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第52章 借锋

第五十二章 借锋

少女清冷的笑着,既没有因为刚才的靡丽而脸红,也没有任何的局促紧张,刚才唯一的失常就是在她旁边的男子将她拖到自己怀里的时候。

多情公子的目光闪烁着,这紫衣侯其人风华无双,料来女人没有不喜的,可眼前的这个少女好像并没有故意的亲昵之感。他伸手摸住桌前的水晶筹码,这个一个万金的赌注,非举世豪富不能,他的目光刺了江蓠一下,然后转头对着旁边的青衣侍女道:“去将瑶华夫人请来。”

他的目光一分分在少女的脸上刮着,想要从她的眼睛里找出些许不同寻常的东西来,但是那双清凌凌的双眸却直直的看来,毫无畏惧。

真是……有趣。

过了片刻,只听环佩声响,一个身着华裳的妇人慢慢的走来,她看起来很年轻,但是实在算不上貌美,顶多算是清秀,但是一走动起来便仿佛带着什么魔力一样,每分每寸都散发着让人着迷的美感,仿佛舞蹈般让人移不开眼睛。

她在多情公子的面前站定,微笑道:“公子好。”

这声音一出,场上的男人几乎都忍不住倒吸一口气,便单单这声音,都仿佛被调了蜜汁般的糯米,又软又甜,再被那春水那么一溅,直直的酥到人的骨子里。

江蓠心中暗道,怪不得这瑶华夫人能够得到那么多的赞誉,不论相貌如何,这才是真正的“绝色美人”能够有的韵味,顿时将场上那些花颜玉貌的姑娘压成了俗色。

瑶华夫人对着多情公子行了一个礼,便微微转头,一双眼睛往江蓠的身上转,眼睛闪过一丝光亮,道:“这姑娘若拿给我,必定三月之内成为尤物。”

场上的众人这才唏嘘一把。

楚遇伸手一揽,贴着江蓠的身子将她笼进自己的怀里,眼神如泄春波,却闪着寒意。

瑶华夫人的身上一刺,将自己的目光移向楚遇,心中一惊,但是却不知道这惊诧来自何方,不由得将自己的目光移开,不敢直面迎接。

江蓠被他笼着,紫衣流光浸在眼角,哪儿都是那样的浓墨重彩,仿佛有种东西顺着这颜色挤进了自己的心里,微微的慌张,微微的惧怕,可是又微微的期待。

她转头,看着瑶华夫人,微笑道:“真是想不到夫人三十有六,还能如二八少女这般,倒是让我好生佩服。”

女人的年龄向来是秘密,虽然江蓠认为自己这样不道德,但是对于刚才那般将自己当成一般粉头的人,又岂有道德可言?

瑶华夫人的脸微微一僵,但是瞬间就恢复常态,看向江蓠的眼神中多了一丝审视。

多情公子的声音在旁边响起来:“瑶华夫人我已经替你叫过来了?你要干什么?”

江蓠微微一笑,从楚遇的怀中站起来,眼睛一眨,素手在桌上一放,抓起水晶筹码,道:“这不是打赌么?我和瑶华夫人赌一赌如何?”

瑶华夫人嘴角勾起一丝若有若无的讥讽,这赌术也是她的必修之道,这堂上的荷官还是自己调教出来的,这少女的手一看就是没有练过的,竟然敢和她赌?

她淡淡的扬了扬眉:“你赌什么?”

江蓠的眉毛一展,然后将目光转向多情公子,微笑道:“那就要看你的公子能为你出些什么了。”

多情公子的嘴角一扯,伸手摆弄着桌上的酒杯,眼睛看向江蓠身后的楚遇,顿了片刻,道:“我有的,随便。”

这等口气,让其他戴着金色面具的人全部惊讶了一声,他们虽然也算是富甲一方的人,但是要和这无边风月居比起来,那也只能算是大巫见小巫,所以,多情公子的这许诺下的口也忒大了些。

江蓠像是没什么的样子,道:“如果我赢了,我要三年之内,你无边风月居为我所用。”

这句话一出,不只是堂上的其他人,便是那多情公子,也一眼射来,只有楚遇淡淡的坐在那里,听着江蓠的话,仿佛没什么不合适。

多情公子的语气微冷:“就算我应了你,你也得拿出一些让我感兴趣的东西来,让我觉得值得这样的筹码。”

江蓠还没有说话,楚遇的声音缓慢的在她的身后响起:“如果你赢了,我便把梵香珠给你。”

他的声音低沉优雅,仿佛一根琴弦般在夜色中低低的响起,江蓠的身子一僵,努力抑制住自己想要回头的冲动。

这个时候,她选择,什么都不说。

多情公子在楚遇说出“梵香珠”的时候脸色一僵,一双眼睛猛地向楚遇看来,眼底里震惊压抑惊惧瞬间滑过,但是立马便低下了头,捏在酒杯上的手指关节微微的泛白。

也不知道这“梵香珠”是什么东西,竟然能让这多情公子如此的失态。

过了半晌,他才抬起自己的眼,看着楚遇,一字缓缓的吐出:

“好。”

无边风月居三年之内任人差遣,这简直是这个世间最大的赌注之一了,但是谁也没有想到,竟然会由两个女人来决出。

戴着金色面具的赌客全部都散开,江蓠和那个瑶华夫人站在长条梨花木桌的两面,楚遇和那个多情公子分别位于另外的两边。

瑶华夫人对着多情公子温软一笑,道:“公子,您放心。”

江蓠没有说话,楚遇也没有说,两人既然决定了就不会再多说,唯有一往无前。

他淡淡的冷香从旁边萦绕进她的鼻尖,她忽而觉得心安。

江蓠看向瑶华夫人,微笑道:“我们怎么玩?”

瑶华夫人看着她,道:“有牌九,色子,你选哪一种?”

江蓠想了想,道:“色子是用摇骰摇出大小么?”

她这句话一问出,众人都不由暗地里摇了摇头,什么都不懂还赌?这不是找死吗?

瑶华夫人点了点头:“是,以大小定高低。”

江蓠微笑道:“那还是牌九吧,我说不定还能有些运气。”

瑶华夫人的嘴角微微一笑,这个姑娘当真以为是运气吗?运气固然重要,但是面对这样一个菜鸟,在运气之外就直接可以将她给拉下去了。

江蓠将手放在桌子上,问道:“几局几胜?”

瑶华夫人道:“七局四胜。”

“好。”

------题外话------

一个努力的萌萌哒妹子的现代文,有兴趣的妹子可以去瞅瞅:

巨星养成之血族萌妻文/花开若云烟

记者:黎小姐,听说当年是您执意成为薄雅泽的经纪人,并将他推上神坛,请问您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黎梦染:恩…我觉得,作为一个好的狩猎者,一定要帮猎物实现梦想,提高他的生活品质。他高兴了,我才能喝到最新鲜甜美的血液啊!

记者:那…黎小姐,大众称你为娱乐圈的无冕之王,对此您会不会有些惶恐?

黎梦染:惶恐?那是什么?好吃吗?

好吧,惶恐这个词从来不会出现在血族公主黎梦染的字典中。

她不仅改善了猎物的生活质量,还帮助猎物成为了享誉世界的超级巨星!

可是为什么她被自己饲养的猎物反吃掉了呢?这和哥哥们说的结局不太一样啊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