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403章 吕布和庞统谈话

第四百零三章 吕布和庞统谈话

贾诩进帐只是看了庞统一眼,旋即便向吕布请辞归账,他在徐庶的搀扶下缓缓离开中军大帐,唯独留下吕布和庞统两人,待两人离开之后,吕布上下打量了庞统一番,斜靠着帐篷后面的柱子,慢悠悠地对庞统说道:“士元对天下之势怎么看?”

虽然这个话题很老,但吕布觉得只有这个话题才能检验出庞统是否有能力,庞统垂着头似乎是睡着了,听到吕布说话,才连忙抬起头来,尴尬地解释:“天气太热,不耐坐,莫名其妙的就睡着了,温侯您刚刚说什么?”

吕布无奈的摇摇头,要是按照以前的性子,他早就把庞统抓起来大卸八块了,可惜从前的性子早就想烟灰一样飞入天际,烟消云散了,他把问话有重复了一遍,庞统用袖口擦了擦口水,呵呵一笑:“现在那还有什么天下大势,北方已经被曹操平了,西方已经变成了温侯的囊中之物,只有这南方还交错着几股势力,不过被灭那是迟早的事!”

庞统说完,他的目光被桌案上的水果吸引住了,只见食桌上摆着各色佳肴与美酒,其中有几串水淋淋的葡萄,庞统拎着其中一串,询问吕布:“温侯,请问这是何物?”

吕布道:“士元在荆州,竟然连葡萄也不曾吃过么?”

并州大营内,诸将都对葡萄情有独钟,这玩意不仅美味可口,而且还有清凉解暑功效,所以每次出征,吕布多多少少都会带一些。----

庞统道:“自灵帝以来,天下纷乱,先后洛阳离乱、长安飘零,最惨之时,大臣饿死于稼强之间,兵卒们掠人相食,哪有什么机会吃什么鲜果?”

吕布眼神有些复杂,无论是洛阳离乱还是长安飘零。他都有直接或者间接参与,他不知道庞统说这句是不是在责怪自己,当下闭口不言,不在说什么。默默地抓了几瓣淮橘扔到嘴里,顿时一股酸涩而清甜的味道席卷整个口腔,精神气稍稍恢复了一点。

庞统先是囫囵吞枣的品尝了一颗,随后又拿起另外一枚,拿指头捏着端详了一阵。感叹道:“据我所知,葡萄这东西产自西域,西域与中原交通决断,沿途又是盗匪云集,这东西有的人恐怕几年都难吃上一会,温侯居然能当饭吃,所费必然不赀啊!”

吕布放下手中的淮橘,眼神玩味的看着庞统:“你的意思是我如此奢靡享受,非是成大事之人?”

庞统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吕布的话。

吕布呵呵一笑。学着庞统的动作,拿着一颗葡萄捏着细细端详,同时开口解释道:“士元有所不知,早在博望侯凿空西域的时候,就带回不少葡萄种子,在陇西早有种植,而且凉州一线的盗匪早已经被我和马腾联合剿清,丝绸之路早已就再次打通,这葡萄也被我打量从西域引过来,此时的西凉。葡萄早就种植满地,无论是官吏亦或者是百姓,家中都把葡萄当饭吃!”

吕布不想再这个问题上纠结,当下询问庞统:“士元。你认为如今的曹操情况如何?是好是坏?我和他交战谁胜谁负?”

庞统虽然冤枉了吕布,但并没有感觉到不自在,听到吕布一连问出几个问题,当下笑道:“如今的凉州,有马腾和温侯两股势力,为了稳定左翼。曹操派遣了司立校尉钟繇,持节关中诸军,钟繇苦心经营多年却没有成效,若是温侯与曹操交战,自长安、潼关一线杀入,只是…”

“只是什么?”吕布急切询问。

“袁曹的官渡之战已经结束,机会早已经流失!”

“什么机会”吕布有点丈二摸不着头脑。

“若是温侯在袁曹之战时,早早领兵自长安、潼关一线杀入,曹操必定两面受敌,其结果我都不敢想了”庞统摇了摇头。

吕布曾经也有过这个想法,但他有点担心,虽然没了曹操,但还有袁绍,袁绍佣兵六十多万,比曹操还要恐怖,吕布现在还没有胆量去和袁绍打,庞统似乎看出了吕布的忧患,轻笑道:“袁绍此人,不足畏惧,官渡之战就是最好佐证,曹操用十万人就打败了他的六十万,难道温侯自认为比不过曹操,那要是这样的话,在下劝温侯早早投降算了!”

