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第5章 遭劫

第五章 遭劫

众人急忙将目光往清歌身上看去,这一看,全部人都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刚才那李侍卫喷了一口茶水在清歌的身上,所以也不可避免的在那些银针上挂了水珠,而此刻,那些挂在针头的水珠却变了颜色!

那些水珠,正在以肉眼看得到的速度慢慢的变红,先是浅红,淡红,然后慢慢的加深,直至大红,最后,竟然变成了如墨一般的黑红!

而随着那些水珠的颜色一起出现的,还有一种腥臭,当即,有几个丫头已经承受不住冲出门干呕了起来。

而此时,躺在**的清歌突然“嘤咛”一声,丫头们惊得捂住了嘴巴:

“活了!”

“天啊,人真的活了!”

……

李瑛心中惊讶至极,忍不住伸出手想要去探看,但是还没有接触便已经被江蓠给阻止了:“李侍卫千万莫动,此乃无双剧毒,一旦沾身便极难解脱。”

江蓠转头道:“叫人准备一桶热水,再准备半桶冰。我要为清歌净身。”

李瑛看了江蓠一眼,然后急忙出去吩咐。

场上众人的目光看向江蓠的目光都有些不可置信。在侯府,谁不知道她最是无能,几乎是稍微有点身份的丫头都不把她放在眼底。而二太太对她自小克扣,什么都没有教,完全不似大家闺秀的养法,怎么突然有了这样的医术?

而紫玉和另一个丫头看江蓠的眼神,那就是完全在看怪物了,别人不知道那毒药,他们可是再过清楚不过,但是这江蓠不过简简单单的几针,就将清歌从鬼门关内拉了回来,怎么可能?!

难道,毒药有误?

她们这边的心思转动,江蓠却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挥手道:“没事了,大家且下去歇息吧。”

丫头们应了声,然后一边走一边嘀咕着往回看走了出去,而那个老大夫还处在惊愕之中,仿佛还没反应过来。

而江蓠也根本也没有将刚才这位老大夫的话当真,一边拿过旁边的帕子擦手,一边对着进门的李瑛道:“将大夫请下去吧。”

李瑛点了点头,上前对着那个老大夫作了一个请的动作。但是那个老大夫却直直的看着江蓠,僵着身子动也不动。

李瑛微微皱眉,而江蓠却只是微笑道:“老大夫,千万不要将刚才的话放在心中,你行医救人无数,小女只是暂且一试而已。”

那个老大夫嘴角抽搐,虎着脸看着江蓠,看样子仿佛要将她给吃了一般。

他突然上前一步,看到李瑛心中一紧,生怕他对她有什么不轨的动作。

但是在两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个老大夫将自己的下袍一掀,然后“砰”的一声直直的跪下,喊了声“师傅”,然后迅速抓起自己的药箱,黑着脸走了。

这一串动作几乎在眨眼之间完成,过了好一会儿,江蓠才淡淡的摇头笑了笑。

——

第二天的时候,清歌便醒了,但是身体还很虚弱,只能睁开眼睛动动嘴唇,说话连声音都发不出。但是她一醒,江蓠的心就放下了。她将银针收好,然后让李瑛去送还那个老大夫,但是李瑛却将东西完完整整的带了回来,因为那个老大夫在昨晚之后便收拾东西走了。

江蓠没想到这个小老头会这么倔。

为了不延误行程,所以只在小镇多呆了一天,然后便开始前行。

逐渐深入楚国,繁华景色于路途中展开。当今中原,三国并列,为周国,楚国,和南国。周国兵力强盛,乃第一大国,而楚国经济发达,南国位于最末。除此之外,在塞外还有大遒,鞑靼等族,居于草原,逐水草而居。

车队又行了半月,终于赶到了楚国国都王都之外百里。

临近傍晚,而且这是一国的和亲队伍,自然要等楚国的人来迎接,所以,李瑛便吩咐车队在此地的驿站停下。靠近王都,这里的驿站显然修建得颇为豪华。

屋子里的地龙烧得屋子温暖如春,江蓠撑着额头坐在椅子上,穿了一身青莲色衣服,长袖边尾镶着银线,用暗色的线绣了一朵朵莲花,看起来清雅而高贵。

清歌捧着一束红梅进来,用胆梅瓶装了,看着江蓠笑道:“姑娘,这楚国可真有钱啊。这种待遇,在南国的家里也没法得到。”

她说着解开自己红色袄子的纽扣,热得用手掌扇了扇。

江蓠抬起眼睛看了她一眼,微笑道:“楚国是大国,无论怎样,都不会失了大国的面子。咱们只管用着便是了。”

清歌点了点头,突然脸色一紧,低声道:“姑娘,上次的毒肯定是紫玉那个丫头放得。为什么不治了她?”

想起自己的小命差点归西,她就觉得气不打一处来,若不是自己阴差阳错的饮了,那遭罪的就是姑娘了。

江蓠站起来,伸手抽出一枝梅花,淡淡的道:“你又没证据,毒若是别人看不住来那便不是毒。这件事就这样吧。”

清歌没好气的道:“是。”

江蓠抬起头,看了一眼窗外沉沉的天色,看来又有一场暴风雪了。

她将梅花插进瓶中,道:“准备水沐浴吧,早作休息,否则到了王都可就没那么清闲了。”

清歌应着下去准备。

沐浴之后,江蓠将清歌打发了,又独自看了一会儿书,这才躺在**睡了过去。

夜深——

江蓠突然觉得有一丝热,不由得翻了一下身子。

她的心突然惊觉,猛地睁开眼,一个黑影猛地扑来!

“你……”是谁两个字还没有说出来,一指如风,点在她的身上,她的声音顿时哑了。

而这个时候,旁边的帘子传来清歌的声音:“姑娘,刚才……”

清歌的手捞起帘子,一看一个黑影杵在江蓠的面前,惊叫起来:“来人……”

江蓠眼睁睁的看着那个黑影一掌向清歌劈了下去,然后,她的身体软软的倒地。

那个黑影猛地转回身,一道阴枭的目光一闪,然后对着江蓠抬起了手。

她心中叹了一声。

肩上一痛,江蓠的眼前一黑,顿时晕了过去。

------题外话------

某吹:阿蓠啊,你滴战斗力咋这么弱尼?

阿蓠:还不是你设计的?

某吹:……额,后面你一定会左手揍九殿,右脚踩风王的!

九殿:阿蓠你随便揍啊,只要嫁我就可以了。

某吹:你呢?

九殿:劳资揍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