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第24章 得救

第二十四章 得救

江蓠的手紧紧的勒住缰绳,将自己的身子紧紧的靠在车上,以防自己被甩下去。

她脸上什么表情也没有,只有一双冷静的眸子在黑夜里闪过一丝光芒。

些微的锋利,些微的杀意。

马向着那马车冲过去,一时间只有那车夫睁着惊恐的眼睛。

气势汹汹的马匹大概使对面那匹拉着马车的马惊动起来,它不安的甩动自己的后蹄,眼看马上就要开始奔跑起来。

江蓠的目光看着,一颗心微微的提起来,她现在只要那匹马跑起来,自己才有一线生机。

就在那匹马快要动起来的时候,马车内突然伸出一只手,接过那车夫手中的缰绳,一拉。

那匹马仿佛突然吃了安心丸一样,立马安静了下来。

江蓠的心中涌出一丝失望,但是现在,还不是她失望的时候,她必须尽快调整策略!

她将马的缰绳微微一转,马头突然微微一偏,然后向那刚才那驾马的车夫方向撞去!

那车夫一见,急忙屁滚尿流的一跑,而那匹马却带着江蓠,要与那匹马擦肩而过。

江蓠的身子经过马头!

那拿着缰绳的手一松,往里面一隐,下一秒,一缕寒光就从车帘内破出来,向江蓠刺来!

但是,就在这须臾之间,江蓠的手在他之前将匕首对着马眼狠狠的一插!

鲜血突然溅出来,腥气扑上江蓠的鼻孔。

“嗤——”的一声急吼,那匹马突然痛的抬起前面的蹄子!

那辆马车微微的一歪,那本来刺向江蓠胸口的寒光一偏,对着她的腋下刺过。

被刺了双眼的马痛得甩开四蹄飞奔,江蓠急忙控制缰绳,但是仍然不免“砰”的一声,和那车厢一撞!

江蓠的脑袋“砰”的磕在了木头上,有瞬间的头晕眼花,眼泪几乎要忍不住热辣辣的冒出来。

但是幸好那匹马终于与他们错开,载着马车上的人向着身后追来的提刀刺客撞过去!

前面仍然是一片黑暗,但是却已经没有回头的路了!

那匹马只能挡得了一时,绝对不能拖延太长的时间,江蓠只能寄希望在这拖延的时间里,猛冲的马车能遇上人影。

江蓠提着自己手里的那柄匕首,然后对着前方的马屁股一刺。

剧烈的疼痛让刚才受江蓠药物刺激的马更是不敢不顾的飞奔,江蓠几乎收势不住,只能死死的扯住缰绳,将自己的脚抵在马车板上。但就是如此,她也知道自己的力气在慢慢的流失,根本支撑不住太多的时间。

巷道一望都是漆黑,偶尔有人家户里露出的清冷的灯火,在这片区域住着的都是些相对不那么富裕的平民,大家都按时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马车疯狂的窜过,即使有异动,但是眨眼的时间便奔出老远,大家都只是认为自己听错了。

颠簸起来的车身让清歌被摇得头晕眼花,虽然牢记着她家姑娘不让她出来的命令,但是现在她心中却有着莫名的担心,刚才在马车内的时候就听见马的吼声,当时吓得她心惊胆颤的,现在,莫非是那马发了疯?那么姑娘呢?

清歌心中忐忑不安,只能使劲的抓紧车上的横梁,然后掀开车帘的一条缝,这一瞥,她还没有将目光转向江蓠,便被那眼角余光所看见的东西吓得一声尖叫!

“啊!”

马车之后紧紧的跟着一群黑衣人,脚下踩风,手中的大刀高高的举起,有些还在滴血!

这是,杀了什么人?

清歌自然不知道这是他们砍掉马之后留下的痕迹,现在她的脑海里只浮现江蓠的身影,当即大哭了起来:“姑娘!姑娘没了!”

正在驾马的江蓠一噎,什么叫她没了?她的目光往后,也看到了十米外的刺客,江蓠心中知道这傻丫头又自己脑补了一回,于是在万忙之中还要抽身道:“姑娘我在这儿。进去,别出来!”

“姑娘!”清歌一声惊喜,但是下一秒又道,“可是……”

“进去!”江蓠喝了一声,看着那些不断缩小差距的刺客,眼神愈发的冷静。

清歌颇为踌躇了会儿,这才将自己的脑袋缩回去,然后七上八下紧紧抓着马车。

光亮就在前方!

漆黑的巷道终于要走到了尽头,那一箭繁盛的灯火射进来,让人几乎认为已经脱离险境。

但是,也只是几乎。

这短短的距离,他们可以将自己杀死,便是有人看到,那么,自己也是死了!

必须在他们之前冲出去!

江蓠的目光一闪,手中的匕首一切,再次狠狠的扎进去!

那马突然一颤,然后以自己生命最后的力气开奔!

“哐当哐当!”“哐当哐当!”

马车被摇得眼看就要散架,江蓠只觉得自己的身子在飘,在偏,她可以清楚的感觉到身后的倚靠力正在消减,自己脚根本抓不住地,正缓慢而无法控制的往外。

她不由的苦笑,自己这算什么,难道是好不容易逃出虎口,又要面临被摔的结局?以这样的力度摔下去,自己就算不死,骨头也要断几根。

她闭上眼,将手中的鞭子再次狠狠的鞭了下去!

光芒陡然间刺来,耳边传来人群的惊呼,江蓠觉得自己瞟了起来,完全不受控制的往天外飞去。

砸下来铁定是一猪头吧。

她如此想着,脸上的那一丝苦笑却突然凝固。

风声传来,她陡然间睁开了眼!

那一缕白光一剪,恍若白虹贯日,金星曜世,然后温柔的侵袭上来。

乌黑的发一闪,人影近在咫尺,不知哪里来的一只瘦弱却强大的手,稳稳的轻柔的放在她的腰间,一扣贴身。

冷梅药香缓缓笼罩,暖为春风万里,破冰成泉。

银白的面具上,艳若朱血的唇薄薄的抿成一条线,唇形完美似两勾弯月,明明浓艳得这世间最浓烈的颜料也勾不出一分一毫,却生生让人感到一种烧成灰烬的苍白微弱,仿佛不似人间所有,毫无烟火气息。

艳到十分便成灰。

江蓠抬头,陡然间栽进那一双眼眸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