吕布苦笑一声:“我也没想到袁绍会这么蠢,六十万打不过十万,所以我现在也挺后悔的,如今曹操意见平定了北方,下一步恐怕就是荆州了,所以我想快点打下益州,在荆州之地和曹操掰掰手腕。”

庞统说:“温侯的意思是在荆州和曹操决战?”

吕布没有说话,只是坚定的点点头。

庞统捋了捋短髯:“刘表是一个及其特别的事,他坐拥二十余万精兵与荆州膏腴之地,却异乎寻常地安静,袁曹开战之后,刘表的态度一直暧昧不清,他答应袁绍予以配合,却按兵不动,荆州从事韩松力劝刘表投靠曹操,却几乎被杀,总之,没有人能搞清楚刘表的心思,天下一直传言,说刘表打得是卞庄子的注意,打算等二虎一死一伤,再出手渔利!”

庞统弹走桌案上一只嗡嗡叫的苍蝇:“汉室虽然倾颓,但余威犹从,荆州到中原路途不远,若我是刘表,绝不会坐失良机,必定举全州之力向中原进军,荆州兵锋轻而易举就可以推进到许都,然后以汉室帝胄之名拥戴汉帝,未尝不可中兴汉室,只可惜他的心早就不在了汉室身上。”

庞统转动脖子,优雅的指头灵活地敲击起木壁来:“若是温侯想和曹操决战,宛城、长安、潼关三地至关重要,同时温侯还需注意江东孙权和西凉马腾,无论哪一方从中间插上一脚,都对战局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甚至还会改变胜利的天枰。”

吕布意外的看了他一眼:“当时我和军师的计划是平掉荆州和江东,然后在淮南一带和曹操一决雌雄,可如今事与愿违,没有个十年是不能完成这个计划,可曹操不等我,

天下也不等我!”

庞统坦然道:“不错,荆州易取,江东不易,打下荆州后,天下必然会成为三足鼎立,或者再加上一足!”

吕布听出庞统的刻意所指,古时候大禹铸鼎有三足,他的意思是等荆州被瓜分后,天下会呈现吕布、曹操、孙权三股大势力的存在,但其中会不会发生意外,他却无法揣测。

“四足?”吕布好奇的询问道。

庞统歪着头想了下,掰着指头数起来:“温侯、曹操、孙权,还有一个我不想说.......”

吕布眼皮抬了抬,刹那间露出锋芒:“我要你说!”

庞统沉默片刻,敛起了笑容:“我也不知道他能不能成事,但我感觉他是一个做大事的人,他也是汉室帝胄,只是现在有点狼狈而已,听说他现在变成了刘表的座上宾!”

吕布握了握拳头,指关节咯噔作响:“你说得是刘备?”

庞统点点头:“从虎牢关崭露头角开始,他就一直在诸侯当中左右逢源,跌沛流离,这样的人才会被时势所喜爱,才会被乱世所接受,他或许也会变成温侯的强敌,危险性比孙权还要大!”

吕布想起了前世的前因后果,眼神里迸出一道寒芒:“我最后问你一个问题,我怎么打成都?”,他突然改变了注意,不想再围而不攻,如今听到仇人就躲在荆州,吕布想尽快打下成都,休养个三五年,然后出兵荆州,和刘备新仇旧恨一起算。

庞统也被吕布的杀意吓了一跳,当下连忙把儒衫穿在身上,感受到身上再次传来暖意,他才慢悠悠的说:“仇恨会让人变得迟钝,智力也会下降!”

吕布眼里的杀气消失,一手杵着桌案,一手指着庞统:“我不想听你废话,快快给我一个准确答复!”

庞统无奈的摊了摊手:“好吧”

随后换上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其实我在去年的时候就来过巴蜀,也在成都呆过一段时间,对刘璋品行摸的差不多了,只要温侯能拨给我一员虎将,任我调遣,如此才能拿下成都!”

吕布皱了皱眉头:“可是刘璋如今拒不出战,就像乌龟一样龟缩在成都城里,就算给你再多的猛将和士卒也无济于事!”

庞统说:“别人不行,唯有张任和冷苞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