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第26章 梅宴1

第二十六章 梅宴1

马车拨开众人,行了一炷香的时间便来到了皇甫琳琅的别院。

因为路上耽搁了一点时间,江蓠来得时候院子外的马车已经排到了巷尾,灯火沿着红墙圈了一圈,仿佛火龙。江蓠一看这阵仗就知道自己来晚了,她本来算好时间走得不早不晚,但是现在可能要压轴登场了。

她看了一眼清歌,然后对着明月和彩云道:“你们留下一个在这里照顾她。剩下的一个跟我进去吧。”

“是,姑娘。”

江蓠从马车内拿出毯子,将她盖了起来,然后将自己的小暖炉放在她的手心笼着,这才和明月一起下车,到了门口递上请柬进门。

经由侍女引路,江蓠随着穿过抄手回廊和月门,沿着旁边的小道往后院那灯火辉煌处走去。一路上都有零星的红梅,在旁边的灯笼的映衬下,愈发显得艳色夺人。

穿过小道,灯火陡然间逼进眼眸,而上百株红梅拥成云霞,被灯火围绕,几欲燃烧,而在红梅树群的对面,是数十个排开的小塌,配有一几,几上摆着美酒佳肴,榻上跪着请来的王侯贵女。皇甫琳琅居于最中,旁边是悠然饮酒的皇甫惊云。而在皇甫琳琅的左边,是女宾之位;右边,是男客之所。

江蓠的身影刚刚出现,那边的皇甫惊云的眼睛飞快的掠过来,一呆,瞬及一笑,道:“皇妹,你的贵客到了。”

他的声音虽然小,但是足够要周围的人都注意起来,于是众人的目光都随着一转。

眼前的少女一身蓝底白花的上衣,下面洒花百褶裙,腰围三指宽的刺绣茶花腰带,别有一翻清贵之气,让人不敢相辱。但是明明素净之极的颜色,但是因为外罩一袭红色流云披风,让那容色也染上鲜艳妩媚,几乎要将那身边的梅花之色都压下去。

皇甫琳琅微微一笑,手执清酒,对着江蓠微微一笑:“端和郡主来了啊?请入座。”

她说着将自己的衣衫一理,指了指她的左边。

左边只剩两个空位,一个紧紧挨着皇甫琳琅,灯火繁盛,一个居于尾末,阴暗不明。

江蓠的的目光一闪,便知道皇甫琳琅打的是什么主意。如果她选择了靠近她的位置,那么就意味着自己同意了她的收揽,从此依她之命行事,而她也能给与自己想要的一切荣华。但是选择了末尾,那么就意味着自己不愿意依从于她。从这点上看,对自己的刺杀皇甫琳琅便可以排除在外,因为她还在等着自己表态。但是现在自己拒绝的话,接下来她又会有怎样的动作?

江蓠虽然害怕麻烦,但并不惧怕麻烦,今日的刺杀一过,江蓠便知道自己无论如何的韬光养晦都免不了被搅进一滩浑水里。那么如此,又有什么意思?

她微垂的双眸抬起,一双眸子清凌凌的扫过众人,就这样迈开了步子,走向了右边。

在众人的惊愕中,江蓠缓缓坐定。

女宾处的位置只有两个,但是男宾处却还有几个,江蓠走向其中一个跪坐下,伸手端起小几上的汝窑杯盏,微笑道:“小女听说贵国男女同席,引以为美事。小女赴宴而来,愿遵贵国之礼。”

说完一仰头,将杯盏中的酒水一饮而尽。

众人面面相觑,皇甫惊云却抚掌道:“好!端和郡主好酒量!比咱们周国的小姐不逞多让。本王佩服。”说着将手中的酒杯一满,大笑着喝了下去。

他生得人物风流,鲜亮的酒水沿着他的嘴角滚落,精致的唇角一勾,眼神一瞟,仿佛一线春风飘过,让左边悄悄打量他的的名门闺秀悄悄红了脸。

江蓠连眼睛都没有抬。

而这个时候,旁边的一个侍女走出来,捧着一个小暖炉送到江蓠的身边。

看来皇甫琳琅确实是心思玲珑之辈,连这等小事也记在了心上。

那侍女捧着小暖炉低头靠近江蓠,江蓠伸出去想要接过的手突然顿在了半空,然后眉眼突然展开,笑道:“固凌公主叫你拿小暖炉,可没有让你拿刀啊。”

江蓠的声音偏冷,这句话一说出来众人都是一惊:这郡主说什么?

下一秒异变突起!

侍女那捧着小暖炉的手突然一送,一柄寒光在烛火下闪出一道幽绿的蓝光,猛地刺向了江蓠!

女宾席中传来尖叫!

皇甫惊云豁然站起,手中的杯盏顺势扔了过去!

以皇甫惊云的功力,这情急之下的一发是能够将那侍女手中的匕首打偏的,但是那杯盏却在半空中被一道突然飞出的石子击中!

侍女的匕首已经抵在了江蓠胸口的衣服上!

每个人在目标即将达成的时候因为兴奋都会瞳孔紧缩,她也不例外,但是那兴奋的瞳孔却突然顿住。

一只柔弱细小的手抓住那只拿着匕首的手腕,然后寂静中只听到“咔嚓”的一声,然后,那位兴奋的侍女脸色一白,“砰”的一声被摔在了地上。

众人的目光定定的落在那个约莫十一二岁的小少女身上,而明月仿佛像做了件添茶倒酒般的小事一样,垂首站在江蓠的身边,默默无闻。

江蓠离开自己的座位,然后走到那侍女身边,站定。

明月年纪虽小,但是武功出人意料的高,这也是为何楚遇将她们两姐妹派来的原因。刚才那一折看似只折断了她的腕骨,但是顺着那腕骨下去的,是连同整条右臂的心脉。她们接到的命令是无论是谁,绝不留情,哪怕是皇甫琳琅来了也是一样。所以现在,那名侍女全身都是冷汗,痛得一脸抽搐。

明月上前脚尖一踏,将她的死穴封住。

江蓠垂下眼看着她,问道:“不知我哪里惹了你,可否让我明白明白?”

那侍女看着江蓠,然后将目光求救的看向了皇甫琳琅。

众人的脸色一变——竟然是她?!

皇甫琳琅眸光一闪,正待开口,却只听江蓠微笑着摇了摇头,淡淡的道:

“不是公主。”

那侍女“哼”了一声,江蓠看着她,道:

“现在,我来猜猜,如何?”

------题外话------

某吹:阿蓠啊,大家反映你太弱了。

阿蓠:我弱吗我弱吗我真的那么弱吗?

某吹:是呀,所以,你就赶快强大起来吧,否则就要被抛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