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第7章 清白2

第七章 清白2

那人的庞大的身子罩过来,黑沉沉的带着冷肃的危险气息,他的手落在江蓠的肩上,烙铁一般的感觉。

他的目光盯着她,却只看到一双安静如水的眸子,冷笑道:“你不害怕?”

江蓠微微一笑,却并不答话,而就在这个时候,男人抓着江蓠衣服的手狠狠的一撕!

“嗤啦——”一声,江蓠的衣衫碎裂,露出里面雪白的内衫,还有若隐若现的绿色抹胸,那人的嘴角冷冷的一弯,然后抓住她的内衫,就想一把撕下!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一声惊叫:“老大!不好了!”

那个人的手一顿,狠狠的看了江蓠一眼,然后猛地向她一推,转身踢开了门。

江蓠站起来,将自己身上的衣服拢了拢,然后抬起自己的手,看着自己的指甲。

剔透的指甲上,在光线中折射出钢蓝色。

这时候,那个男人黑着脸返回向她走来,然后一把点住她的穴道,拽起她往外面跑去。

男人拎起江蓠,然后一把将她甩到了马背上,一个翻身上来,转头对着那两个男人道:“将人引到西面去,我走东面!”

“是!”

碎雪揉了一天洒下来,奔腾的瘦骨嶙峋的马背硌着她的胸口,寒风一贴贴割过来,她微微的眯了眯眼。

那人一把抓住她的腰带,防止她掉下马去,另一只手提着缰绳,往东面的山道中行去。

他们的身影刚刚转进消失,就听见一群**从那边传来,马蹄声约莫着有上百人。李瑛他们的马数是绝对没有上百的,那么这样只能说楚国派人来了。

江蓠看着自己被撕碎的衣服,心中知道自己这模样如果在大庭广众之下被发现,那么自己恐怕这和亲也和不成了,回南国那是绝对不可能的,那么自己连去处也没有了。

江蓠微微一笑,如果真的这样,自己便行走天涯当个医生。

“你很开心?”那男子冷冷的觑着她,奇怪的问道。

这少女竟然还能笑得出来?自己便是一国宰相看了,也不敢直视,这小妮子竟然敢笑?当真当他是死人吗?!

这样一想,他胸中一口闷气堵着,伸手将将少女提起来,一把卡住她的脖子,一双眼睛发出狠毒的神色来:“你以为我当真不敢杀你?”

他的手一紧,钢铁般的手锁着那细嫩优美如鹅颈的脖子,眼睛微微一闪。这只手不知道杀过多少人,吴钩之下那些王侯将相一个个在他的手下凄惨死去,但是眼前的这个少女,竟然不害怕?!

他想从那双清凌凌的眼睛里找出一点可以称之为慌张的东西,但是却只有一片安静如水。在他的手一紧之下,她的脸开始涨红,仿佛要汲取空气,渐渐的,喘息声响起,那张脸泛出苍白,可是眼神依然是安然而倔强的。

真是——该死!怎么会有这样的女人!

他的手一松。

江蓠的身子一软,几乎要倒下去,但是她还是及时的撑住,轻轻地咳了起来,等到气息慢慢的平静,江蓠才微微一笑:“多谢将军不杀之恩。”

“将军”这两个字说出来,那人的脸色顿时一变,扫了一眼她颈上留下的青紫痕迹,眼睛微微一眯。

江蓠淡淡的道:“小女只是猜测而已。你的虎口上有很厚的一层茧,拿得必定是长枪一样的兵器。而且露出的手腕上还有伤痕,其中的一道伤痕皮肉翻卷留下的痕迹,这样的伤痕,应该是长矛留下的。长矛这等兵器,大多出现在战场。随着兵器的改变,长矛已经被中原淘汰,但是却被闭塞的游牧民族所用,所以,如此种种,小女才猜测你是一名保家卫国,心有凌云壮志的将军。”

那人的眼色变了几变,最终冷冷的扯了扯嘴角:“不错。”

他说完将自己的目光盯着她,刚才产生的杀意也渐渐的消散:“很聪明。不过,有人要你的东西,我却不能不要。”

他说完眼里闪过一丝**的笑意:“不过,我倒是不屈。”

江蓠垂了目光,这人的意思再过清楚不过,有人,想要她在和亲的路上“失贞”!

那人粗鲁的抬起她的下巴,细细打量起眼前的女子,却只见星眸长眉,雪肤红唇,明明精致艳丽的容颜,但是被那清凌凌的眼神一搅,却只令人想起“人淡如菊,素净如莲”的感觉来。

他冷冷的笑道:“真没想到,传言中平庸愚笨的侯门嫡女竟然是如此颜色,嫁给那个短命鬼倒是屈得慌,说不定在**根本就没劲。老子现在教教你这个雏!”

江蓠听得这人口出污秽,垂着的眼睛里一闪而过厌恶。那个九皇子也不知道是生活在怎样一个憋屈的环境中,能被人侮辱成这般的模样,想来也不是个厉害的人物。

那人的目光粘在她的朱唇之上,正想俯下身子一尝,后背却突然一僵,骂了句:“该死!那两个蠢货到底是怎样引人的!”

说完一把将江蓠架在马上,纵马开奔。

山林后面,追兵的声音开始蔓延进山林。

马跳跃的次数多起来,江蓠的胸口磨得大痛,却闷着声音一声不吭,这个人的心理有些扭曲,若是自己呼痛说不定反会击得他对自己更加的兴奋,保不定会对自己做出什么事。

又行了一会儿,人声渐渐的逼近,不远处有人影若隐若现。那男人一把提了她的身子,然后翻身下马,然后在山上狂奔。

江蓠的身子本来就清瘦,那人拎着她和拎着一只小鸟般的没什么感觉,轻若无物。

这人的勘察地形的功夫实在是好,在崎岖的山路间穿梭,一点也没有阻碍。

他走了一会儿,将人马甩开了些,然后停下来,拎起江蓠冷冷的看了她一眼,那样的目光太过露骨,看得江蓠心中微微惊惧,他不会是想就地速战速决将自己给办了吧?

那个人突然“嗤啦”一声撕下她的一角衣襟,目光复杂的看着她。

江蓠的手紧了紧,那个男人突然一把将衣服揉成一团塞到她的嘴里,一边道:

“老子难得怜香惜玉一回,你最好听话点。”

------题外话------

某吹:阿蓠啊,先忍忍,不,先试试,别吊死在一棵树上了。九毛那家伙不是个好东西。

阿蓠:额,他在你后面。

某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