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第41章 夜袭

第四十一章 夜袭

楚遇!祁王楚遇!

柳盈的声音顿时全都哑了,然而一双眼睛却仿佛痴了一样钉在那戴着面具的脸上,脑袋顿时一冲!

那薄而红的唇,那起伏的浅浅的下颌,就这么一点,也是让人难以想象的绝世。但是她的身子却一寸寸冻结,连腿肚子都开始打颤,只是因为,楚遇那眼角的余光。

不仅是柳盈,凡是楚遇眼角扫过的人,从司马岩到李林,都全部感到一种压力,这种压力带着令人震惊的血腥之气,让他们觉得自己就像是死人一样。他们上过沙场,手上也不知道染了多少的血腥,见过诸国天子,知道王者之威,但是从来没有任何一个时候让他们觉得如此的气势,自己稍有异动,立马就是一堆白骨。

那是,绝对的下位者的地位,仿佛与死神的相逢。

楚遇收回了自己的余光,道:“你是谁?”

柳盈只觉得自己的脚一软,几乎忍不住要跪下去,头上全部都是冷汗,连呼吸都被扼住了。幸好李林一伸手扶住她,勉强道:“殿下,这是周国的柳小姐。说话失了礼数,还望殿下恕罪。”

柳盈只觉得刚才被他的目光一扫简直是噩梦一场,连自己都没明白过来就赶紧道:“九,九殿下,我,我……”

楚遇淡淡的道:“你只需向我的王妃道歉便是。”

“是……是。”柳盈的牙关都开始打颤,怎么回事,她根本控制不住自己,那种自己身为蝼蚁的感觉太强烈了。

楚遇对着江蓠微笑道:“走吧。”

江蓠点了点头,完全不明白为什么楚遇什么都没有说就将这些人给秒杀了,而且,有让自己吃软饭的嫌疑。

江蓠对这个王都的道路完全不熟悉,幸好有楚遇,他撑伞为她遮住风雪,绕过人群,慢慢的远离了热闹,转向了僻静处。弯弯曲曲的走了许久,再次来到映月桥。

从映月桥往下看去,两岸的梅林摇曳,灯火照着,远远近近都是波光。风仿佛紧了些,雪在眨眼间就从雪粉变成了飞舞的鹅毛,蒙蒙的扑过来,将他们与整个世间隔绝起来。

天地化为雪舞,人间寂静。

楚遇道:“雪大了,回吧。”

江蓠点了点头,和楚遇转下小桥,楚遇将伞在她那边侧了侧,自己微微转了转身子,替她挡住随寒风而来的絮雪。

江蓠心中焉能不明,但是也只能装作不知,默默垂了眼,看着大氅上那雪白的羽毛,心中乱成一团,这些事,已经完全的超出自己的控制了。

江蓠想将自己的思绪理一理,但是旁边男子的气息温暖的包裹,根本没法去深思什么,脑袋乱糟糟的竟然全是他身上的病症。

幸好不一会儿到了岸边,楚遇扶着她,仿佛这些事做出来对他再熟悉不过,江蓠踏上小舟,小舟微微一荡便稳了。

楚遇为江蓠掀开帘子,让她进入,然后自己抬了抬眼,将打开的伞往那边轻轻一抛。

紫竹伞在飞雪中一旋,带起一团雪,仿佛天女散花般轻轻的落下,插在船尾。而那个风雪中的拿着竹竿的船夫,恭敬的将自己的身子躬成九十度,仿佛稍微抬高一眼都要亵渎这人的威仪。

楚遇拂了拂自己的衣服,然后进入船舱。

江蓠已经坐在了自己原来的位置上,船舱里不知道怎么弄的,都是暖意,大氅上的雪被这样的暖意一触反倒化了,些微的冷,她伸手将自己身上的大氅拉下来,楚遇已经伸出手来接过,然后捞开帘子,将大氅给挂在了外面。

楚遇从旁边的夹层内掏出一件披风,江蓠害怕他又要为自己系上,急忙接过,自己先系好了。楚遇含笑的眼睛瞟过来,看得江蓠有些心虚的转开自己的头,她从自己的怀里掏出帕子,然后递到楚遇的面前,强作镇静的道:“殿下,你也擦擦你身上的雪吧。”

楚遇嘴角浮起微笑,伸手接过,并没有立即去擦自己身上的雪,而是握在了手里,微微贴近江蓠,问道:“你还冷么?”

冷梅药香萦绕而来,江蓠被这样的气息一扰,摇头道:“不冷。”

楚遇的手不知何时轻轻地落在她的肩头,但是她却仿佛没有发现,只是睁着一双清凌凌的眼睛呆呆的看着他。

楚遇看着那一双眼睛,卷卷的睫毛根根可数,他几乎快忍不住低下头去,含着那长长的睫毛吮吸,感受那细密的温柔,却只能压住自己错乱的气息,声音依然柔和:“我为你煮三针雨花茶来,等一等,如何?”

江蓠觉得自己的呼吸都快被那气息,那薄唇给蛊惑,她脑袋一片混乱,禁不住点点头:“嗯。”

她觉得眼皮越来越重,眼前都是楚遇的双眸,再也看不清什么了。

楚遇一伸手,急忙将晕过去的江蓠搂在怀里,然后低头看了她的阖着的双眸许久,才小心翼翼的俯身,微微张唇,轻轻的落在她的眼睑上。他冰冷的唇轻轻的一触便起来,静静地感受着那肖想许久的感觉,慢慢的浮起一丝笑意来。

楚遇轻轻的将江蓠放下来,让她靠着软缎,然后轻轻拨开她额角的一丝发,肆无忌惮的落下自己的目光,深不见底的温柔和爱惜。

他微微的笑了,无声的张唇:“我的姑娘。”

他站了起来,掀开帘子,走到了船尾。

船夫半跪下来,顶着的斗笠被雪细密的压住,楚遇雪白的宽袍在风雪中猎猎飞舞,仿佛要乘风而去一般。

楚遇握着那带着少女淡淡香气的手帕,将它珍重的叠起来,然后放入胸怀,手一挥,道:“你下去吧。”

那个船夫什么都不敢说,急忙如箭一般的退却到黑暗中。

而楚遇在漫天风雪中的船头坐下,将放在旁边的火折子一吹,优雅的燃起了火,在釜中倒上水,然后从冰玉盒中掏出三针雨花茶,伸手一捻。

而在这个时候,在密密的飞雪中,黑暗狂袭而来,无数的黑影身背尖刀站在长河两岸,仿佛幽灵一般将这叶小舟完全的围困起来,宛如地狱。

“真想不到,九殿下您连命都不要了,就是为了陪一个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