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401章 庞统到来

第四百零一章 庞统到来

成都,吕布率领二十万主力大军已经抵达了这座巴蜀第一大城,星罗棋布的营寨将整个成都城,俗语说:攻城为下,攻心为上,西凉军并不急于攻城,吕布是希望用巨大的压力迫使刘璋投降,就在吕布率领大军抵达成都之时,驻守在雒县的巴郡郡丞许靖先一步投降了吕布,城池不远处,吕布在数百名亲卫和十几名将领的护卫下,沿着城池巡视了一圈。

成都城不会是巴蜀第一大城,城墙高大坚固,城头宽阔,可以在城垣上纵马驰骋,在城垣上,有密密麻麻的射孔。探视孔和投石滑道,且修建有马面,西周有护城河,宽约四丈左右,是吕布见过最宽的护城河,就连当初的虎牢雄关也不能与之比肩,如果要越过护城河攻城,普通的木板根本无法搭建,看来刘焉为了自己的子孙能长久统治巴蜀,着实下了不少功夫。

“这护城河有多深?”吕布矗立在山岗上,扬鞭指着成都城的护城河,扭头对着一个年过半百的文士问道,这个文士身高八尺左右,面容清癯,灰髯垂与胸前,行走间袖袍鼓风涌动,颇有一点道骨仙风的样子,此人正是巴郡郡丞许靖,许靖早年与从弟许邵一起以评人物而闻名于世,他在朝廷资格极老,在乱世中跌沛流离,投过王朗、去过交州,最后来到了益州,曾出任巴郡太守,因被巴蜀本土士林排挤而渐渐被刘焉和刘璋冷落,出任蜀郡丞也是一介闲职。

吕布对他颇为敬重,因为贾诩告诉他,只要能获得许靖和李严的认可,基本上就已经获得了东州士林的支持,所以吕布表现出了将要重用他的姿态,只要能打破眼前的这个城池,整个益州就要插上“吕”字旌旗,到时候许靖想要什么官职,只管像吕布讨要。这便使许靖有一种老骥伏枥的振奋。

他正与贾诩相谈正欢,突然听到吕布询问护城河的情况,当下连忙回答:“今天春天才清理过淤泥,大约有一丈左右”

“文休先生。如果在巴蜀组建水军,你认为在哪里为好?”吕布想要拿下成都,现在就如同探囊取物,攻克只是迟早的事,在攻克成都后。吕布把下一个目标定在了荆州,然后是江东,可是无论攻打这两处的那一处,都要有一支水军,今此,组建水军乃是重中之重,一刻也不容迟缓。

许靖刚要作答,被一阵急促的马蹄声打断,众人扭头望去,只见一快马从地平线上驰骋而来。那匹快马径直驰骋到吕布跟前,马上的传令兵立即拱手:“启禀主公,徐参军回来了,此刻正在大帐内等候!”

“回营!”吕布深吸了口气,扬了扬手中的马鞭,率领众人朝着中军大营驰骋而去,在上个月的时,徐庶就被吕布派去荆州寻卧龙凤雏,并且让成廉随行,吕布在临走时吩咐成廉。若是遇到卧龙凤雏,看看他们的态度如何,如果他们愿意来益州,万事大吉。如果他们不愿意来,那就杀了他们以绝后患,如今听到徐庶从荆州回来,肯定是有了卧龙凤雏的消息。

“你这里,还真是热啊!“庞统摇着蒲扇乘凉,开口抱怨着。随后又觉得实在太热,干脆直接将儒衫脱下,只穿着一件中衣,干完这件事后,庞统这才惬意的点点头,徐庶亲手给他端来一碗冒着冷气的酸梅汤,庞统接过酒爵呷了一口:“这是你自己做的?”

“是啊,你不是说天气热吗?我就去给你做了一碗!”徐庶回答。

庞统无可奈何地把酒爵递回去:“你自己喝吧,我还想多活几年!”

徐庶面不改色地接过酸梅汤,把一碗酸梅汤一饮而尽,庞统用手挡住眼睛,把头歪到一边,他喝过许多酸梅汤,天下唯有仅此一碗是咸的。

“你家主公呢?”庞统一直等到徐庶喝完,才开口问道。

“我已经派人去叫了,你等等吧!”

“哎,你说他见了我会不会被吓着?”庞统悠然自得地拍了拍膝盖,徐庶在他的对面跪在,双手谨慎地盖伏在膝前毯子上,他从来没有在贾诩面前展现过这种尊敬。

大帐里陷入安静之中,徐庶从来不懂得怎么寒暄,他与别人交谈,都是在说明事情,当事情讲完,他也就无话可说了,庞统闪亮着豆大的眼前,望向帐外遥远的天际中的某一个未知,也没吭声,他的脑子无时无刻不在高速运转中,比下半身高速运转的时候多,这种安静,往往意味着一个新的风暴在孕育,他知道吕布已经被阻挡在了成都城外,他现在有一计,可一战破掉成都。

毫无征兆的,庞统突然把头专向徐庶:“诸葛亮这个人,你怎么看?”

徐庶没有半点犹豫和楞怔,立刻回答:“你们是水镜先生的爱徒,一个是凤雏,一个是卧龙,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干嘛问我?”

庞统耸耸肩:“很聪明,也很果断,只可惜他看不上你家主公!”

“很中肯,不过这家伙的性子太过稳重,不适合温侯”徐庶歪歪头:“你肯定知道他在哪里吧!”

“告诉你他就活不了,我知道,如果我不答应和你来成都,和你一起去找我的那位肯定毫不犹豫的杀掉我”庞统翻了翻眼皮,朝着矗立在帐外护卫成廉努了努嘴:“按照孔明的性子,就算杀了他他也未必会来,他死了,水镜先生一定会怪我!”

“你不告诉我也无妨”徐庶摆摆手,似乎兴趣索然:“卧龙凤雏,虽然是连着念的,但你一直都都想超越他,你们两个之间的事,我不想掺和!”

“如今北方已定,曹操下一个目标就是荆州,荆州士林遍地,势力盘根错节,孔明留在那里,莫非是在等曹操?”徐庶难得露出鹰隼一般得意的笑容。

“有一个人在孔明眼里,或许比曹操更合适”庞统咧开嘴,露出招牌式的阳光笑容,拍了拍徐庶的肩膀。

徐庶还没答话,忽然外面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两个人都闭上了嘴,很快外头传来交谈声,之后便见一个身躯凛凛的人走进大帐,他的身后跟着一个风烛残年的老头,那老头大夏天的还裹着一件已经泛白的貂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