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第54章 赌局2

第五十四章 赌局2

七局四胜,江蓠已经输了三局,只要瑶华夫人再赢一局,那么江蓠就再无翻身机会,便是现在,众人看着她也觉得必死无疑的。

第四局开场,场上的空气莫名的一凝。

但是那坐在黄花梨木前的少女,依然一脸从容,眼神清凌凌的无悲无喜,仿佛这样险峻的局面对她而言根本不算什么。众人的目光又转向楚遇,却只感到他身上散发出的那种莫名的安宁感。接下来,人们的目光又看向那个投给江蓠筹码的瘦弱汉子,这一个筹码便是一万两,那人竟然也舍得。

那人本来心中胆怯,不想再投下去,但是被大家那眼光一看,心中倒生出几分气愤,将自己手中的筹码再次扔到了江蓠面前。

江蓠端然的坐着,而这个时候,一只手从长桌下伸过来,将江蓠的手轻轻地握住。那舒朗光洁的手指带着薄茧在她的手上放下,她的心一跳,感到那安定的温度传来,心中不由一呆,他这是安慰她么?

但是瞬间便明了,按照楚遇的性格,是从来不会被输赢二字所打扰的吧。

她不由的看向楚遇,正对上他温柔的目光,与身后的烛光一同射来,暖暖的,她不由的报之一笑。

这时候,那个瑶华夫人开始洗牌。

江蓠心中讶然,一股奇异的灵觉由楚遇握住自己的手中传过来,这一瞬间,她的五官仿佛突然在冰水中一浸,灵敏到了极致。

洗牌的声音传来,意外的分明,她的目光看向那些飞速流转的骨牌,意外的发现那些骨牌的速度竟然慢得不可思议,她可以清楚的看到那些骨牌是如何翻转落下的,而瑶华夫人那翻飞的手指又如何在这样的环境中极快的砌着牌,将那些牌按照她的意愿排列的。

而这个时候,多情公子的眉头一闪,怀抱在自己胸膛的手伸出来放到桌上,下一瞬间,江蓠便发现那些骨牌微微的一震,然后以惊人的速度涣散开来,再次重叠。

江蓠心中明白,刚才自己的牌九分明被那个瑶华夫人设计了,多情公子刚才肯定有些察觉,所以故意打断了自己观察的视线,但是他也绝对不会猜到暗中有楚遇相助和自己过目不忘的本领。

骨牌堆砌平静下来,瑶华夫人将目光向众人一看,然后一伸手,将手中的色子甩向空中。

色子落到桌上,江蓠的目光看见它慢慢的旋转,明明快要停在“六”那个位置的时候一震,然后轻轻的翻转,跑到“一”上。江蓠的眼睛看向多情公子,果然看见他的手放在桌子上。

楚遇的另一只手轻轻的在桌子上一点,然后江蓠看见色子最终落在了“一”上。

果然如多情公子所想。

瑶华夫人眼角都是飞扬的笑意:“一,又是我先。”

她轻轻松松的将骨牌从自己开始依次拨下去。

她道:“小姐先。”

江蓠将自己手中的一对牌九打开,只见象牙之上那点数闪着微微的光:天牌。

众人都暗暗摇头,这天牌听着好听,但实在是下等牌。

瑶华夫人自然将自己手中的牌摊开:双和!

又是好牌!力压江蓠!

而多情公子和楚遇依然维持着前三局的模样,楚遇只比他多一位,这下众人却是不信什么运气之说了,问题是这人从头到尾都没有碰骨牌一下,当真是神乎其神了,若是让他来赌,保不准那三年的约定就轻而易举的实现的,但是现在,却偏偏遇上这么一位不懂牌的,当真是“英雄难过美人关”啊。

江蓠开始打开自己第二对牌:地槓。

哎,众人不知道该是叹息还是高兴,这般的倒数第三的牌,今儿这小牌几乎全被她抽走了。

瑶华夫人的嘴角露出微笑,这般的微笑毫无意外的宣告着自己的成功,而多情公子也懒散的靠在身后的椅背上,仿佛全身上下都很是舒坦的模样。

刚才那瘦弱汉子几乎不敢再看,转身就走。

牌九摊开。

“唔——”众人全都发出一声莫名的喟叹,那个瘦弱汉子被这声感叹吸引回头,瞬间眼睛一亮。

瑶华夫人震惊的看着桌上的牌,多情公子也瞬间绷直了身子。

竟然是天高九。

刚好比江蓠差一个位次。

江蓠微笑道:“承让。”

瑶华夫人的脸一阵白一阵红,明明不是这个牌……

而楚遇依然不慌不忙的压着多情公子一个头。

这局竟然是个和局。众人暗想,便是这次她靠运气打和了,下面的几局也是输得命,况且,就算她后面全赢了,也至多不过整体一个和局。

瑶华夫人心中也是这般的想法,虽然意外并不惊慌,可是自己从来没有失过手啊。

她想着,依然镇定的开始将骨牌列好,那瘦弱汉子仿佛受了鼓励一样,再次将筹码投到了江蓠的身后。

扔色子,发牌,然后开牌。

江蓠的两副牌一个杂五一个双高脚,都算不得极好的牌,但是幸运女神仿佛意外降临了一样,瑶华夫人的牌九竟然又刚好全被江蓠压了一头。

瑶华夫人心中惊异万分,这少女的牌九和自己所料的分毫不差,但是为何自己的偏偏就一点也不准呢,到底哪里出了纰漏?!

她自然不会说出自己做了手脚,那么质问别人做了手脚的话便根本说不出来,她忍不住将目光转向多情公子,但是自家的主子却紧紧的低着头,根本没对她看来。

那瘦弱汉子几乎算是高兴的叫起来了:“我赢了!”

这一下,他一个回合就赚得盆满钵满。

楚遇和江蓠依然含笑。

第六局的时候,她的手心开始泛出汗水,更加慎重的开始砌牌。所有的步骤都没有半分的差池,然而她却没有注意到,她右边的多情公子额头上全是密密麻麻的冷汗。

只有江蓠知道,在刚才的那一局中,多情公子再次想暗中动手,却被楚遇的手在桌子上轻轻一点,硬生生将他的气脉给截住,然后反弹过去,闷着声承受了。

第六局的结果竟然又是众人以为的意外:江蓠再次占据上风。

瑶华夫人抹了抹自己的额头上的汗水,勉强挤出一丝微笑来:

“第七局,开始。”

------题外话------

某吹:嗯,哦,啊,喔。告诉亲们一个消息,本文在十号入v~(ps:还有,赌局这两章若有不明,请以后来看。我会修改滴~)