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第36章 温柔

第三十六章 温柔

江蓠被那样的目光一浸,忍不住别开眼睛,但是刚刚转开,却又突然转回来,心中讶然:“是殿下?”

楚遇微微一笑,道:“初学,技艺浅薄,希望不要太差。”

江蓠叹道:“若是殿下你的技艺也算浅薄,那么便没有大师了。”

这茶入口江蓠便知是刚刚煮出来不久,算好了她到的时间,才能在入口的时候口齿生津恰到好处,所以她猜想这煮茶的人必定在船上,说不定就在船尾。但是她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这煮茶之人竟然是眼前的男子。

楚遇仿佛说了件微不足道的小事,道:“我素不喜热闹,所以便选了这样一个偏僻的所在,如果你喜欢,我们可以驾马车去街上。”

江蓠摇头道:“不用,这样挺好。”

楚遇没有说话,微微站起身子,伸手在自己旁边的船篷上抽了一根竹篾下来,然后手一推,船篷竟然开了一个小窗。楚遇微微侧了侧身子,不着痕迹的帮江蓠挡住了外面吹来的冷风,道:“这条河叫映月河,中秋的时候大家都会挤到这两边看月,虽然冬日没什么月色,但是那花灯倒影,应该也别有一翻趣味。”

江蓠的目光顺着那小窗一看,才知道这小舟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划动起来了,浅浅的尾纹拨开,悠远的荡漾开去。雪粉细细碎碎的洒下来,落入水中便融为一体,梅花裹着香气流动,灯火影影绰绰,在水面上跳跃闪动,不似人间。

此处安静,远处的声音飘渺的传来,让心更加的安宁下来,这一刹那,江蓠竟然生出一种岁月静好的错觉。

船无声的前行,只有桨声悠然的响起,灯火漏进来,风吹动楚遇额角的发,斑驳的阴影沉落,若隐若现。

一路灯火穿过,眼前的景色明明单薄,但是随着前行却总有意外的惊喜。

刚刚转过一个弯,江蓠的身子也随着一转,风迎面吹来,如刀。

楚遇的袖子微微抬起,将风眼堵住,柔声问道:“还冷么?”

江蓠心中一动,刚才那些风吹在他身上难道没感觉吗?她慢慢的摇摇头,道:“我不太冷。”

楚遇将小窗放下,道:“我们下船走走吧。”

江蓠没有拒绝,只是站了起来,正准备掀开帘子,却不料楚遇道:“慢。”

江蓠呆了一下,却见他顺手拿起一件雪白的大氅走了过来,江蓠还没来得及开口,那只手已经穿到了她的身后。

因为他的手要穿过她的身子,便靠得略微近了些,那冷梅药香瞬间飘来,他微微俯身,如玉雕琢的下颌近在咫尺,江蓠被的眼睛往上,只看到那朱色的唇,精致的唇角微微抿着,呼吸轻轻的喷上来,似有似无的洒在额头上,痒痒的,她的脸不由有些烫,男子的气息太过浓厚,心中竟然起了丝丝的胆怯。她犹疑着将自己的目光落下,却看到那喉结微凸,乌墨般的发如月光流泻,有一根轻轻的扫过她的唇,她想躲,却只能僵着不动,全身上下每分每寸都陷入一种从未遇见过的感觉中,在温水与冰水中泡着,载浮载沉。

楚遇的手指移到她的胸前,将大氅系好,微微垂眸,看着她的额头,在灯火中泛着一层淡淡的光泽,仿佛很镇定的垂下眼眸,眼观鼻鼻观心,却偏偏在那柔嫩的耳尖浮起一丝丝薄红,宛如明珠染霞。

他的嘴角浮起一丝笑意,低下头伸手将她压在大氅内的青丝拨出来,软软的,轻轻地,仿佛羽毛一般的轻柔。他的手指在她的脖颈间浮动,本来温暖的手指一不留神挨着那肌肤,便显得有些冷了,江蓠也不知道是冷还是怎地,不受控制的颤了颤。

楚遇眼底的笑意更深,微微俯身,薄薄的唇仿佛轻羽一般的擦过她的额头。

江蓠冷不防被那温软一触,身子猛地往回一退,一下子挨到了船篷,脸瞬间烧着了,她飞快的抬起眼来,却只看到一双依然温柔深邃的双眼,问道:“怎么了?”

江蓠按下自己失了规律的心跳,心想刚才一定是自己感觉错了,但是脸上的热意却下不来,幸好她此处背光,想着楚遇一定看不清楚,否则就丢脸了。她急忙摇摇头,道:“没什么。”

楚遇点了点头,微笑着将她的发抚平,道:“好了。”

江蓠像是逃一般的退开,到了船口又觉得自己这样太过刻意,只好回过头来想等一等楚遇,却没有料到这一回头,正好看到楚遇的手拿了刚才自己饮过的酒杯,那烂漫如月的唇抵在酒杯口,慢慢的饮了下去。

“轰”的一声,她好不容易压下的热意再次熊熊燃烧起来。她根本没法去提醒他!她只觉得心跳乱了,思想乱了,那平素的镇静都飞到八千里外了。她再也不想什么刻意不刻意了,飞也似的逃出船外。

楚遇看着那落荒而逃的身影,将杯子轻轻转动,仿佛那冰冷的瓷胎上还留着少女素莲般的香气。

他笑了,将船夹层内紫竹山拿出来,轻轻拂了帘子走出。

江蓠站在船头,好不容易任着冷风吹来,让自己的心跳静下来一点,她看着楚遇走出来,微微一些忐忑,急忙将自己的目光转开,却不知道自己便是那此地无银三百两。

楚遇将她这少见的神态收入自己的眼中,然后像是什么都没发现一样将伞微微撑开,然后移过去,替她遮住这漫天而下的雪粉,道:“走吧。”

船已经靠岸,江蓠的身子笼着大氅,虽然暖和得很,但是行走起来未免笨重,她迈开脚,楚遇的手细心的隔着她的大氅微微一把,两人便瞬间到了岸上。

楚遇收回手,从自己的怀里掏出面具,然后戴在了自己的脸上。

江蓠转头看了他一眼,他轻声道:“抱歉,我本不愿以这个模样见你的。”

江蓠急忙道:“不,你戴着很好。”

楚遇微微一笑,江蓠不知怎的有些异样,仿佛那句话有什么问题一样。但是楚遇却没等她多想,而是伸手指了指不远处的桥,道:“咱们去桥上看看。”

------题外话------

某吹:九毛啊,吃豆腐的滋味怎么样?

九殿:美呆了

阿蓠:慌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