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第30章 画皮

第三十章 画皮

江蓠轻声道:“你是说在皇甫惊云出手时那个用石子打落他杯子的人。”

明月点了点头,道:“是,刚才那人出手之前我并没有察觉,仅凭这点他的功力就在我之上。他隐在暗处,我也没有看清。”

江蓠淡淡的道:“没事,以静制动才是上策。”

江蓠牵着明月的小手出了别院,而此时已经醒过来的清歌一见,立马飞也似的奔了过来,喊了一声:“姑娘!”

明月悄悄的把自己的手收回,然后随后隐藏在后面,抬头和旁边的彩云对看了一眼。

江蓠看着清歌一脸着急的样子,伸手在她的手上一挨,道:“你的手怎么这么冷?小暖炉没用吗?”

清歌道:“我才不能呢。刚才姑娘怎么没有叫醒我?姑娘知道我有多担心?”

江蓠无奈的道:“你姑娘不是毫发无损的站在这里吗?有什么可担心的,走吧。”

江蓠说着就往马车内行去,清歌问道:“姑娘,刚才怎么回事啊?”

江蓠淡淡的道:“只是一伙抢劫的罢了。我们跑出巷子便没事了。”

她说着便钻进了马车,清歌也跟着钻了进去,明月和彩云二人驾马,她们刚刚坐定,一只纤细洁白的手从帘子内伸了出来,柔和的女声道:“拿去暖手吧。”

明月看着那明显刚刚加了新炭的暖炉,然后默默低了头接过,低声道:“……谢谢。”

彩云奇怪的看了看自己的妹妹一眼,只看到那低垂的双眼,她心中惊讶,却没有说出声,而是将自己手中的鞭子一甩,驾马离开。

回到行宫的时候,外面杵着一人,一脸的血,腿瘸着,江蓠一看,却是刚才那个驾马的车夫,他一见江蓠,往前一步,但是迅速的止住,道:“郡主,小的自个儿回来了。”

江蓠点头颔首,道:“嗯,你下去吧休息疗伤吧。”

“多谢郡主。”

江蓠迈开步子,将众人甩在后面,嘴角浮起淡淡的笑意。

这个车夫竟然还敢回来,自己是否要对他身后的人重新估量了呢?

——

檀香缭绕,锦屏散开。

一只雪白的手腕从屏风之后伸出来,腕上一点朱砂似血,沿着朱砂勾勒出一幅妖艳的红莲,枝蔓延伸出来,随着手臂往上,经由长颈,蜿蜒至背部。雪白的背仿佛一沓宣纸,以朱墨泼就,描着一朵朵火莲,如堕地狱之美。

另一只手伸了出来,拿着一把火画扇,“刷”的展开,然后,一把嗓音慢慢的唱了起来:

“锦屏看得韶光溅,春色满,柳腰缠。点绛唇朱色晚,有香汗,滚唇间。淋漓好一番,借问桃源,不知误入哪边,露滴牡丹。”

这声音柔媚入骨,仿佛蛇蚁一般沿着背脊慢慢的往上,一点点勾出内心那最为险峻的欲念。

安静的大殿中,只有香炉偶尔爆开一点点星火之声。

那唱歌的人慢慢的从屏风后迈出来,就这样赤着身子,浑身画满火红的莲花,如一只妖精般的出现在空荡荡的大殿内。

只是听到那歌声,只能是这世间最为柔媚的女子才唱得出这般韵味,但是当他转头的时候,才发现那张脸,却是男子的相貌。他的眼睛含笑,嘴角含笑,甚至连眉毛也带着笑意,但是那笑意浮在那妖娆到极致的脸上,诡异而魅惑。

他一步步慢慢的走到对面的凤穿牡丹六柱床下,然后屈膝跪下,深情款款的笑道:“太妃。”

对面华贵的大床内,一个人影卧在绵软的软缎上,起伏完美的身段若隐若现。

龙凤缠花烛的火光摇曳,**的流苏遮不住**那人的容颜。这是一张美得不似真人的脸,每分每寸都巧夺天工,便是这世间最为出色的丹青手也勾勒不出的绝色。

她慢慢的睁开眼,美目流盼,在下面男子那妖娆的身段上一过,然后伸出手,拨开流苏,轻轻的摸上男子的眼角,笑道:“青儿,你这朵莲花画得好。”

待那太妃将自己的手收回去的时候,那男子突然将自己手中的火画扇一扬,那薄薄的扇片中突然分出一抹刀刃,然后,他借着那刀刃突然贴着自己的眼角,一切!

“嗤”的一声,鲜血溅了出来。

男子若无其事捧着自己眼角的脸皮,递到那太妃的眼前,温柔的道:“没想到太妃竟然喜欢青儿的这张脸皮,倒是青儿的荣幸。太妃若是不嫌弃这肮脏的血腥气,青儿便送给太妃您了。”

那太妃低低的笑了起来,她这般笑得时候,整座大殿的烛火仿佛突然受到了震慑,然后摇晃起来,仿佛为这样的笑声瑟瑟发抖。而她那看起来不过二十来岁的脸,在笑得时候才发现眼角堆簇的点点的皱纹,告诉着众人,眼前的这个女子,年纪已经不小了。

她纤纤细手伸出来,接过那一张脸皮,细细的摩挲起来,声音柔和下来:“青儿,是个乖孩子啊。”

男子低下了头,道:“在太妃面前,青儿一向是乖的。”

那太妃满意的点了点头,突然将目光落在他的身体上,道:“青儿,站起来,给我看看。”

青儿站了起来,然后大大方方的展示着自己近乎完美的身躯。

那太妃的眼睛慢慢的眯了起来,笑道:“好孩子,长得不错。”

青儿低头笑道:“青儿一直等着为太妃您效劳。”

太妃的目光一闪,微笑凝固,但是眨眼间便放松了下来,声调瞬间便冷了下来:“这句话,不要再说了。”

“……是。”

那太妃从自己的**站了起来,青儿立马从旁边取出旁边架子上的紫红色纱衣为她披上。

太妃问道:“你看要谁来接替那个女人的位置?”

青儿道:“皇贵妃的位置依靠的是她身后的周家,若是您将位置给了他人,不害怕周家倒戈吗?”

“青儿。”那太妃温和的看了一眼垂着头的他,道,“你认为明天过后,周家还会存在么?”

青儿低低的道:“青儿不懂。”

“不懂?”那太妃突然抬起头来,透过窗看向那漆黑的苍穹,晦暗莫名的笑了起来,“这世间,怕是没人能懂的。”

这样的命相,传说中的天兆命和月渎命,谁懂?

------题外话------

某吹:青儿,我宣你你造吗?

青儿:让我做主角。

某吹:我马上去把九毛给换了!

九殿:你试试看,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