,手里却骤然闪过一道寒光,比刚才那一道还要快上几分,水手的脑袋就这么“刷”地一下飞入半空,盘旋一圈,落到水里。

“无知鼠辈,史阿是要做大事的,我这个做师傅的,怎么好阻止他呢”王越看着躺在甲板上的史阿,喃喃自语道。

水贼首领的双双阵亡,让这次围攻很快落下帷幕,乌巢贼们垂头丧气地划船离开,而同样伤亡惨重的曹军也没有追击,而是停留在原地,许褚将史阿抱在怀中,从来不流泪的他此时早已涕泗横流其实我想写早已哭成泪人儿的,这史阿是为了保护他才被水贼首领砍了一刀,是史阿救了他。

“许将军”史阿艰难地睁开眼帘,气喘吁吁的说:“快回去禀报……禀报丞…丞相,乌巢深处发现……发现…”

“发现什么?”许褚摇了摇史阿,让他把发现的事情说出来,可是等了半天,都没有发现史阿回话,低头看去,只见史阿早已失血过多,昏迷过去。

“咱们虎卫不许丢下一个人,一具尸体,传我命令下去,迅速打扫战场,收敛弟兄们的尸体,我先将这厮带回去医治,他必有咱们不知道的军情”许褚扭头对着下令道。

“末将领命”副将不敢怠慢,急忙拱手接令。

许褚不在迟疑,当下抱着史阿跳上一艘走舸,指挥着两名士卒开始向着曹军营寨猛划,突然,一阵扑簌簌的声音传来,许褚扬起头颅,看到一大群乌鸦自湖岸飞起,散在乌巢大泽的天空中,许褚喃喃自语:“听闻此地乌鸦很多,无树不巢,是以名为乌巢,这里,可真是个不详之地啊,不知是我军还是袁军”

三日后,曹军大营,曹操站在望楼上,袁军的阵势在远处隐约可见,让他不安的事,袁军并没有急于求成发动进攻,而是慢条斯理地开始筑起营寨栏栅,这些营寨及其简陋,但布局如同鱼鳞一样,层层叠加,环环相扣,可就是这些简陋的东西,让曹操心惊胆战,袁军明显改变了思路,打算打一场持久战,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这些鱼鳞寨不够结实,但便于互相支援,一寨修妥,可以掩护工匠在稍微靠前一点的地方继续修建,一口气能修到敌人的眼皮底下,会如同一座巨大的磨盘,缓慢而有力的将曹军最后一滴血和粮草都磨平磨光,最后恐怕连渣渣都不剩。

“主公不必担心”郭嘉站在一旁,漫不经心地安慰曹操,他安慰没起到任何作用,曹操一转身,忧心忡忡地走下望楼,神色惶然,郭嘉尾随而下,下到一半的时候,忽然开口道:“主公,官渡之战就要结束了”

曹操的右腿刚要迈出去,听到这句,脚下一空,差点跌下楼去,他双手扶牢扶手,不可思议的说:“奉孝此言何意?”

郭嘉笑嘻嘻走到地面,然后将曹操扶了下来,咧开嘴笑道:“主公随我来”

他们回到营帐,但不是曹操的中军大帐,而是许褚的军帐,曹操皱了皱眉头,疑惑的看着郭嘉,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待郭嘉为什么要带他来许褚的营帐,郭嘉神秘莫测的笑了笑,将曹操拉近军帐,许褚见曹操前来,先是拱手问候,然后自觉的走出大帐,指挥士卒将自己的军帐围得水泄不通,闲杂人等不得靠近。

郭嘉和曹操走进里帐,见到许褚的矮榻上躺着一个瘦小的男子,那瘦小的男子见到曹操前来,想要起身施礼,背上刚刚开始愈合的伤口再次撕裂开来,疼得他满头大汗,可是他始终没有吭一声,拱手给曹操行了一个全礼。

曹操也被他的坚韧折服,当下急忙上前将他扶躺下,随后又扭头询问郭嘉:“他是?”

郭嘉说:“主公,郭嘉力谏主公让许褚将军去偷袭乌巢贼水寨,只不过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真正的杀手锏是他,他叫史阿,乃是大剑师王越的首徒,于前年的时候投到我军,那时郭嘉正在组建夜枭军,见他有刺杀潜伏的潜质,因此自做决定将他留在我帐下听用,没有禀报主公,还望主公恕罪”

曹操扬了扬手:“恕你无罪,讲重点”

郭嘉说:“他找到了袁绍的屯粮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