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第28章 梅宴3

第二十八章 梅宴3

听了这句话,皇甫惊云依旧毫不变色,仍然像是倾慕美人的公子一般虚心的求教:“我怎么不知?”

江蓠垂目:“五皇子定是极喜欢奢兰香的吧。而恰好,那位侍女衣袖上也有。”

“这能说明什么呢?”皇甫惊云满不在乎的道,“江小姐,这世间又不只有我一个人用这种香料。”

江蓠依然微笑:“是啊,但是今日宴会上的人,却只有五皇子一人用这种香。这种香有种特性,如果没有一颗奢兰果随身,这种香晕染两柱香时间便会消失。所以,那侍女必定在短短的时间内见过你,并且有过贴身接触。如此,便是我想说的。”

皇甫惊云脸上露出意味不明的微笑来:“可是,如果我说这件事与我无关,你信或不信?”

江蓠道:“就算不是五皇子指使,但是五皇子敢说不知道有人来杀我吗?再说,我信或不信,五皇子又何必在乎。”

皇甫惊云无声,但是一双眼睛却紧紧钉在她的身上,可是无论他的目光如何,江蓠始终却未曾改变过一分一毫。

而这个时候,皇甫琳琅的声音再次响起:“点灯。”

她的话音刚落,一盏盏清亮的琉璃灯由远及近慢慢的燃起来,不同于大红灯笼的火光,而是晶莹剔透如月,一盏盏挂满梅花枝头,那艳得更艳,出尘的更出尘,美得让人屏息。

而皇甫惊云已经在点灯的刹那不动声色的回到了自己原来的位置上,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稳稳当当的接受着众女送来的脉脉秋波。

左边的女宾席上,柳盈拿着一双眼睛不时冷冷的瞟过她,她向着旁边的贺月姚看了一眼,然后对着皇甫琳琅道:“公主,我记得昨年的梅花宴上有个有趣的花令,今儿场上的小姐全部都是大家闺秀,相信也是才华横溢的。咱们趁着这个机会玩耍玩耍岂不是好?”

皇甫琳琅的目光扫过左边的女子,又扫了扫右边的众人,笑道:“不错。不过,需要什么彩头才好。”

她说着微微眨了眨眼睛,笑起来道:“皇兄,你不介意让皇妹我给你要点东西吧?”

皇甫惊云看着她眼底促狭的笑意,无奈的道:“你又想出什么法子来捉弄你皇兄了?”

皇甫琳琅笑着道:“皇妹哪儿敢啊。你的字不是写的好么,待会儿赢了的小姐你便题诗一首送给她,岂不是好?”

皇甫惊云垂了垂目光,宠溺的笑了笑:“好。”

他的这句话说完,场上的许多小姐眼睛瞬间亮了起来,在这样的场合得到他的东西,那可是极大的荣誉。

而这个时候,皇甫琳琅便对着旁边的侍女说了一句,那侍女便转入旁边的梅林中,片刻之后便折了一枝梅花前来。

皇甫琳琅接过,笑道:“这花传下去,前面的小姐说一句诗词,然后指定一个小姐回答,如果答不出来,那便是输了,就依约惩罚吧。”

皇甫琳琅略略一想,念了一句:“风递幽香出。”

她说着将那梅花递给贺月姚,贺月姚接过,接到:“禽窥素艳来。”

“风险横笛斜吹雨。”

这回旁边的李侍郎之女急忙道:“醉里簪花倒著冠。”

对面的男客都暗暗点头,那贵女将自己的头扬了扬,笑了起来。

诗句在众女之间传下去,挖空心思的去展示自己。因为她们知道,皇甫惊云虽好,但是她们几乎没有任何的可能成为他的妃子。但是对面的那些青年才俊不一样,只要能在这个宴会上闯出个名头,以后的婚事便没什么障碍。而对面的贵族子弟也趁着这个机会大大方方的打量对面的少女。

传到柳盈前面的时候,那个贵女拿着梅枝,睁着眼睛急切的看着那水滴子,结结巴巴了半晌,最终没有回答出来,一张娇媚的脸登时羞得通红。

皇甫琳琅微笑道:“陈小姐无需担心,你会什么就做什么便是。”

那陈小姐糯糯的道:“我会跳舞。”

“那便跳一小段吧。”

那陈小姐扯着自己的裙子站了起来,然后抬脚走下去,众人这才见她的裙子设计的颇为精巧,她顿了顿,然后开始舞动起来。

江蓠却看得一清二楚,这个小姐的心思也不浅,刚才那个对联很是简单,这陈小姐的父亲乃是翰林,如何对答不上。且这一袭裙装,显然是早有预谋,这一支舞,跳得华艳动人,可比那些姑娘们出众多了。

陈小姐跳了之后退到了自己的席上,此时已经有不少的贵族子弟看向了她。

陈小姐拿着梅花,状似颇费心思的想了想,才道:“白雪却嫌春色晚。”

贺月姚接到:“故穿庭院作飞花。”

贺月姚将梅花拿在手上,看了看,把玩了片刻,方才笑道:“路上行人欲断魂。”

众人不明的一对望,这句诗明显为尾句,如何能对?

贺月姚却仿佛没觉得什么不妥,将手中的梅花递向了江蓠,微笑道:“端和郡主,求教。”

众人纷纷将目光看向江蓠,旁边的明月站起来,想要去帮江蓠将梅花枝拿过来,但是却被她一把拉住,江蓠微笑着走了过去,一双清凌凌的眼看着贺月姚,直看得她微微尖锐的喊出声来:“怎么?郡主对不上么?”

江蓠微微哂笑,终于在她微微有些慌乱的目光中接过梅花枝,道:“夜半三更鬼敲门。”

这算什么对子?

不会便不会,勉强对上也失了自己的身份。这根本就是狗屁不通嘛。

但是贺月姚却是一脸雪白,头上的冷汗淋淋的落了下来。

江蓠将梅花枝的另外一边递向贺月姚,微笑道:“一二三四五六七。”

这个对子很简单,简单到平常五六岁的刚学对子的孩子都会背,看来这端和郡主,确实是没什么墨水的。众人几乎都疑惑刚才的那般睿智是不是她。

贺月姚看着那梅花枝,顿了好一会儿,方才一咬牙,一边伸手接过梅花枝一边道:“赤橙黄绿青蓝紫……啊!”

她突然间尖叫了起来!

场上众人齐齐呆愕。

------题外话------

某吹:阿蓠,某人向我要求要早点和你成亲~

阿蓠:什么?我没听清楚。

九殿:阿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