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第14章 美男

第十四章 美男

“先皇后”这三个字一出,众人都不由噤了声,而在旁边的小桌前,却转出来一个锦衣男子,微笑道:“皇贵妃谬赞。琳琅与先皇后还差之甚远。”

那男子约莫二十一二,腰围玉带,鬓束玉冠,容颜俊逸,剑眉星目。一眼看去,皆是人才超群,无处不出众。

想来便是七皇子楚原了。

皇贵妃笑道:“还没过门了,就琳琅琳琅的唤了,果然对佳人是一见倾心啊。原来也没见你对女人这般上心。”

楚原道:“皇贵妃您别打趣儿臣了。”

江蓠扫了一眼那琳琅,只见她的目似天星,嘴角带着一丝笑意,想来也是对这位七皇子十分的满意。

皇贵妃笑了起来,然后转头对着旁边的人群道:“李林,司马岩,你们也出来看看吧。”

这时候,从人群中站出来两个男子,皆是不到三十,一人身材轩昂,一人身子挺直,便是将军李林和左相司马岩。

柳盈和贺月姚见着皆悄悄红了脸,垂下头。

而皇贵妃的目光却淡淡的落到了江蓠的身上,微微一冷,慢慢道:“你是定安候嫡女江蓠?”

“小女是。”江蓠道。

这样清清淡淡的声音,实在让人无法与她打探到的消息联系起来,更何况,是和那人有关!

她的声音变冷,吩咐道:“都先坐下吧。”

立马有侍女将她们各自领到女眷的位置上。

江蓠跪坐下之后,旁边的公主贵妇都不由嫌弃得皱了皱眉,悄悄将自己的身子往旁边一移。

江蓠也不在意,仿佛什么都没有注意,她伸手添了一杯淡酒,面色无波的看着前方。

而这个时候,一个小小的身子悄悄朝这边靠了靠,然后挤在了江蓠身边,声音清脆可爱:

“姐姐,我喜欢你哎。”

江蓠冷不防看着一个小脑袋冒出来,穿着粉色纱裙,罩着华贵斗篷,不过十二三岁,长得粉嫩可爱,也不知道是哪位公主。

江蓠朝着她微微一笑。

小公主嘻嘻凑上前,毫不客气的从江蓠的手上夺下酒杯,一口气吃得干干净净,然后指着对面的一群男客悄悄地道:“姐姐,你看,那人长得好好看。”

江蓠本来只是顺着那小公主的目光随便一瞟,但是这一看之下,却不由一呆。

灯火本盛,但是那人却偏偏藏在一众的阴暗之中,跪坐的身子清俊挺拔,一袭青衫上身,那容颜仿佛云霞蔼蔼,自昏暗中涌出蒸腾万象,染得这山青水白一片锦绣光彩,布衣难掩其贵气。这人和皇甫琳琅有六分相似,但是坐在暗处,也将那展示于灯火辉煌处艳丽无双的她压得紧紧的,可见此人姿容,若春晓扶风溅花而开,场上无人能敌。

江蓠本是见惯男色,也不由心中暗叹此人光辉。

那小公主笑盈盈的道:“姐姐知道他是谁吗?”

江蓠看着那双忽闪忽闪的大眼睛,微笑道:“我猜这人便是有天下第一美男之称的周国五皇子,皇甫惊云。”

“咦?你怎么知道?”小公主惊讶着。

江蓠道:“这人与固凌公主十分相似,显然是皇甫一族的人。并且,固凌公主容颜无双已经是天下皆知,但是这男子竟然还在这之上。所以只能是那周国五皇子。”

小公主欢喜的道:“姐姐好聪明。”

江蓠摇头一笑,这小姑娘实在是太天真了,想来这场上的大多数人只要见他,都应该猜得到。她的目光扫向旁边的一众女眷,发现她们的目光大多数都聚集在他的身上,几乎恨不得冲上去黏在上面,扯都扯不落。

那小公主看江蓠的注意力没在自己这里,然后迅速的将她酒壶中的酒对着壶嘴倒入自己的口中,一口气吃了大半,急急忙忙的用袖子擦了,这才一本正经的道:“姐姐你慢慢吃,我先走了啊。”

说完再次缩了回去,消失在女眷中。

江蓠看着那淌着酒水的酒壶,心下一笑,这小公主,还真当自己没看见啊?

她正想着,却不料一把目光向她看来,她下意识的抬眼看去,却是那阴暗处的皇甫惊云,对着她的方向露出一丝莫名的笑意,遥遥隔空对她敬了一杯酒。

江蓠微微颔首,淡淡转了目光,不再看他。

美人向来是有毒的,更何况还是这样一个天下第一美人。

江蓠的目光在对面一看,在座之人皆是人才出众之辈,上首的人身着品级衣物,看来也就三十岁左右,长得和楚原有些相像,但是面相温和,想来便是二皇子楚茂。而接下来的几人江蓠淡淡一扫,却没有发现那个传说中的九皇子。

这宴会可以说是变相的相亲宴,皇子将军来看看自己将要迎娶的小姐符不符合自己的审美观,而嫁人的姑娘也看看自己的未来夫君到底长得如何。可是偏偏这九皇子没有出现,那么可能的原因是什么?病得无法动弹了?还是果如外界所传,身臭难闻丑陋不堪不敢出现在众人面前?亦或者根本不重视自己要娶得是谁?

江蓠在这边神思游荡的猜测着,根本没有注意大家对她复杂的眼神。

女人们喜欢男人不错,但是她们也喜欢看女人,看一看到底有多美,到底有哪些地方是及不上自己的。而场上的女眷时不时瞟过的目光自然聚集在了皇甫琳琅和江蓠身上。对于前者是既羡慕又嫉妒的,对于后者,却是怜悯而不屑的。

皇贵妃道:“皇上接见使臣未回,暂且由本宫前来。常听说周国的女子容貌出众,贤惠可亲,今日一瞧,果然如此。当真是为我楚国送来了一份盛礼啊,皇上见了必定也会如此认为的。”

江蓠微笑着浅浅的喝了一口酒。

这皇贵妃说了周国偏偏不提南国,这意思实在太过明白,看来自己的日子不好过啊。

而这时候,一把好听的声音如清泉暗涌般响了起来:

“皇贵妃您谬赞了,我家这个妹妹最是无赖,如何当得起贤惠二字。反倒我瞧那南国定安候的小姐,那通身的气度才不是常人可比的。”

------题外话------

九殿:嗤——这个丑样也敢称第一美男子?

某吹:呵呵,九毛你再这个傲娇的小样,信不信劳资将你写成第一丑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